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百鸟栖息(二十七)(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从变脸到喊出声,只有一刹那,意外来得太突兀,陈陈还没有反应过来,在他没做出相应对的动作时,他就已经感受到不对劲了,不,不是不对劲,而是完全的要命。

喊声一完,他背后就猛地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趴在了他的背后,他根本没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心里直喊苦,三个人,偏偏就要选他。感觉自己被抽了半桶血,浑身是凉的,半点不敢动。

这样的情况像劫匪劫持了人质,只不过把劫匪换成了怪东西,谁也不知道趴在陈陈背后的怪东西会干什么。他全身上下唯一敢动的只有眼珠子,他看着马川,焦急地眨眨眼,似乎在问怎么办。马川没有动,连手里拿着的火把都没有放下,他尽量保持着不惊动那东西的动作,同时也不能放下戒备不随时准备出手,他不动神色地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轻举妄动,他也在找办法。

陈陈不动,不代表那玩意儿不动,幸好那玩意儿的动作不大,只是轻轻挠了挠他的头皮。那种带尖指甲给他的轻微痛感,似乎都能让他听到头皮在嘎吱嘎吱响,每挠一下,都感觉自己的魂要一点一点地迸出头皮外了。

陈陈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却发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他觉得自己也是经历过小风小浪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怪东西抓过,唯独没有被什么东西趴上背过。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不可理喻的怪东西!他心里在骂,同时也在叫苦。

过分的来了。背后的怪东西探出了头,陈陈感觉到出现在他肩膀上的脸正在对着他,余光也能看到浑浊的眼珠子越来越大,似乎在向他靠近,烧腐肉的恶心焦味一下子钻进了他的鼻子,那一瞬间,脑子嗡的一声,全麻了。

他的脖子已经不能再缩了。退不能再退的陈陈干脆心一横、死也不过碗大的疤!咬牙一闭眼,心说死就死吧,想直接往后一倒压死这个倒霉玩意儿,结果还没做出动作,背后就一松,接着听到巴疯子的声音:“这杂碎躲了半天了。”,紧接着又听到一声闷声,像一头死猪打了嗝儿。没了动静。

“行了。”巴疯子说,“傻小子没事就走两步。”

陈陈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简直就是戏剧性,他真不想再体验这种面对面带着刺激的冲击感了,这可比坐过山车刺激。马川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吓我一跳,我真没想到巴前辈会直接抓了那东西,不管怎么样,没事就好。”

陈陈点了点头,巴疯子就是个疯子,不管他的死活,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巴疯子正提着一个细长脖子的怪东西,骨瘦如柴,能看到胸口分明的肋骨,简直比前胸贴后背还前胸贴后背。

他还没缓过来,看到这东西的全貌,刚有点温度的身体又凉了。它的胸口是隆起的,像鸡胸那样,腿细长,又向前弯曲,没有脚趾,两只手都只有三根手指,筷子那样细长又有尖利的指甲。浑身惨白的模样,没一点血色,比抽完了血还可怕,更诡异的是,怪东西的面目全飞,像烧烂了愈合好的疤痕,只剩出一双耷拉着眼皮子的招子。

巴疯子倒对长成这样的怪东西有点兴趣,他上下看了几眼,忽然道:“傻小子,你说,我要是把这东西带到王城,会吓坏多少人?又有多少蠢货花银子买了这玩意儿?”

“不好说,”陈陈苦笑了一下,“你还被王朝通缉,先别说你能不能吓着别人,你自己吓得半死倒有可能。”

巴疯子彻底捏断了怪东西的脖子,跟一毛不值的垃圾一样甩在了一边,他脸上没了笑容:“你知道为什么王朝通缉老子这么多年,连老子的毛都没有找到过?老子把他们玩得团团转,他们只能气得拍桌子,傻小子,你知道为什么?”

陈陈摇头,他还真不知道,不过他对巴疯子的经历倒有很浓厚的兴趣,这和民族史江湖黑道有得拼,忙问:“为什么?”

巴疯子招呼他过去,他老老实实过去了。不过巴疯子没有回答他为什么,而是他一来,就低声道:“这个地方还躲着不少那样的杂碎,你等会自己小心点。”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