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百鸟栖息(二十四)(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洞口内部在蠕动,尽头是阴暗无底的,不知道通往何处。马川吹了吹熄灭的火折子,陈陈才看清楚他丢上来的东西,是一个像颅骨的石头。

“上来之前,好几个比较容易的攀爬的石块都塌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花费了一些时间,”马川示意了丢在一边像头颅的石块,“这东西是巴疯子弄下来的,一连掉下好几个,这石块和其他的石块不一样,在高处,不好搬下来也不好察看,连发现也难。”

他说着,注意到了巴疯子和陈陈之间的奇怪氛围,他觉得奇怪,直到他发现陈陈右手边黑乎乎的黑影尸体,直到巴疯子咧开嘴带着玩味的对他笑了笑,他就明白了。

他是漠北客栈的掌柜,总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对付形形色色的人,不管是说辞也好还是处理的办法,满意的人很多,不满意的也找不到撒气的口撒泼,软硬兼施,客栈一直井井有条。

漠北固定的人群很少,稳定在漠北不走的人也不多,除了一些当地人,其中不缺乏一群混迹江湖的赖子,他们听说过漠北是“黄沙金乡”,也对漠北最大的风尘客栈有所耳闻。

同样的,他们也知道在漠北,银对于他们来说,一次性是来得最多的,只需要领了悬令牌,去漠北的外围圈打猎,获得皮毛,不管是去处于最好位置的市集兑换物资或银,还是去风尘客栈闹事喊他们多花几倍的银买他们混迹队伍得到的皮毛,都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赖子之所以是赖子,是因为他们物以类聚,大多所见所识太狭窄,他们想得简单,又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他们有本事,这种本事不会太大,顶上天是能欺善又怕恶的,他们可以是拿刀的恶汉,又可以是干瘦的奸诈之徒,总之奇奇怪怪的。

所以,他们来到漠北,被他们完全估摸不到的恶劣气候所折磨,心里的恶气也越逼越大,总要发泄一番的。都说漠北鱼龙混杂,他们虽然眼界不太高,但也不蠢,知道在这里老实一点对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人是会被外貌迷惑的,那些赖子也一样。长得凶神恶煞并不一定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没准还会绣花,当然,长相斯文,看起来腼腆柔弱的人,也不一定是好欺负的,说不定也是个江洋大盗。

倒了个霉的是,那群赖子并没有多想,和扁平人物一样,他们为了作恶而作恶,为了出气而出气,很少有人为了这样的炮灰而挖掘形成其性格的深层原因,所以,他们看上了在风尘客栈当掌柜的马川。他们觉得这一躺的没白来,什么叫天高皇帝远?没人能管得着他们,武罗司也不行。到时候得了皮毛,再到客栈里对这个柔柔弱弱的掌柜来一通威逼利诱,收一趟保护费,还不是要飘起来?

如果他们多打听一下风尘客栈,多打听一下风尘客栈建立时候,他们就会知道,这间漠北最大的客栈在恶劣环境中的独特的生存方式。但是他们没有,没有就得倒霉。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多提一点:并不是所有赖子都能来漠北。人分很多种,一个社会的构成十分复杂,在王城里,更别说了;有的人有一时的一腔热血,他们没经历过挫折,话虽不全对,但也没错了。这里的没经历过挫折是因为他们的人生并无起伏,属于混吃等死的,每日在犄角旮旯里寻一些饱肚的法子,所以,路程一旦遥远,心中的一腔热火被浇熄打了退堂鼓。

还有一部分人同样也来不了漠北,他们经不起诱惑,属于半吊子赖子,在路途中早已被其他的风花雪月迷住了,像饿羊遇到满是香气的草场再也不肯转场。能到漠北的,自然是一些有本事的赖子,当然,是比下有余比上不足的高级赖子,属于恶棍了。

他们到了漠北,虽是舟车劳顿,但怀着美好的心情,可一来,就吃了一嘴的沙,他们要经过盘查,要小心谨慎,要十分会做人地讨好机构里派发悬令牌的人员,别人不仅不吃你这一套,还要给你摆脸,命令你呵斥你去做什么去领什么。

早就说了,他们属于欺善怕恶的能手,肯定不敢放半个屁。屁不敢放,但心里肯定有不平的。一向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凭什么到了这个鬼地方是个人就能欺负他们?不公!但也没有办法,他们是新手,需要老司机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