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八树石森林(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停了一会儿,等布扎木在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又忙对他说:“有因有果,布大侠难道有毛病吗?石蛇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啊,你看飞头蛮,人家是脖子长才显得怪嘛,可它又不是石头做的。”

布扎木微笑道:“大荒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寻到了‘因’只不过是想弄清楚‘果’,但本身没有‘果’呢?是不是该觉得没有道理?石蛇本身的样子,就是因为它的全身都是石头,无论是它的躯干还是头颅,甚至内脏,都是石头。事实就是如此,是寻不到‘因’和‘果的’,至少这些因果,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陈陈愣愣的,哲学啊哲学,就是让人满头雾水。他不是不明白,布大侠就是让他少被“已知”圈住,在这个小说世界里,没法解释的事情太多。陈陈终于明白,原来布大侠是唯物主义者,难怪不信神的。

思姑娘路过他的时候冲他笑了笑,当然,是取笑。她说:“少说多看,任何时候都应该是你追求的目标。”

陈陈当然不会回嘴,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等马川架着没了动静的疯老头和他平肩的时候,陈陈才苦笑道:“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少说多看了。”

连贯的水洼之后就是成片的沼泽区域,老学者带着他们沿着慢慢变浅的沟壑躲过了奇怪的水洼,朝靠沼泽的方向走,地势慢慢有了更大的起伏,不再是一览无余的广阔平原了。

“少说多看”,是陈陈最近确立的新目标,他一向是行动派,没有拖延症。一路上,他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看,所以他注意到,连贯的水洼里面是藏着很多怪东西的,从露在浑浊水面上的黑眼睛就可见一斑,像蛤蟆背上的疙瘩那样密集。

还好,队伍的领头人是老学者。睿智沉稳的老学者一直都让陈陈放心,他甚至都觉得老学者带他们躲过危险是理所当然的。老学者为什么是老学者?自然是有无数个自己的办法使他们躲过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到了沼泽的区域,包括陈陈在内的所有人不得不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了。沼泽的颜色和地表的颜色几乎相同,距离较远的时候还可以分出来一圈大致的范围,可到了面前,根本就需要跪在面前眯着眼仔细瞧了。

没有人这么无聊,陈陈也不会。老学者解决的办法很简单,简单到如果提前告诉陈陈,陈陈自己都能做到。老学者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好几把的小石子,然后往高处一抛,如果石子陷进了小半点,那说明就是沼泽,如果没陷下,那就往边缘地区试探,就这样,他们蹚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沼泽。

等到过了第六个沼泽的时候,麻烦来了。从里面突然窜出一只浑身像被油漆泼过的臃肿怪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肥肿,看不惯有人比它结实,竟然直直朝巴疯子扑过来。对于陈陈是意想不到的,不仅意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怪东西扑出来,而且还扑的是巴疯子。

结果不用想,巴疯子一刀就把它拍飞了。这个麻烦其实是不可避免的,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暗处不可能没有怪东西。所以这一只不是麻烦,麻烦的是那一刀引来的更多的怪东西。

等到他们解决掉沼泽区域内所有头疼的麻烦以后,天光已经暗了。陈陈不知道是怎么暗的,他从西边看从东边看都没看瞧见太阳,甚至绕了几圈至北向南,都没有一点关于太阳的影子。

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休息一阵后,老学者告诉他们,石蛇不在这个地界。还不等陈陈高兴,他又说已经跃过了他们即将要临近的地界,随之而来的,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为稍有不慎,可能会导致满盘皆输的地步。

老学者从来不会说危言耸听的话,所以队伍里面有一阵短暂的沉默。等稍稍休整吃了白玉石里的珍珠果粒填饱肚子恢复体力以后,他们接着往前走。

走过了地势较陡的地界,就看到了缓坡,缓坡过后,任何事物都豁然开朗了。第一眼让陈陈惊讶,他看到了天边遥远茫茫的雪山,在暗墨色天光的披挂下,显得像一座座神圣富有仪式感的巧克力蛋糕,陈陈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形容。

等他缓过神,就发现在雪山之前,还有一大片巨大的灰色的森林,稍稍一定神,就十分清楚地知道,要往那一大片巨大的灰色森林走,就还要经过坡下的断裂盆地,所以从这个地界到另一个地界,又是一场艰辛的斗争。在无数个断裂的巨石下,说不定其中就是一具隐藏的石蛇。

老学者看到那一片巨大的灰色森林就愣住了,他诧异道:“是石森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