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百鸟栖息(三十八)(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里一样是黑的,甚至比之前的压石舱还黑,四周有重腥咸的海锈味,闷在里面久散不去,让人喘不上气。陈陈刚才摔了一下,他的腿还在疼,抽着疼还涨着疼。他被马川背着没有使劲,可能是因为他比谁都紧张。人一旦紧张,就容易绷紧身子。

紧张巴疯子,紧张他们自己。陈陈还在喘气,他知道自己的脸有点白,问:“巴疯子呢?他会不会有事?”

马川没有立刻说话,但陈陈能感觉他前面的马川动了动。他好像也在喘气,是轻微的,说话没之前那么匀速了:“不知道,但我知道巴疯子前辈有事的可能性不大。”

外面的火已经熄了,向里开着的那半扇铁门并没有关严实,缝隙里看到已没了火光。陈陈不知道刚才巴疯子干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会冒了火,要不是马川跑得够快,差那么一点,他后脑勺的那一片头发就不保了。

陈陈想去看,马川没有拦他。他慢慢地移过去,黑暗的地方好像还很有多绊脚的东西,他好不容易到了铁门口,门口却被推开了,突然的,探出了一张没有生气的死人脸。眼睛没有眨,嘴也是闭上的,浑浊的乳白色眼珠子一动不动。

陈陈出现了短暂的大脑空白,他没有料到这张脸会飞,还认识他似的,一直呆滞地盯着他。他差点从上面滑下去,他刚想说跑,接着,就听到了巴疯子的大笑声。

陈陈这才注意到,比窗口大一点的铁门,竟然垂吊下了一根粗锁链,上面已有了锈。巴疯子一手抓着锁链,一手撑在了铁门的边沿,他一边笑,一边起了身,然后把那张死人脸甩在了他身上。陈陈一声大叫,大骂我去你姥姥!

死人脸熟透了,寄生在后脑勺里面的软节虫也一动不动了,身上还冒烂熟恶心的热气,陈陈碰都不想碰,赶紧把那张要死不要死的踢走了。

他们在铁壁里面,四周的可见度低,里面到底有什么看不清,但能感觉到,里面的杂物挺多,有些还堆放在一起。借着铁门外比里面略微明亮一点的光,陈陈看清楚了巴疯子的样貌,他忍不住要笑了,这一次他真该得意一次了。

巴疯子的头发已被烧得发卷,隐隐约约还在冒着烟,气味不太好闻,比受了潮的煤烧锅炉的气味还难闻。他宽大的衣裳也被烧得发紧,袖口和襟口已经破烂了,总之,一副落魄样,好像跳进了矿洞里打了一个滚。

陈陈忍住了笑,他不该忍的,可他不忍又有幸灾乐祸的嫌疑。他正色道:“你的运气实在很好,头发竟然没有烧光。”不管陈陈有没有笑,这都是挤兑。

幸好巴疯子并不在意,就算他真的没了头发也不在意。这里的空间本来是挺大的,可巴疯子一上来,就显得挤了,可能是人和人都挨在一起。

巴疯子咧开嘴一笑:“傻小子啊傻小子,我的头发没了,你的胆也没了,你说,算不算扯平?”

陈陈心里骂,扯平个屁,那都是你故意吓的,要是真有事,他肯定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他是进步青年,进步青年是会进步的。不过嘴上没说,人往门口探。

烂船舱本来就烂,这一些更烂了,满地的废墟冒了火星子,碎木屑一半燃成了炭色,四周都散着熟烂的死人脸,到处乱七八糟的,简直比乱七八糟还乱七八糟,不过,他斜对面角落的石堆是完好的。石堆垒了一个冢,冢里面自然是老学者的尸体了。

想起老学者的尸体,他就不好受。他轻叹:“老学者的尸体……没什么大碍吧?”

巴疯子说:“没有,我还去看了几眼,跟睡着了一样。”他笑了一下,并不愉悦。

一阵沉默。沉默一般是无言,无言就是不知道说什么。不管什么原因,都是难受的。

陈陈往回撑了撑,他觉得这里有点滑,感觉是倾斜的。事实上,还就是倾斜的。

陈陈忍不住道:“我怎么感觉这里是倒着的。”他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只摸到了打狗老烟枪和挂在脖子间的望远镜。没有火折子。

他回头问马川:“还有火折子没?”他发现这样的东西虽然用着不方便,但没有了就要命,现在这种环境,没有可见的火光,走一步就要绊一脚。谁知道绊他们的是什么,谁知道他们摔下去了等着他们的是什么。

马川摇头:“没了,最后一只给你了。”

陈陈有些失望,这种失望不亚于死人脸没有冲他眨眼。然而,他再转过头想打量这个地方的结构的时候,巴疯子却吹了吹,然后他手里的火折子亮了。

陈陈愣愣的,眨了眨眼,问巴疯子:“你的火折子哪来的?”

巴疯子说:“你的。”

“我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