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阴谋论(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巴疯子看到了,马川也看到了。巴疯子皱起了眉,边想边说:“这只鸟......和傻小子说的,是一个样儿的?”他有些诧异地看着老学者。

老学者苦笑地摇头:“肥遗鸟、鬼三尾、祝余花草和那位对外城解放有巨大贡献的年轻人。小家伙啊,你说说,你随随便便地一瞅,就能见识别人几辈子都见识不到的东西,对你来说,到底是福呢还是祸呢?难说,难说喽!”他连连摇头。

陈陈半天说不上话。

巴疯子在一边冷笑:“傻小子,你还瞒着多少?我有几点特别他娘的奇怪,你是怎么认识那人的?他到底叫什么,黄起敏?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还有,二十年前,你是怎么到的漠北,是怎么和他捉的这只鸟,他为什么要捉这只鸟,你又是怎么见到你说的鬼三尾的?”

这一连串和他隐瞒的答案有牵扯的问题打得陈陈眼冒金星,他一时语塞,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马川叹了一口气道:“巴疯子前辈,老学者,我们需要给陈陈时间,陈陈是人,人都有难言之隐,他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也许,他并不是什么都知道。”

巴疯子冷笑:“他要是故意隐瞒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老学者说,“陈陈小家伙不想说就没人会强迫他,什么事情,都需要他自己弄明白,我们可以帮他,但不能拔苗助长。”

马川安慰地拍了拍陈陈的肩膀,冲他笑了笑:“如果太累了,就休息休息。”

巴疯子沉着脸干脆去了另一边,他面对着木板,一动不动的出了神,随后说话,声音才慢慢变得平稳:“傻小子,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就说,我得给你点个醒。光靠你一个人是解决不了这样棘手的问题的,复杂,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不再是牵扯你一个人了。”

沉默......

不得不说,现在的陈陈头很乱,心也如麻地拧在一起。他觉得自己浑身被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力笼罩着,之前再见到司巴神人柏所生根的山口时,两边的环山和熟悉的感觉就像一记闷拳打得他一时半会找不到北,脑子里冒出来的阴谋论一下子让他脸上没了血色。

他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黄起敏在捉大鸟时拿的望远镜,和别人特意送来的望远镜,竟然是同一个。还有在鬼三尾墓里所得到的《畏兽图》残篇,背后的莫名推动力,本不该出现的东西全都出现了。这些线索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一起都是预谋好了的。

他怀疑是黄起敏,也不能不怀疑,就是他的一推,他才走上这条该死的道路。他不敢接受,他相信黄起敏,从寻找不死树的路途中,从老学者巴疯子他们嘴里说的故事中,他对黄起敏是敬佩和同情的,他敬佩他的作为,同情他被人忘记的结局。最后,他硬生生地把阴谋论给压下去了,也压下去了黄起敏没死的想法,他心里很舒畅,觉得这才是所有美满结局中本该有的样子。

但是现在,他压不下来了,心里的那股压抑感让他透不上气了。黄起敏到底死没死,他一定要去王城调查。巴疯子说得没有错,他一个人是应付不了盘根交错、错综复杂的大局面,如果这是一场阴谋,绝对是一场天大的阴谋。

五十多年前的外城花了巨大的工程和心血才能与四方的势力纠集在一起,然而,竟然没有找到百鸟栖息地,还落得船毁人亡的下场,而黄起敏,却没吃多大苦头地引出了肥遗鸟和鬼三尾。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是往从没有过多探索的西海深处航行,一个是在五十多年前还没人知晓的极北的漠北深处引诱。可是,肥遗鸟在漠北被引出来了。

黄起敏太不简单,他所知所晓,完全不是任何人能比拟的,他似乎知道所有传说,似乎能知道所有的方法,那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陈忽然觉得很陌生,他从头到尾一点都不了解黄起敏,他是道听途说加崇拜的理想化。他到底怎么样,谁也不清楚,也没人能清楚。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好像要把所有的沉闷发泄出来。如果他不相信巴疯子不相信老学者不相信马川,那他还能相信谁?没有再犹豫,陈陈决定说实话:“我不是这里的人,这里指的是这个世界。”他说得有力度,就好像从不会畏惧的勇士。

老学者不再意外,意外的是巴疯子和马川。这句话太有重量了,再以没有任何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百分之八十的人一定会觉得你是疯子,还有百分之十八的觉得你一定疯了,只有百分之二人愿意相信你。试问,人海茫茫,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帝国,那百分之二该从何而找呢?

陈陈是有好运的,那百分之二就在他面前。巴疯子和马川虽然意外,但却没有顺杆爬。这里所提的顺杆爬是认为你胡说八道,再跟着你一起胡说八道。

短暂的诧异。

巴疯子一转身挑眉,直接将话挑明白:“什么意思?”

陈陈沉了一口气,为了让自己说得话更有底气,事实上,他做到了:“我之所以知道鬼三尾和肥遗鸟,是因为黄起敏的行为轨迹,我都知道。”

“你知道?”巴疯子古怪地笑了笑,“谁告诉你的?还是你猜的?傻小子,那么我现在是不是该问你,你的朋友黄起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