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百鸟栖息(二十一)(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该夸他。极快地转念一想,骂是骂不了的,他又不是老学者,要是把巴疯子真的骂成了疯子,到时候捏断他的脖子怎么办?更何况他也不喜欢说脏活,顶多一句“他妈的”“狗日的”。

此刻,陈陈脸上像糊上了腥屎,这个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可他手正攀在石块上,也不好去擦,为了立马让巴疯子反应过来这里还有人,立马道:“巴疯子巴疯子,你可真是一个好疯子。”像一个幼师教儿童朗诵诗歌,说得不快不慢,倒有点押韵了。

巴疯子那时候正收脚,他背后的刀纹丝不动,根本没取下来过,他很快地发现了旁边的火光,也很快地发现了马川,他正诧异,一句“马川兄弟......”刚脱口,就听到陈陈的声音。他抬头,陈陈也正看着他,一挑眉,道:“喲,傻小子?打算往哪儿走?”

根本没等他回答,又笑了笑,朝厚实的肉壁上踩了踩,好像在试是不是结实的,接着说,“别费劲了,你找不到出口的,还是看看找不找得到思小姑娘,问她能不能带我们出去。“不知道怎么,越想越气似的,随后重重踹了一脚一边的被海泥覆盖的石块,石块松动了一下,弄得卡住石块的壁肌流出了粘稠的深紫色液体,”老子就奇怪了,这狗日的杂碎,竟然把我们吞了,那么一会儿,其实是我也没想到这玩意儿有这么大的个儿。这也就算了,他的肚子里居然还有这么多转不出去的通道、一堆稀奇古怪臭烘烘的玩意儿。”

陈陈慢慢开始往下攀,马川问他遇到了什么情况,巴疯子冷笑了一声,用下巴指了指,然后用脚踩了踩只剩死皮的黑影子尸体,示意他们注意这个:“看看,还不是这个古怪的玩意儿。”

等到陈陈踩定了,借着一边的火折子的光,他这才看到巴疯子还是一脸的玩味儿,根本没觉得紧张和危机,身上的宽大像袍子的衣裳也脱下来,一层一层,十分小心地裹在了背后的刀上。

巴疯子看了一眼下来的陈陈,然后随意地靠在肉壁上,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掉下来后就和樗老他们失去联系了,绕来绕去还是弄不明白到底在哪儿,一会儿挤得要命,一会儿淌过像洼地的池,别说,那气味真他娘的难闻。”

他又咧开嘴笑了笑,“后来就倒霉了,不知道到了哪,那里是一群一群的黑影子,”示意了一下被踹在一边只剩下死皮的黑影子尸体,“就是那东西,奇怪,太他娘的奇怪,杀不死,把它们的脑袋拧下来就炸了,炸了老子一身难闻的东西,恶心坏了。”

陈陈擦干净脸上的腥屎,问:“然后呢?”

“然后什么?”

“然后你是怎么下来的。”

“跑呗,”巴疯子说,“这东西太多了,后来不知道跑到哪,这怪鱼一晃动,掉下好几个,后面还有不少,我一看底下有空间就把那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踹下来一个试试水,还好,老子的运气还不错,很快就碰到了底,接着就炸了你们一身。”他自己又在那里笑。

这倒有意思了,巴疯子竟然会跑,陈陈还以为他不管遇到什么都要上去搅一搅呢,于是打趣他:“打不过就跑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作风。”

“还是这玩意儿炸出来的东西烫老子的刀,”巴疯子脸上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还好刀够结实,只烫出黑点儿,擦擦又干净了,要不然它们一个一个死绝了都没法子赔。”他冷笑了一下。

陈陈暗暗咋舌,他还以为巴疯子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没想到这么爱护自己的刀,说不定还是一个嗜刀如命的疯子,也是,要不然怎么可能去把王朝的刀也抢过来了?人物的行动轨迹不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