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石蛇(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那颗单独耸立的古树离陈陈他们越来越近了,离得越近,就越能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无法形容,像尸臭又像腐烂的食物。能举目瞧见的地势都是平阔的,稍稍起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哪里来的尸体和腐肉?所以陈陈很奇怪。

等到了那颗古树前,陈陈就更奇怪了,因为他已经闻出来,尸臭的气味就是这颗树发出来的。他想起了人柏,免不了要问老学者:“这颗树不会像人柏那样吃人吧?这气味也太难闻了,感觉长着一颗尸体一样。”

这颗树的粗实的树干上有着红色的纹理,像溢出的血那样盘旋而上。不仅树干粗实,就连树枝都比巴疯子的胳膊粗,应该是好几根树枝缠在了一起才看起来如此。但此时的古树,像被一只巨大的怪东西拧过了一般,扭曲残缺着生长,如同一具倒栽而下,四仰八叉的浮肿巨人的尸体。树枝的枝桠上没有叶,甚至连枝桠都没有,缠在粗壮树干上的干枯藤蔓垂吊生长着一颗颗像石头的果实。

难怪陈陈要说它长得像尸体,就是因为实在是像尸体。老学者没一时间回答陈陈,他绕了树看了好几圈才惊异道:“这是尸鸠啊?”又凑上前仔仔细细看了几遍,连纹路都没有放过,随后重重地拍了一下扭曲的树干,“这就是尸鸠!”

老学者眼睛发亮,一直藏着的担忧隐了不少。老学者的反应倒使陈陈觉得,遇到这么一颗单独生长的奇怪古树不是一件倒霉事,反是一种幸事了。他奇怪道:“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棵树不是善茬,怎么老学者你还笑得花枝招展?”

布扎木笑道:“陈陈小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关于此类树的说法,褒贬不一,有的人说此树会带来祸害,有的人说此树会带来运事,当然了,有这两种说法的人都是没有见过此树的,简单来说,这棵树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太深的含义,无非是用来补给的。”

陈陈睁大了眼睛:“补给?啥意思,我没听明白。”

“就是在我们弓尽粮绝的时候,遇到此树就能填饱肚子,”布扎木道,“第一眼我也差点没认出来,和在大荒之中遇到的太不一样了,这样的生长方式和样貌,确实和常见的有些差异。”

南橘北枳,受地理环境影响,所生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同,陈陈似乎有点明白了:“我晓得了,沙海外和大荒内都有这样的树,就是你们遇到了这棵树,到时候伐下来,用这样的尸臭味来吸引一些腐肉怪东西,然后再杀死吃肉开荤?”

巴疯子上前也拍了拍树干,他抬头看了看长在干枯藤蔓上的果实,一边道:“傻小子还不明白?如果这棵树真的就是尸鸠,那么对于没有了口粮的我们,就会吃了这棵树,然后填饱肚子。”

陈陈着实吃惊了一番:“吃这棵树,我的天呐,下得去嘴?这就是相当于刨出一具尸体,然后把他们啃了?”

巴疯子转身看着陈陈,脸上没有表情,他道:“如果可以让你活下来,就算你面前真有一具尸体,你也得吃。”

“还没到那个时候,”老学者借来了马川的小刀,打量着古树的树干,然后算准中腹的位置,一刀凿下来,拉开了一条口子。很快,在那条口子下,流出了像漆一样的汁水。

老学者蹭在食指上小心翼翼尝了一口,他随后点了点头道:“味道稍微有点差别,但还是原先的感觉,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思姑娘倒很惊奇,“以前只听七叔讲过,现在就要自己尝尝了,那敢情好,”她笑了笑,然后上前几步也蹭在了自己的食指上尝了尝,随后诧异地睁大了眼睛,“甜的?”她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老学者,“怎么是甜的?”

老学者笑着摸了摸思姑娘的头:“甜的苦的酸的五花八门,思小姑娘长得俊俏,吃起来当然是甜的啦,老头子我吃的就是苦的,简直是苦得不得了。”

“我不信,”陈陈站出来,“我陈傲天从来不信什么牛鬼神蛇,统统都得让我来试试水。”他不敢试的,他就怕思姑娘故意做出这样的样子来勾引他上当。可他话已经说出来了,其实他说出来也可以不做,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做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