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百鸟栖息(二十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无法退,他在开始伸手的时候就把自己豁出去,根本没打算要退回来,所以他无法退。他原本打算借着那个垂下的圆柱影子使自己去另一边,那里有更多可以借力攀岩的石块,他顶多以为是一个像铜锁的石柱子,哪里想到那是一只浮肿的手。

陈陈觉得自己要完了,是真真正正的完蛋了,他要从看不见火折子光的高处摔下来。可是,他目前还没有完,他保持那个够着的姿势,这样的僵持,并不是滋味,过了一会儿,手臂微微颤抖了,他还是觉得自己要完蛋,什么时候没力气了,他就得摔下去。

他觉得自己肯定没了好运,下面是有像石槌子一样零散遍布的石块,摔下去砸到一个都会要半条命,更别说那么多个了,好运都在被怪鱼吞下肚坠落的时候用完了,掉下去是无法避免的。

他一直抓着那只冰凉的手,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抓着。其实他很想立刻摔下去的,那种让他浑身发毛的触感使脑子里的那根并没磨成厚茧的神经一直在拨弦似的弹振,能呼出气的精神气儿都要弹没了。

那摸到的那一会儿,有短暂的断片,就好像自己在坐过山车,从顶点到底点的一瞬间,魂都要飞出去了。不过,他的求生本能并没有让他松手。多经历这样的事情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这种事情突然而来的时候不会让你那么手足无措。经验,经验,他意识到经验的重要性。

一下觉得自己要完蛋,一瞬间头皮又发麻,等到麻劲一过,又意识到此刻有危险。这样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他宁愿一直经历低潮。人就是这样,夏天的时候喊热,冬天的时候喊冷,可夏天一到又想冬天,冬天一到又想夏天。

陈陈现在就这样。脚又开始抖,有点像劲儿都要使完的前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退也无法退,他正像吊在那儿呢,力全抓在了那只浮肿的手上,进也不好进,那只是一只手,根本无法借他的全身力气让他完全吊着。所以只能僵持,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一只手一只手,陈陈忽然之间意识到,这里怎么会有一只手?有手当然还会有尸体了。死了人?他隐约觉得不对劲,这里怎么会有死人呢?谁来过沙海被吞了?

很快的,他又反应过来,手只是冰凉浮肿,还没有开始腐烂,如果死亡,也不超过多少小时多少天。具体是多少小时多少天他也不清楚,这点皮毛技巧都是一路上和布大侠学的,并不是有模有样。

长话短说,如果有人赶在他们前面,不可能一点踪迹都不会留下,不可能老学者提都不提,就算他老眼昏花了,布大侠也不可能不吭声。退一万步说,这人真的悄然无踪,那么是怎么渡过山石迷宫的?是怎么躲过人柏的?又怎么潜进沙海被怪鱼吞的?

好几个不可能了,根本就是不可能。只有寻常本领的人不可能深入漠北,不仅仅是寻常本领的,怎么会死在这儿?陈陈开始担心,担心逐渐变成惶恐。如果都不可能,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自己队伍中的其中一个。

陈陈觉得自己的魂又飞出去了。巴疯子和马川都在,那么只剩下老学者、思姑娘和布扎木。布大侠那样的本事不可能会出现意外。老学者?也不像,这只浮肿的手感没那么粗糙,反倒有点细腻,像裹了奶。

完了,陈陈觉得自己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连劲都提不起了。突然的,一声洪亮的喊骂声荡在这个器官内室里,一下子扎进了陈陈的耳朵:“你他娘的,在那儿磨磨蹭蹭的干鸡(和谐)巴!找花呢吧?没死赶紧给老子吱个声儿!”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