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百鸟栖息(二十九)(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巴疯子跟瘟神似的,他去哪儿哪儿的怪东西就炸了窝,头顶上的怪叫一阵比一阵高。没过一会儿,他们所处地方的嘈杂怪叫声越来越小,能爬的怪东西都朝巴疯子相反的方向逃去,它们一个挤搡一个,压着其他怪东西的身子,死命地往大窟窿里钻。

巴疯子提起了刀,甩下刀上的粘液,用宽大的袖子彻底拂净刀身的污垢后,收起了刀。动静总算消停了,四周带着一股难闻的、挤搡的腥骚味。像老鼠一样的爬动声逐渐小了,随后没了。陈陈余悸未消,怪东西炸开花的脑袋就瘫在他的腿边,死肉还搭在他的靴子上。

巴疯子不打算再管那些逃命的怪东西,他把陈陈提起来后,后者才记得大喘一口气。

陈陈脸上黏糊糊的。袄子的背后、襟口和袖筒位置的软皮面料已经发硬,毛都粘在一起了,有好几块,是之前炸在身上燥干的粘稠物弄成的。他身上不干净,但还是用没被彻底糟蹋的马蹄袖抹了抹脸。

等脸上干净了,他又像被虫叮了,赶快地转头向四周望了望,他担心还有鬼东西藏着。但周围已经一片狼藉乱七八糟,像被一通机关枪扫了一通:大的小的窟窿,横的竖的烂木板,死的扭的怪东西,洇进朽木洒在一边的污渍。他心还没平稳,不放心,找剩下可能活着的鬼东西,这一次比之前还要谨慎小心。

没有发现。四周还是黑的,但这会儿的黑和之前的黑不一样,是散的,要清晰些,没有了一坨一坨看不清楚的东西。

他的视线逐渐往上。头顶似乎开阔很多,高上了几寸。他明白过来,这才是他们所处位置的完整结构。

没有找到让他觉得有异样的东西,他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一大堆鬼东西就这么跑光了?。没有人给他多想的时间,他听到巴疯子的声音:“傻小子看什么呢?有花儿没?”

他也终于反应过来,不由苦笑:“害怕是本能的,那些鬼东西就和低等动物一样,虽然长得可怕,但他们也知道害怕,谁能把它们打得落花流水,它们就朝他的反方向逃命,谁要表现出比它们还没本事,它们就黏在那人的身上,很走运的,那人就是我。”

没人应他的话,巴疯子也没有再打他的趣。陈陈看了一眼巴疯子,他正朝被他砸开的大窟窿那里,而且不放松地盯着上面。那些怪东西就是往这个窟窿里逃掉的。等他站定了窟窿底下,才完全抬起头打量着什么东西,看了一阵,估计没看什么名堂,然后皱起了眉,想说什么,但是没说。

“怎么了?”陈陈担心窟窿里面也藏着一堆怪东西,“是不是还躲?”

巴疯子摇头,道:“它们从这里钻出去了。”

陈陈一拍大腿:“可以从那里出去!”

巴疯子没答话。

陈陈赶紧朝巴疯子那边过去,之前看了一圈就是没看到出口的影子,经过一番打斗,自力更生地砸出一个。他暗暗感叹,有上进心还是好啊!

没走几步,马川叫住了他。他停下来,看着马川。马川扯了扯背后的装备袋。陈陈一时没明白过来,疑惑地看着他,问:“怎么了?”

马川说:“袋子破了一道口子。”

“都好几道口子了。”陈陈还是朝他过去了,跳过几个踩塌的窟窿,他觉得不对劲,马川可没有那么无聊会平白无故叫住了他,还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马川扯过来装备袋,上面的口子不是很大,要不然真成千疮百孔,没办法再持久了。可除了新开的一个口子还有其他错落的旧口子,陈陈并没有看出别的名堂,不解地说:“口子开的是挺别致的,但是也不能说它们那些鬼东西有艺术天份吧?”

马川没有说话,连眼色都没有给他打,这让陈陈更不解。不过想起马川的为人,也不是故弄玄虚的人,怎么了?是有话不能当面说?陈陈极快地转头看了一眼,还是不能当着巴疯子的面?

巴疯子还在打量头顶上的窟窿,只不过换了一边,正对着他们了,没注意陈陈转头看他的动作。

陈陈回过头,比谁都纳闷,怎么一个一个行为都变得这么古怪了?这上面到底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让他这么看?马川到底有什么话不能痛快说?按照巴疯子的脾性,遇到不爽的事儿早就把这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砸了稀巴烂了吧?按照马川的脾性不管什么事怎么都会让他安下心吧?

马川还是没有说话,已半蹲下,把装备袋铺在自己的膝上,挽救似的把两端破开的口子系在了一起。装备包里的装备就剩两根弯曲的芦苇定标了,其中还掺夹着一些碎石末儿,最后一根火折子也被陈陈自己收起了。

陈陈忍不住问:“这些石块你是哪来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