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前因后果(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有些事情实在是复杂,不仅多了原本的小说剧情,还如同蝴蝶效应般的改变了许许多多事件,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打个比方,如果外城那时候被黄起敏完结了,还会有老板娘,还会有马川吗?当然不会,连护送他们到漠北修建客栈的神秘队伍都不会有,更加不会出现让马川肯定在山口人柏嘴里吐出来的和他样貌一样的尸体一定就是他。死法不仅诡异,还连着出现了两张相同的死人脸。

同样的,只要那时候外城被完结,现在出现在陈陈面前的任何人都不会有,包括他自己,也许巴疯子能加入马匪的队伍和四方的残余势力勾搭,但以他的秉性会在里面过得长久吗?

马匪里的人每天都把自己的脑袋别在腰口上,舔着刀尖生存,要每时每刻做好突然就死的准备,不仅随时要提防大荒里的怪东西和猛兽,还要小心自己人突然在背后给自己来了那么一刀。可能是在强压的环境下,导致他们每一个人心理都有点变态。阴冷、多疑、偏激只是他们性格缺陷的一部分。王城的朝政建立以后,肃清马匪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巴疯子可能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就算勾搭在了一起,也不会太长久,不是自己被杀就是杀了他们。老学者呢?六七十岁了,老一辈的观念根深蒂固,可能他这辈子最憎恶的就是马匪了,要他和他们同流合污,宁愿死。马川更别说了,那时候才几岁,连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没有,外城一旦被摧破,结果可想而知。

但是,自从陈陈掉入了自己的小说世界后,一切都改变了,这是为什么?可能是他到现在所遇到的疑点里的最大的一个。现在不能不有一个总结,是目前陈陈所经历的一系列与他有关的总结。

不过,这太复杂太庞大了,他需要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捋一捋。他紧皱眉头,连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做,生怕一下子把自己的思绪打乱了。几个人看陈陈这样,怕打扰他,也不喘一口大气,他是大事件的知情者,如果能想明白,就有充足的话语权,可是他一直不善于利用,不得不说,这是十分可惜的。

陈陈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表面所见的线索连接起来,不管什么尸洞冒充他们身份的尸体,不管什么背后的推动势力,不管什么马川的尸体,目前,他只用把他知道的、所见所经历的,一些诡事串联起来就好了,其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就需要好好揣摩动机和目的,慢慢抽丝剥茧了。

首先,在他原本小说的剧情里,黄起敏需要混进武罗司摸清楚外城的所有老底,包括高墙的驻扎军队,再每处高墙上由王朝提供的武器装备,行军的制度、勘察的任务、派遣的队伍等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手段。

慢慢的,他明白,外城的高墙虽然坚固得像一座森严的堡垒,但总归有一点裂隙,这裂隙就在第三城门里。防护第三城门的高墙没有第二第一那么严密,反而还有一点松懈,但是这不代表第三城门的高墙就容易摧破,他需要借助其它的力量。

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既然黄起敏能混进武罗司,为什么不能在第三城门里大开杀戒,给那些肥头大耳的贵族来一场死亡笼罩的震慑?很容易解答,陈陈立马把这个疑惑给消除了。

第一,黄起敏在那时候并不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嗜血疯子,他不会滥杀,更不会把杀戮看做一场艺术盛宴,他只会完成目的的,将阻碍者杀死;这是人物自身带来的约束。

第二,进入外城,他不能带自己的刀,那把神秘的穷奇刀,他自身所拥有的、不可揣摩的、超越纲理的力量有百分之四十和刀有关,没有了这把刀,他如同失去了得力的左膀右臂,摧毁外城的高墙会吃力很多;这是外在因素来带的约束。

第三,无法硬闯,他闯进第三城门里,无疑是第一城门里的贵族一个反应的时间,他们会惊慌失措,但同时也会毫不犹疑地抛弃第三城门里的百姓,那样,城门照样无法打开,打草惊蛇,他的目的照样完成不了;这是对抗复杂的朝野带来的约束。

所以,他需要借助,其他的外来力量。他看上了鬼三尾,那只可怕的人脸蜥蜴身,能吞噬光明的怪物。但是从这里细想,他是怎么知道鬼三尾的,怎么知道鬼三尾在几千年前甚至久远的万年前有一个让大荒恐惧的原身?连老学者都要去史馆和那群深谙各种鬼怪的老不死讨论才清清楚楚。

传说,他知道传说,他也知道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他引出了鬼三尾,也引出了大鸟,也就是肥遗鸟。陈陈不得不对黄起敏的能力震惊,外城的情报能力是当时首屈一指的了,加上四方势力的纠集,就算这样,不仅没找到,还搭上一艘难见的大船和各种精英的性命。

轻描淡写地说,黄起敏不仅找到了一只肥遗鸟的尸体,还利用肥遗鸟的种群特征,引来了另一只活生生的肥遗鸟。然后,接下来就是完结外城的开端,他杀了大鸟,再用从西海的西岸峭壁上摘夺下来的祝余花草,救醒了被它打得毫无意识的鬼三尾。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