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盼着楚王妃失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锦公子
    喜欢你这句话我对陆景炎说过三次。第一次,生日宴上,我鼓足勇气表白:“我好像喜欢你!”“先把口水擦干净!”第二次,他出国读书,我送他到机场:“我果然喜欢你!”“我不喜欢死缠烂打!”第三次,他奉旨成婚,我是伴娘:“我还是喜欢你……”“想抢婚就明说,我会跟你走!”终于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想逃,可他却不准:“你搅了我的婚礼,毁了我的洞房,坏了我的名声,拐了我的儿子,这辈子只能以身赎罪!”
  • 作者:锦公子
    全榕城的人都知道,影后沐潇潇选夫的标准严苛到令人发指…… 太矮的不要,太胖的不要,家有恶戚的不要,无权无势的不要,桃花太旺的更不要…… 好不容易来个合适的……沐家小公主又嫌人家条件太好,怀疑对方心怀不轨…… 沐潇潇:宝贝,你这么坑爹你家爹地知道吗? 沐家小公主:每天都有想要拐走她家美潇的饿狼!不开心! 某饿狼:每天都要和闺女斗智斗勇,其乐无穷!
  • 作者:锦公子
    他是季家老幺,天之骄子。她是飘零孤女,寄人篱下。季南风说,人生所有的相逢都是冥冥注定。夏笙歌说,人生所有的重逢都是不怀好意。十六岁那年他忘带课本,她把自己的课本推给他,说下课记得要还。十七岁那年他追女生忘带钱包,她把钱包塞给他,说回家记得要还。十八岁那年毕业他要她的项链玩,她摘下来给他,说玩完记得要还。二十三岁那年他大婚遇袭,她把命借给了他,说这次不用还了。我一直在等你回头,虽然过程漫长,但没有关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鱼人二代
    五年前他遭歹人陷害,背井离乡,五年后他浴血归来,牵起她的手,发誓保护她们母女一生!我乃绝世龙主,权财无双,所有显贵霸主都将臣服在他的脚下。
  • 作者:篇章
    我见证着神话步出历史,走入人间。 见证过古神复苏,也亲眼看着纪元滑向末世。 来吧,重拾旧日的荣耀,以蒸汽撼动星辰! 把超凡握在手中,拿回人族失去的一切! 东方的呼唤如影随形,那片山海界,那片中华源地. 蒸汽、超凡、克苏鲁、废土、仙侠,有无尽的世界等读者翻牌。
  • 作者:荨秣泱泱
    【穿越,爽文,女强,双洁,甜文】 拿着‘恶毒女配剧本’穿越而来的沈未白想不明白为何身后会多了一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关键是,这个小尾巴还有两副面孔!!! 本以为是又香又软的小奶包,没想到……切开后却是芝麻馅的小狼狗。 某日—— 沈未白拿着医书,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求rua的绝美少年,冷漠的道:“麻烦让让,別耽误我搞事业。” 绝美少年说:“事业有什么好搞的,阿姐我不香吗?” 沈未白王之蔑视的看向他:“
  • 作者:绿依
    穿越成人人恨之入骨的恶毒女,江夏聆表示很忧伤。 但面对一个又一个送上门的渣渣,江夏聆决定一路恶到底,好好虐一虐那些渣渣,来一个虐一个,来两个虐一双。 裴沫移:本王要娶妃了。 江夏聆:喔,恭喜你。 裴沫移:你答应吗? 江夏聆:答应答应,完全没意见。 裴沫移:那本王尽快选个黄道吉日将你娶进门。 江夏聆: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裴沫移:你刚才答应了。 江夏聆才知道,她又被裴沫移给套路了。 这是一
  • 作者:牛笔
    放置为王,挂机变强! 号称【赘婿人柱力】的王穆,每通关一个洞天,便可开启放置模式,挂机收菜,获得的收益转入现实。 从此,佛系挂机,成就传奇。 “要我当城主?没兴趣,我只想安静地当个赘婿人柱力。” “神皇又来了,哭着求我当他干爹?哦,我先去收个菜。” “再这么挂机,我就要成为万界至尊了,怎么办?” …本书全名《赘婿人柱力正在放置挂机》…
  •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 此时大厦将倾,阉党横行,百官倾轧,民不聊生。 党争依旧还在持续。 烟雨江南中,才子依旧作乐,佳人们轻歌曼舞。 流民们衣不蔽体,饥饿已至极限。 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虎视天下。 而恰在此时,张静一鱼服加身,绣春刀在腰。 他成为了这个时代,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 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
  • 作者:安向暖
    ●半生偏执,唯你渡我 ●苏爽/团宠/治愈/沙雕/甜度★★★★★ 别人的穿越是升级夺宝打怪,温簌的穿越……全靠死宅。 宅着宅着,一朝救人翻车,温簌重生了。 重活一次,她只想咸鱼度日,开开挖掘机,搞搞发明,种种花草,写写书画,养养锦鲤,敲敲程序,当当网红,带着全家赚点小钱钱,不用太多,小富即安就好。 直到某一天,网友们发现,战斗飞行员是她,诺贝尔奖是她,农业家药学家书画家是她,就连顶级机甲大佬也是她?
  • 作者:风吹小白菜
    裴家道珠,高贵美貌,热爱权财。 面对登门求娶的萧衡,裴道珠挑剔地打量他廉价的衣袍,微笑:“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恐怕高攀不上。” 一年后裴家败落,裴道珠惨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发现曾经求娶她的萧衡,竟是名动江左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还是前未婚夫敬仰的亲叔叔! 春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只是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 萧衡嘲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