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前因后果(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个凡人打得一个传说中的鬼怪毫无意识,这恐怕不能再轻描淡写了。通过对比法,陈陈早就清楚了鬼三尾的实力,它能咬残堪陀儿神,堪陀儿身化为人柏后又和巴疯子、布扎木打成一个平手,更重要的是,那人柏受过伤,那没受过伤结果会怎样呢?两败俱伤?都完全有可能。那么黄起敏......陈陈不敢细想,他可以说是一个一踏脚,都能让苍穹下沉几分的怪物。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出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传说中常人无法见识到、拥有无法估摸的能力和超越纲理的鬼怪和珍稀植物。然而,陈陈在掉进小说世界以后,立马见识到了四样:黄起敏、鬼三尾、肥遗鸟、祝余花草。当时,他本人竟然对此毫无概念,而是在路途中一样一样的对比才发觉到的。

那时候外城还没有解放,所以大荒之中,还是隐藏着无数的危机,黄起敏有了从极西的西海岸而摘夺的祝余花草,却又到了极北的漠北引出了鬼三尾和肥遗鸟,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段令任何人都觉得恐怖的路程,恐怕除了黄起敏这样一个怪物,没有人能够做到。

接着,鬼三尾吃了大鸟,痊愈而恢复了残翅。陈陈当时高山营盘的时候做梦见到过了,亲眼所见,远远比道听途说看壁画来得震惊(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做梦,任何感觉都太真实了,他现在的肚子上都还有刀疤),后来,黄起敏借助鬼三尾的力量,摧毁了第三城门的高墙,迫使第三城门的百姓打开了第二城门的城门,紧接而来的,就是祸事的开始。

然而,原本该走的轨迹都发生改变了,鬼三尾没了踪影,祝余花草又救下了肥遗鸟,之前的亲身经历,让陈陈知道,黄起敏身有了温度,救下了外城之战中没有救下的老板娘,使得她能带上马川,在被神秘队伍的护送下,远到漠北修建风尘客栈,等待一个迷一样身份的人归来。

外城被解放,同胞义军建立王城政权,以二十年的时间,迅速打开了王城的版图,其中包括:漠北、大燕、东胡、北夷这几个最为著名的地方。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剧情的改变犹如蝴蝶震翅一般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寻找不死树的路上让他越发越了解大荒和外城,装有肥遗鸟捕捉图的密宗袋里,让陈陈不得不重新认识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一切都是算计好了的。

原本在西海沉没的大船竟然出现在了漠北的沙海里,他们要不是被怪鱼所吞,完全发现不了,更不可能跟现在联系起来。那么目的了?动机呢?

他现在需要抽丝剥茧慢慢想了,陈陈的大脑超荷运转,脸和身子都变红微微发烫了。目的?他首先想到的是推动力——寻找不死树。不死树是最关键的一环,只有找到了不死树,才能解答关键问题的答案。

然而,在寻找不死树的途中又遇到了几股可能存在的势力:冒充他们身份的队伍、送来的望远镜、阻挡他们前进的假天山岩山迷宫。还有两件摸不清看不着,无法用人力实现的诡事:二十年前不存在而后又被栽种在沙海的司巴神人柏、原本在西海生存的三栖怪物。

陈陈绞尽脑汁地在想其中的共同点,他在拧巴,他心里在痛苦,他差点咬牙切齿,差点面部扭曲。没人出声打扰他,都屏声敛气地看着满脸通红的陈陈。

可能是太想知道了,又可能是上天真的在眷顾,他还没来得及缜密推理的连接点毫无预兆地蹦进了他的脑子里——复生!

肥遗鸟的价值是痊愈,祝余花草的价值是起死回生,鬼三尾是借着巫师的祭祀吃自己或者占用别人的身体复活,司巴神人柏是利用自己的能力使尸体做出动作,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复活,最终的目的不死树,是让人不死。这就是共同点!

另外,人柏和怪鱼的共同点在于两栖,天山岩迷宫里的浮雕刻画说明了堪陀儿神变成人柏以后是在一半沙漠一半冰渊的地方生根的,而怪鱼是可以在深海和沙海里生存两栖或三栖的怪物,这说明,他们的出现不是随机的,而是精挑细选的!他们被怪鱼吞下也肯定不是巧合,不会有那么巧的事,五十年前在西海沉没的大船会在漠北沙海怪鱼的肚子里出现,而又刚好被他们撞见。

陈陈终于明白,他不敢接受,又不得不沉声说出口:“这一切,可能就是要告诉我们,我们所经历的不是巧合,而是算计好了的......”

乍听之下像一句废话,可细想之下,又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