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古怪的胚胎(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解决掉了一只,布扎木替陈陈解决掉了两只。其实就差那么一点儿,那两具湿尸都要贴上陈陈的背了。不过奇怪了,两具湿尸的脑袋还在,那么布扎木手上提着的半腐烂半石化的人头是从哪儿来的?

整块地方平稳了。陈陈还没回过神,他诧异得说不出完整的话:“布大侠......这.......人头?”他不仅诧异人头的样子,还诧异布大侠突然出现。

布扎木睁开了眼,可忽然间,又慢慢皱起了眉,好像在回想摔在他前面的人是谁,很快,眉头舒展了,收起了刀,立直了身,冲还趴在地的陈陈笑了笑:“陈陈小兄弟,好久不见。”

布大侠的微表情有点不对劲,陈陈爬起身,试探地问:“布大侠,你之前不记得我啦?”

“不记得?何出此言?”布扎木一愣,随后恍然,对陈陈道:“怎么会呢,不会的,之前遇到了一些状况,还有一点迷糊,需要给我的木脑袋一点反应的时间。”

他看见了马川,又和马川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侧过了身,打算和他们并肩过去。陈陈又注意到了布扎木提在右手的古怪人头,他犹豫道:“布大侠,你手里的人头......为什么是石化的?是本身就这样的吗?”他想起了之前遇到的完全石化的颅骨,只不过布大侠现在手里提的人头是正常人的大小,之前的只有成年人巴掌那么大。

布扎木示意了一下前面。陈陈看见了思姑娘,她正在给巴疯子包扎胳膊,老学者则坐在一边,一口一口吃干草捆着的肉干口粮,疯老头就呆呆地望着像岩坑的肉壁上方,那里被巨大的残骸遮挡住了。

布扎木说:“过去了再商议。”

人头很奇怪,之前陈陈没看清具体的样貌,他接过思姑娘递给他的干粮的时候,都一直注意着人头,忘了对她打招呼,再顺便开开玩笑。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颗头,他之前以为是人头,是因为有一颗人头的轮廓,等看清楚了样貌,该不该说“人头”就有待商酌了。

这颗半腐烂半石化的人头长得不像人,没有鼻子,应该说,它鼻子的鼻尖沿着鼻根被削平了,嘴巴很大,估计是石化的原因,显得夸张和突兀,半咧着,露出整齐细尖灰白色的牙。

未石化的上部脸又白又褶,额头溃烂,两颊紧缩,细眼微张,能稍微看到扩张的浑浊瞳孔,头发很粗,贴着头皮湿漉漉的,总得来说,像一个长了头发的怪物,不仅如此,还突兀,这张脸长得突兀,石化和腐烂各占一半的脸同样突兀,怎么看,都像一具带有诡异色彩的活雕塑。

巴疯子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胳膊,皱眉道:“这他娘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知道,”布扎木拨了一下人头,人头倒在一边后,又道,“但我知道,我们能不能出去就靠这东西了。”

这颗头是被锋利的刀割断的,手法丝毫不拖沓,脖颈有一处平整的伤口,肉已经泛白,看样子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陈陈看出了这颗头脖颈处的不妥,他没有吭声,因为老学者也看到了。

老学者吸了一口凉气,凑上前,认认真真看了看伤口,又认认真真看了看翻起白肉的脖颈,随后抬头对布扎木说:“你干的?”

布扎木点点头。

老学者犯难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捕捉什么细节,忽然的,他想起了:“这颗头是不是有很长的脖子?”

布扎木对老学者知情并不诧异,又点点头:“不仅很长,而且很细。”

老学者连说:“怪了怪了。”

这颗头有和脑袋大小不符的细脖子,陈陈看出来了这一点,但长不长就不知道,毕竟被割断了。

巴疯子道:“什么长脖子不长脖子的?脏老头儿,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飞头蛮,”老学者说出来了,但他并不显得轻松,相反眉头紧皱,在想他犯难的难题。

“飞头蛮?”陈陈吃了一惊。

飞头蛮不是日本的妖怪吗?和天狗一样,在日本是流传度较广的妖怪,虽然没有后者人尽皆知,但也有说法不一的传说。最早起源于干宝的《搜神传》,是中国晋朝著名的奇谈异闻录,其中提到的“落头式”就是长颈妖怪,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流传日本,形成了飞头蛮的叫法。

顾名思义,就是人头会飞的妖怪,有传说认为它其实是人,可能由于妖怪附身,头会在睡觉的时候飞离身体,然后到处吓人,以此为乐,很无聊的一种妖怪。因为日本信奉“万物有灵”,基本上是物件都可能成为妖怪,比如被人遗忘的老木柜妖怪,比如因为面貌丑陋,许配给浪人后被抛弃结怨而死,后附在灯笼上回来复仇名叫阿岩的灯笼怪。

话说回来。这种妖怪平时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是到了夜里,等到所有人都睡着了,脖子就开始伸长,越伸越长,甚至比长颈鹿的脖子还要长,然后脑袋从脖颈彻底分离。

飞头蛮妖怪分两种,一种是飞头后可以自己控制行为。这类飞头往往带有明确的目的,比如杀人或者吸取精血,有的甚至是五至十只飞头集体出动为害人群,属于危害性较高的一类妖怪。所以日本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如果遇到脖子上缠红线的女人,千万不要接近她,更不能娶”,因为飞头蛮头部和身体经常分离,所以在脖子的分离处缠有一丝极细的红线作为记号。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