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百鸟栖息(四十五)(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眨眼的功夫,马川倒下的功夫,干尸松开枯手的功夫,巴疯子的刀带着呼啸裹着寒光就奔着干尸的脸门去了。呜呜的破风声刚入耳,毫无疑问的,干尸的脸变得稀碎了,铛的一声重音,被硬生砸钉在地,同样也毫无疑问的,干尸的全身也变得稀碎,像拼粘在一起的牛轧糖。

事实上,牛轧糖可比干尸可爱多了。陈陈赶紧过去扶起了马川。马川的脸比纸还白,吓得他又赶紧探了探他的呼吸。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呼吸也挺均匀,就是脸白了一点。他叫了叫马川,又掐了掐人中,都只是轻微了动一下眼皮,没有大反应。

陈陈只好架起马川。巴疯子上前抽出了刀,锈迹的铁板上被砸进了一个凹坑,他甩了甩刀身上的污垢。宽袖发黑发紧了,巴疯子不喜欢用不干净的地儿给他的刀净身,所以没有用袖口拂刀,而是拭在了腰边,顺手负上了背。

他看着干尸,咦了一声,皱着眉半蹲下,打量起干尸的模样了。陈陈说:“你咦啥?死了这么久的人有什么好看的,脸上有花吗?赶紧走,之前没毛的怪东西从哪走了?说不定我们可以循着它们的足迹跟着一起出去。”

巴疯子没反应,还蹲着,换了一个更好观察的姿势说:“之前的杂碎没到过这儿,怎么找?”

陈陈刚想说你怎么知道没到过,就忽然反应过来,之前巴疯子撬开了口子,他们才能进来,那些没毛的怪东西根本没这本事,怎么能进来?他一拍脑子,懊恼自己急昏了头,连最基本的逻辑都没了。

可又转念一想,那它们是去了哪?沿着之前一排一排的炮口跑了?也有可能。他又说:“那些放炮台的地方不是有一个一个的炮口吗?怪东西可以从那里出去,我们也可以啊。前进未卜,后退说不定是希望。”

巴疯子笑了笑,换到了另一边,他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捏着干尸的烂脸侧在一边,好像要仔细看它的耳蜗,只可惜被盔甲遮住了,他说:“傻小子,别多想了,老老实实该怎么走怎么走,往后退,我们是出不去的。”

“出不去了?”陈陈有点慌,“怎么出不去?”

“我们被迷住了,”巴疯子看着陈陈,“不是和你说了?我们早他娘被迷住了,别看我们走了这么久,指不定还是在原地打转,也指不定你扶着的马川兄弟就是一具干尸,也指不定倒在地上的干尸就是马川兄弟。”他古怪地笑了笑,又打量起那具干尸。

陈陈摸不准巴疯子说的话到底是开他的玩笑还是真话,他看着马川,轮廓分明,要鼻子有鼻子要脸有脸的,明明那么真实,怎么是干尸?地上那具干尸都烂成那样了,怎么是马川?陈陈不确定,还是试探地问了问:“真的假的?”

“真的假不了,”巴疯子扯开保护干尸臂部的甲身,看了看,“假的真不了,我们先在的地方,不能说真说假,假的里面有真的,真的里面也有假的,傻小子,你分辨得了?”

陈陈急了:“那你还不是等于没说!”

巴疯子没理他,把扯开的甲身丢到一边。

陈陈看着马川,心说真不会是具干尸?他捏了捏他的脸,手感还是之前的一个样,像女孩子,他松了口气。这要是干尸,他也宁愿当!同时,心里又有点不岔,为什么马川从小在漠北长大,皮肤还是那么好?怎么他自己待上一年半载的,就跟磨砂皮似的?这很不公平。

他笑了笑:“看来我运气还不错,救上了一个真家伙。不管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好汉不吃腌萝卜。”

没人理他,短暂的沉默。巴疯子还在拨弄干尸的盔甲。

干尸穿戴的盔甲是铁皮相扣的,外面一层是铁甲,里面一层是皮衣,但都已经发烂了,铁甲表面浑浊,里面的皮衣也变得乱七八糟。陈陈架着马川凑上前,也看了一阵,只看出这盔甲可以灵活作战,没看出别的名堂,于是问巴疯子:“你不是说看久了尸体会吐吗?你为什么还没吐呢?”

巴疯子冷笑:“老子找死因会吐,但这会儿,老子看的是这玩意儿穿在身上的甲胄。”

“甲胄?”陈陈问,“有什么问题?”

巴疯子指了指护住干尸脑袋却已被砸烂的胄说:“傻小子,能看出什么名堂?”

陈陈摇头,他只看出了结实,被巴疯子的那么一刀,竟然没碎成渣。

巴疯子站起身,拍了拍手,然后说:“这是外城百人队里的山军甲,没想到会在这个船上,看来那时候情况比我们想的还复杂。”

“怎么说?”

巴疯子看了陈陈一眼:“山军属于护卫,单独作战,听命于王,执行半机密的任务,通常会有记录的密宗袋,刚才看了它胃甲里面没有,要么烂了,要么就是没完成给烧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