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百鸟栖息(四十一)(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们停住了,走了大概四十多步。之前的庞大炮铳总共有六尊,横七竖八地倒在铁板和铁壁上,铳身大多有了锈斑,在炮耳的位置都刻了天庚洪文年的铭文,不过,没有刻具体铸造的位置。

巴疯子还是那句话,管他娘的什么,先找到出口才是最重要的。陈陈也同意,被马川一句话点醒,他也觉得,能造这么大的炮铳,而且有铸造的技艺支撑,肯定不单是下沙海或海的防御那么简单,而是占有主动性地去捕捉什么巨大的怪东西。

而且,更让陈陈疑惑的是,他还发现了支撑炮铳的炮架被砍去了一缺,扣住铳身的铁绊和爪钉也有被人为故意破坏的痕迹。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让他们必须要抛弃船上的庞然大物?但最后好像并没有成功。

时间太久了,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只会让他疑惑,而且是越来越疑惑,陈陈一步一步走在这样的沉船残骸里,他每吐出的一口气,都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好像就回到了五十年前的大船上,似乎也看到了惊慌失措的船员在甲板上穿梭,在慌张扬帆,透过比窗口还大的炮口,透过被拨开的时间迷雾,他依稀能看到汹涌的海面上出现了巨大怪东西,正一口朝他们猛扑而来,连骨带肉地将他吞噬。

马川轻轻拍了拍他,陈陈才回过神,他这才发现已到了尽头,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心悸的感觉让他以为自己真真实实地在迷雾重重的海面上扬了一回帆,真真实实地碰上了传说中的巨大海兽。

他笑了笑,突然发现自己笑得很勉强。他蹭了蹭汗,护了一下火折子,火光并没有大很多。陈陈挤上前,就看见挡在他们前面的,是已经扭曲的巨大铁板,像被一个大钳子,死死绞拧住了一般,板身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被尘垢覆盖的铁棱角。

他一抬头。尽头的整块地方都是拧绞的,从高阔的头顶到只剩下一条缝的炮口再到他面前的铁板,完全就是被一个巨大的铁钳子拧住了,这本来是一个大空间,硬生生拧成了两半。

陈陈咂舌:“这得多大的劲儿才能把这厚实的铁室拧成这样?”

马川也看了一圈,说:“这艘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意外,甚至是遇到了连老学者都讳莫如深的怪物,我都开始怀疑,这艘船到底是不是沉在沙海里的了。”

陈陈眨了眨眼,问:“这话怎么讲?”

马川苦笑了一下:“我们是不是被自己的眼睛给骗了?五十年前的大船怎么可能出现在漠北呢?”

“但是也不能证明不能出现在漠北啊,”陈陈说,“指不定他们有特别的手段。”

马川停了一会儿,随后又摇了摇头:“那时候的外城自身都难保,怎么会花那么大的功夫从极东的地方护送一条大船到极北的地方,现在从王城到漠北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更别说那时候危机重重的大荒了。马匪、猛兽、天气、环境都会有影响。而且,还有那么大的一艘船,光一尊火铳都要好几个壮汉才能抬动,就算倾其外城的所有精英,我都觉得不可能完成这一项任务。”

陈陈沉默。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都说险中求富贵,老港片的黑帮电影里面经常讲这一句。危险要冒得值得才能换回富贵,总不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抢一颗棒棒糖吧?

如果那时候外城真顶着摇摇欲坠的国力去冒险地护送这么一艘船,那换回来的东西远远是要比冒险值得的。但是,这太危险了,完全是险中求险中险,正如马川所说得那样,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那么,富贵得飘渺在天边。

“好了,我们几个还是想怎么出去吧,这些东西离我们太远,”陈陈笑了笑,“可能看到有年代的东西,我就忍不住要遐想几下,职业病......”

陈陈面前是一整块扭曲的铁板,几乎像焊接在一起了。要想找出口,除非换别的地方去看看,说不定有活动门的炮口就是一个好的出口。按理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他们队伍里有一位不按套路出牌的巴疯子。他的“职业病”刚脱口,就被突然的动静吓得一抖,后来的话就连忙咽下肚了。

因为他只见白光一闪,巴疯子在他跑火车的时候,他的刀已出手,刀身猛地抵在了铁板缝隙间,那一下的动静,感觉整个铁室内都震动了一下,借着,又听见了铁片弯曲的咯吱声——巴疯子硬生生地把扭曲的铁板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