第695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厉老弟,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只要我邵某人能做到,我绝无二话!”

邵瘸子这话可以理解为,有了白晴这尊大神护佑,宫伟都不敢惹,就没人再敢打状元楼的主意了。

厉元朗当即把宇文端失踪一事告诉了邵瘸子。

对方沉吟良久,拿过手机拨了出去。

即使是在晚上,又是过年期间,邵瘸子的一纸令下,手下那帮人喝酒的放下酒杯,打麻将的推倒牌局,一股脑的全都放出去,想尽各种办法搜寻宇文端的下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宫伟万万想不到,他跟随堂哥堂嫂一起回到家中,宫乾安会正襟危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

面沉似水,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还在冒着青烟,而宫乾安手中的香烟,已经快烧到烟屁股那里,长长的烟灰弯曲着,就要掉在地毯上了。

“爸。”冼国平打了声招呼,金岚没有言语,点了个头,算是见给老公公。

宫伟明显感觉到,叔叔有发火的征兆,吓得躲在冼国平身后,缩起脖子,大气不敢出一声。

“嗯。”宫乾安鼻子里哼着,把烟蒂扔进烟灰缸里,徐徐站起身说道:“宫伟,你跟我来。”

说罢,背着手走进一楼书房,留下一条门缝,那是让宫伟进来的信号。

“哥,我……”

宫伟祈求的看向冼国平,寄希望于冼国平和他一起进去,帮他说好话。

“快去,你晚一分钟,我爸会更加生气。”

冼国平根本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巴不得老爸好好教训宫伟一顿,让他长点记性。

这次好悬。

他是从金岚口中,知道了白晴的身份。

自然,这个消息来源于他的岳父金佑樟。

金佑樟可是在常鸣叶文琪婚礼上,亲眼所见白晴露面的那一幕。

邱宗耀怎样,那是位跺一跺脚,京城地面都得晃三晃的大人物。

但是在白晴面前,都得礼让三分。

所以,他回去之后,当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女儿金岚。

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女儿离白晴远一点,千万别招惹她。

这位第一公主脾气不咋好,翻脸比翻书还快,惹恼了她,那才是厄运当头,这辈子都遭罪。

同时也告诫女儿,看样子厉元朗和白晴关系要好,这就奇怪了,传说中的白晴这么难接近,厉元朗怎会有这份殊荣?

金佑樟曾经想过,一男一女,会不会是特殊关系?

仔细一分析,可能性不大。

先不说别的,水庆章就在当场,白晴在怎么高傲,也不至于众目睽睽之下,过从亲密吧。

除非,他们是清清白白,只是谈得来的好朋友。

对,就应该是这种关系。

以白晴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不可能看上有妇之夫的厉元朗。

由此判断,他们之间肯定纯洁。

所以,在金岚从丈夫口中得知厉元朗与宫伟发生冲突之后,没给宫伟面子,直接奉送上大嘴巴。

她确信,厉元朗绝不会信口雌黄,白晴在允阳住的时候,经常光临状元楼。

不是她的买卖,她能这么上心吗?

另外,金岚自从见过宫伟第一面,就打心底里反感他。

不为别的,那张大长脸让她想起了驴,金岚小时候被驴踢过,对驴有种天然的恐惧和厌恶。

每每看到老公公和宫伟,金岚就特别讨厌,坐在一起,她从不多看这俩人一眼,怕晚上做噩梦。

好在丈夫没有继承他爸爸的基因,长相算不上优秀,最起码不至于让她恶心。

有时候她甚至都在想,丈夫是宫乾安的亲生的么,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就在金岚胡思乱想之际,书房里突然传出噼里啪啦声响,还有宫伟杀猪般的嚎叫。

不用猜了,准是宫乾安对宫伟上了大刑。

冼国平闻听,就要冲进去劝阻。

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老爸年岁大了,大动肝火无宜于身体健康。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