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百鸟栖息(四十)(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然后呢?”陈陈吃惊了,这可是超前的眼界,他对这个世王也产生了兴趣。约束一个人的思想有太多的因素了,打个比方,比如一个被游牧文化熏陶下的年轻人,不去外经历,是绝对不会想到农耕文化的。同理,一个被阶级约束、被周围人宠上了天的年轻人,是养不成舍己为人的本质的。这位世王的经历绝对比其他人的同龄人要艰难的多,不寻常的人,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的。

巴疯子笑了一下,“那时候王病重,世王又是一位文文弱弱的年轻人,他为了历练自己,了解外城外的版图,竟然加入了武罗司,哦,不对,他娘的不对,是因为不顾他爹的反对,加入了武罗司,他爹才病重,后来去了外城外勘察,就失踪了,失踪以后王也死了。显而易见了,预谋,他们那些玩弄权力的废物搞别的不行,搞这个把戏倒有天赋得很。”

陈陈等着巴疯子说下去。

“后来,贵族夺权,杀了支持世王一派的长老,那时候世王多受爱戴,百姓没有一个不支持他的,他失踪了然后被夺权,百姓干不干?但是没办法,他们没有牵制的实质权力,反对有用,外城会乱,四方势力表面被外城约束,但实际上都在伺机而动,像一头头的饿狼,在等待猎物流血,什么时候开始苟延残喘,他们就什么时候上前一口咬死。”

巴疯子看着他,眼里带着笑意,是真真实实的笑。这倒让陈陈诧异了,这是他第一次巴疯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好像很欣赏那时候的世王,很欣赏那时候的世王的为人。

巴疯子说:“傻小子,你可能难想象,因为他那时候提的政体,无法让人接受,特别是被贵族接受,不能用不被接受形容,而是死命抵触,一旦触犯了那些自私贪婪者的利益,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显而易见了。”巴疯子又停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道,”但从现在来看,又完全是能接受的。”

陈陈眨眨眼,又问:“为什么?”

巴疯子叹道:“因为现在王朝的就是实行的那时候世王提出的理念,取消贵族,让长老们的儿女从军,加入武罗司,不是有军队指挥权的武罗司,而是去外城外勘察打前线的武罗司,不仅如此,还是很多当时不被接受的政策,太多了,忘了,我的脑子不大灵光,忘了也是正常的。”

“然后呢?”陈陈吃惊了,这可是超前的眼界,他对这个世王也产生了兴趣。约束一个人的思想有太多的因素了,打个比方,比如一个被游牧文化熏陶下的年轻人,不去外经历,是绝对不会想到农耕文化的。同理,一个被阶级约束、被周围人宠上了天的年轻人,是养不成舍己为人的本质的。这位世王的经历绝对比其他人的同龄人要艰难的多,不寻常的人,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的。

巴疯子笑了一下,“那时候王病重,世王又是一位文文弱弱的年轻人,他为了历练自己,了解外城外的版图,竟然加入了武罗司,哦,不对,他娘的不对,是因为不顾他爹的反对,加入了武罗司,他爹才病重,后来去了外城外勘察,就失踪了,失踪以后王也死了。显而易见了,预谋,他们那些玩弄权力的废物搞别的不行,搞这个把戏倒有天赋得很。”

陈陈等着巴疯子说下去。

“后来,贵族夺权,杀了支持世王一派的长老,那时候世王多受爱戴,百姓没有一个不支持他的,他失踪了然后被夺权,百姓干不干?但是没办法,他们没有牵制的实质权力,反对有用,外城会乱,四方势力表面被外城约束,但实际上都在伺机而动,像一头头的饿狼,在等待猎物流血,什么时候开始苟延残喘,他们就什么时候上前一口咬死。”

巴疯子看着他,眼里带着笑意,是真真实实的笑。这倒让陈陈诧异了,这是他第一次巴疯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好像很欣赏那时候的世王,很欣赏那时候的世王的为人。

巴疯子说:“傻小子,你可能难想象,因为他那时候提的政体,无法让人接受,特别是被贵族接受,不能用不被接受形容,而是死命抵触,一旦触犯了那些自私贪婪者的利益,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显而易见了。”巴疯子又停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道,”但从现在来看,又完全是能接受的。”

陈陈眨眨眼,又问:“为什么?”

巴疯子叹道:“因为现在王朝的就是实行的那时候世王提出的理念,取消贵族,让长老们的儿女从军,加入武罗司,不是有军队指挥权的武罗司,而是去外城外勘察打前线的武罗司,不仅如此,还是很多当时不被接受的政策,太多了,忘了,我的脑子不大灵光,忘了也是正常的。”

“然后呢?”陈陈吃惊了,这可是超前的眼界,他对这个世王也产生了兴趣。约束一个人的思想有太多的因素了,打个比方,比如一个被游牧文化熏陶下的年轻人,不去外经历,是绝对不会想到农耕文化的。同理,一个被阶级约束、被周围人宠上了天的年轻人,是养不成舍己为人的本质的。这位世王的经历绝对比其他人的同龄人要艰难的多,不寻常的人,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的。

巴疯子笑了一下,“那时候王病重,世王又是一位文文弱弱的年轻人,他为了历练自己,了解外城外的版图,竟然加入了武罗司,哦,不对,他娘的不对,是因为不顾他爹的反对,加入了武罗司,他爹才病重,后来去了外城外勘察,就失踪了,失踪以后王也死了。显而易见了,预谋,他们那些玩弄权力的废物搞别的不行,搞这个把戏倒有天赋得很。”

陈陈等着巴疯子说下去。

“后来,贵族夺权,杀了支持世王一派的长老,那时候世王多受爱戴,百姓没有一个不支持他的,他失踪了然后被夺权,百姓干不干?但是没办法,他们没有牵制的实质权力,反对有用,外城会乱,四方势力表面被外城约束,但实际上都在伺机而动,像一头头的饿狼,在等待猎物流血,什么时候开始苟延残喘,他们就什么时候上前一口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