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白鸟栖息(十五)(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大怪鱼的血盆大口猛地合住了,随后像鲸样的一个转身,又一个猛子扎进沙海里。沙面炸起比海浪还汹涌的沙海花。很快,包容万物的沙海又立马趋于平静了。

这里很黑,还有一股恶臭的闷味。陈陈在下坠,腿上像绑了千斤铁的坠落感让他无法蹬脚。带着腥味的风直往他嘴里和鼻里灌。他求生本能地胡乱抓,他没有抓到马川,也没有抓到巴疯子,他抓到的是一些像石块一样的渣儿。

这并不能减缓他的坠势,他撞到什么,摔在什么上,都顾不了。他只知道这儿痛感还没消,其他地方又开始痛,好像有无数的恶棍在拿马棒抽他打他。混乱之中,他大喊:“老学者!你们怎么样……”他还没喊完,又像被人一巴掌拍在嘴上,将他的话打得咽下了肚,发出了一声闷哼——他又撞到了什么上。

巴疯子在喊什么,老学者在喊什么,他统统没听清楚,他越摔越下,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见了。

陈陈此时像被塞进滚筒里,被一脚踹下了陡峭要命的山坡。不过,他并没有享受到被塞进滚筒里保护得当的待遇,反倒是七荤八素又掺杂被乱棍打、石子扎的痛感。

他重重摔在一个地方就不动了。挂在他脖上随他一起坠落的望远镜幸好没有砸中他的脸,更走运的,这里不是石板地那样硬邦邦,反倒像剥了皮的猪肉,柔柔软软的,要不然,这种经历又得让他多领一份便当。

他躺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他能动。首先动的是他的眼皮子,他勉强睁开眼,看到的东西是朦朦胧胧的,像眼前蒙上了一素黑纱又抹上一层黑漆。

他看不见,完全是黑的,比黑夜还黑,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一些有棱有角的黑影子。这里有一股奇怪的腐臭味,他没有火折子,点不着火,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同样的,也没有刀和抢,甚至连一件像样的铁家伙都没有。他的脖间挂着望远镜,腰间系着打狗老烟枪,但是有什么用呢?他砸不了怪东西,同样也戳不了。

他动了动,摸到了又软又硬、黏糊糊的东西,似乎在蠕动。他像被马蜂叮了一样,极快地缩回手,并且吃力地朝一边挪了挪,极力远离他摸不清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他绷紧身子,等了一会儿,没有怪东西扑来,他放松下来。等他试着撑起自己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他现在在怪鱼的肚子里。他没完全撑起来,乏力又让他倒下去了。眨了眨眼,从怪鱼的咽颅开始,滚了那么久,现在落在了它体内的什么位置了?胃里?

陈陈悚然一惊,要说死法千奇百怪,活生生地被消化成渣,他都没想过。很快的,他安静下来。一般的鱼类口腔里都含有颔齿和咽齿,前者是摄食的,后者是压碎咀嚼食物的。食肉性鱼类才有明显的胃,这个怪鱼一口吞,不嚼也不咽,算不算食肉性鱼类?

有胃也是在后肠的位置。陈陈凭着经验,嗅了嗅,周围的腐臭味刺鼻难闻,值得他偷笑的是没有胃酸的味道,而且他躺着的地方,肉壁较厚,不像胃。转念一想,这也不是普通的鱼类,算不算鱼还两说,不能拿一般鱼的内部结构做比较,不过等了这么久,还没有分泌胃液,应该不算胃。

无所谓了,福兮祸兮,没得办法。他背后像捆着好几十斤的沙袋,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腿还使不上力。他揉了揉胀痛的腿。鱼长成那样也是怪事了,途中扎他的是荆刺?那怪鱼张嘴朝他们扑来的时候,好像还看到了颔部的位置有退化的前腿。

它的表面没有鳞片,是裸露的,腮边还有须,那么长的利齿,不过断掉了。如果要分,应该是个三栖动物,能在陆地上,能在沙海里,也能在黑海来去自如。当然,是有经验的猜想。

陈陈睁大了眼睛,环顾一圈,除了那些黑影子,什么都看不清。那刺眼睛的臭味弥漫在周围,就那么一会儿,他的眼睛开始发酸发涩。

他使劲闭上了眼,用他觉得比较干净的手揉了揉,并没有太好受。缓了一会儿,勉强坐住了。头像灌铅那样重,垂着头,又难受又不清醒,他的腿肿胀得厉害,一时半会是使不上劲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