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意象不到的地方(中)(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首先注意到的是飞头蛮的脖子,正如布扎木所言,如果贴上鳞片,确实像长了怪头的蛟,只不过没有蛟脖子的粗壮,反倒又细又长。可事实上,它没有鳞片,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的干皮颜色,像剥了蛇的蛇鳞并且很长一段时间没脱过皮。

飞头蛮靠脖子扭动移动,就像蛇那样,它此时攀在断裂的桅杆上,垂着头,散乱的粗发搭在怪脸上了,遮住了它的表情。陈陈觉得它肯定是盯住了呆滞的疯老头,忍不住地紧绷了身体。

陈陈无法划分这样的怪东西严格属于哪一种类的动物,就好像他根本无法以科学的手段划分龙到底是什么门什么纲,龙的衍变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组成的动物五花八门,如果真出现在他面前要他分门分纲分目,他只能说,卧槽这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

对于飞头蛮来说,他只能用模糊的动物习性来判断,这样的怪脸有眼有嘴巴,在做出某种反应的时候可能会露出什么表情,就如同响尾蛇在警示外来者的时候会急速摇动尾环,只不过此时飞头蛮的脸被粗实的头发遮住了,他用望远镜也看不清楚。

飞头蛮细长脖子的其他部分还藏在黑暗里,垂着的头仍是一动不动。陈陈忍不住担心道:“飞头蛮的脖子如果长得吓人的话,它会不会突然发力地蹿下来把疯老头叼走?”

老学者迟迟没有回答。陈陈忍不住侧目,他发现老学者的目光没有盯在出现在上方、攀在桅杆上的飞头蛮上,反而紧张地注意着痴呆抬头没表情的疯老头。

陈陈奇怪了,刚准备开口问怎么了,老学者却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看前面。面前只有疯老头,陈陈看了半天仍不解其意,不过他没有吭声,老学者叫他不多说话,肯定是有原因的。

老学者没有转移目光,这时低声道:“我怀疑那个马匪头子有诈。”

“有炸?”陈陈吓一跳,他忙压低声音道,“炸谁?一个疯子能有什么炸?他全身光秃秃的,有炸也藏不住啊。”

思姑娘看了陈陈一眼,忍不住要骂他:“有诈有炸你分不清楚?真......”

老学者轻轻拍了拍思姑娘的手,打断她:“好了,思小姑娘小声点,小家伙一时没听明白。”

陈陈反应过来了,他更吃惊:“有诈?一个疯子能有什么诈?”

老学者摇头,示意他们继续看。

垂头的飞头蛮仍不动,疯老头也是呆滞地抬头,什么异样也没有,就好像他们是原本待在那里沉积已久的道具。这一段时间的气氛太安静,太诡异,像博弈的开始。

鲁莽得聪明的巴疯子没有动,他握着背后的刀把,微微颔首注意着飞头蛮可能扭动的动向。布扎木在另一边,不过他没有盯住出现的飞头蛮,而是寻找注意可能藏在暗处,稍稍露出马脚的飞头蛮。马川转头过一次,他看了看陈陈,也注意到了老学者的神情,等回头的时候,就把注意力移到了疯老头的身上。

陈陈并不平静,他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不可避免的,他又低声问老学者:“您老为什么觉得疯老头现在有诈?”

老学者目光复杂,沉默了一会儿道:“直觉,危险的直觉。”

一听连经历丰富的老学者都说有危险,陈陈忍不住慌了。就在这个时候,老学者摁了摁陈陈端着望远镜的手,这个富有紧张性的动作一下子他警觉起来。他连忙端起望远镜,又要套上前上方的残骸上的飞头蛮,不过这次,他套了空。

老学者道:“别看上面了,看马匪。”

陈陈慌张了,他移动望远镜的视角去看疯老头,结果只看到了一颗大大的光秃秃的脑袋。他反应过来,又连忙撤下望远镜,却看见疯老头,正在那痴痴地笑,不是没有焦点的笑,而是看着朝他移动扭动下来的飞头蛮笑。

陈陈不敢相信:“这疯老头在故意引那只飞头蛮?他怎么知道的?老学者你之前对他说了什么啊?”

老学者古怪地笑了笑:“我告诉他,老老实实地配合。”

陈陈诧异地看着老学者,低声道:“他能听懂啊?我就说他一直在装疯!”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