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鸟栖息(二十五)(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器官内室高处的肉壁上有一道向里纵延的洞口;也许不止一道。不知道有多深也不知道通向何处。此时,陈陈几人正慢慢地朝里摸索。怪鱼的肚子里到底有什么,恐怕是大家的疑惑,或许“大家”这个名词没用准确,应该除去巴疯子。

巴疯子并不在意他们此时在哪儿,估计连想都没想过,反常的,没有骂骂咧咧,也没有多吭一声,自顾自己朝前走,绑系在胳膊上的宽大袍子又一层一层地裹在了刀身上,连刀把上的旧布都没有放过。大大咧咧的他在这件事上倒十分用心。

巴疯子转过身的时候,背后的大刀差点打到陈陈的脸,他催促了他们一身,就没有回头地走了,所幸不太快,在他们面前,能保持可见的距离,火折子的光能照到他背后被衣裳裹着的大刀。

陈陈觉得这条**越走越矮,左右两边有点紧实了,就拿起火折子朝上照了照,高他好几个脑袋的位置,依稀显露出一些蠕动的肉球,十分密集,他看得头皮发麻,直骂恶心,连忙地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继续向前摸索。他心里还是有点发毛的,生怕那些蠕动的肉球会掉在他的脑袋上,幸好他没有密集恐惧症,要不然想想都要掉半条命。

马川之前提过了,他说为什么在这条怪鱼的肚子里,有海泥覆盖的遗迹石块,还有一些奇怪的、扎堆的黑影子,这几点让他觉得十分古怪。其实陈陈对这一点也比较头疼,黑影子好解释,算体内的寄生虫或者白细胞?清除异己打扫卫生。

但是那一些被海泥覆盖的遗迹石块就不好说了,如果肯发挥想象力的话,要么是沙海外面是大海,要么是沙海底下有消失的文明,那些遗迹在深海底下,这个怪鱼去过,然后还吞过。不过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总而言之是难猜的。

陈陈在摇头,不仅这个难猜,连那个像头颅的石块也难猜。马川在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就说,这个石头像一个小颅骨的模块,在漠北的时候,一些偏僻的部族,就是不肯与王朝联合的部族,有一种奇怪的习俗,他们会将死人的头砍下,然后抹上一层什么东西,头颅骨会慢慢地石化,等到完全石化了,要么砸碎当吊挂在脖子上或脚踝上的饰品,要么是拿来当武器,十分古怪。

马川说他好多年前曾经见过这样的人,隔了两座山遥遥相望,那人一直在戈壁荒漠里走,好像在追什么东西,筋疲力尽了,他特意强调,在漠北十几年,对他们的部落了解只是在肤浅的层面上,就好像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不需要我们,我们不需要他们,最后点明了主题,告诉陈陈,这个石块颅骨和偏僻部族的习俗有点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这个头颅很小,完全不像一个正常脑袋的大小。

陈陈并不对这个头颅石块感兴趣,直到马川说和漠北的偏僻部族有联系他才隐隐觉得不对劲,他开始以为就是一个像头颅的普通石块,后来越看越不对劲,越看仔细越心惊——这根本不是一个石块,而是一个石化了的颅骨。一个石化了的颅骨乍一想是没有问题的,但联系他们现在的处境联系之前所遇见的遗迹石块,那就不是没有问题了,那是大大的问题。

他们现在在哪?怪鱼的肚子里,怪鱼的肚子里怎么会有一个石化的颅骨?而且这个头颅还这么奇怪,明显比陈陈的头还小一个圈,等他摸到厚厚的颅骨、结实的下颔骨和磨损的牙齿,就否定了这是一个死去的小孩的说法,长成周期明显成型,说到底,就是这个颅骨的主人只能长这么大,而且年龄还不小。

陈陈那时候是膛目结舌的,他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等他缓过来,才犹犹豫豫说出,这会不会是合着那些遗迹一起吞进来的?

马川把他的犹豫给否定了,他说他之前也想过这个,但仔细一掂量就会发觉这个石化的头颅形成的时间还很新鲜,重量轻而且表面没有严重的磨损,和那些被海泥覆盖的石块根本不能比,石质完全不一样,一边的粗糙,一边的较新鲜,退一步,真和遗迹一起吞下肚的,为什么没有相撞破裂的痕迹?这说不通。

他笑了笑,说漠北别的小玩意儿没有多的,奇奇怪怪的石头倒很多,走商的旅胡有专门倒卖石头的,从漠北带去别处的石子他见不少,一来二去打的交道多了,也略微懂了一些,虽然看不懂古老的石头上刻的什么,但看石头的年纪和真假,那是不成问题的。

马川这样一说,那就真的是难猜了,既然不是合着遗迹一起吞下肚的,那么是后来而来的?举一反三的陈陈想了想又自己否决了,没有摩擦的痕迹,石化的头颅是很脆弱的,他觉得他只要稍稍用力,这个头颅就会粉碎。好几种可能性否决了,那么剩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了——颅骨本身就在怪鱼的肚子里。

这个结论可能有点可笑,但实在说不准。怪鱼的肚子里有生命,有生命就算了还活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被什么原因被石化了。

陈陈觉得自己真该半脸哭一半脸笑,哭笑不得?他还是有三个疑问:第一点,这个颅骨的主人是原本生在在怪鱼的肚子里,还在外来因素被吞的;第二点,颅骨的主人是什么种族的人?为什么个子这么小,跟侏儒一样?霍比特人?显然不是,陈陈还没有掉进《指环王》这部小说里;第三点,造成石化的原因,是外在因素,还是内在?是因为美杜莎之类玩意儿的施法,还是死后自己成形的?

光靠一个奇怪的颅骨能有这么丰富的猜想,估计也就只有写小说的能办到了吧?还是那句话,在没有确凿之前,一切都是难猜的。其实他的专业和他的职业是矛盾的,考古讲究严谨,小说讲究天马星空,并不需要确凿的证据,只需要言之凿凿煞有其事就罢了。可这两点一冲突,确实让陈陈痛苦了一阵,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他就开窍了,因为他学会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陈陈停下来了,因为前面的巴疯子不动了。他们的通道越来越窄,两边的肉壁上还卡着像铁片一样的东西,直顶着陈陈的肩,他稍稍活动了一下,挤上前,想问巴疯子怎么了。

没想到巴疯子突然道:“下面有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