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百鸟栖息(二十三)(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吊着的那只浮肿的手不是思姑娘的,而是一个被扭断了脖子、炸开了花的黑影子的,身子死皮似的瘫在了肉壁洞口,全身干瘪,如同炸得漏气的气球,只有像裹了奶,还有蛇皮触感的手,铜锁一样的垂吊在洞口边。

巴疯子看到了吊住的陈陈,他全身的力差不多都使在那只手上,要不是两只脚还能蹬着一个石块、能吊住手的黑影子尸体的一只腿残肢卡在了内壁洞穴的接缝处,说不定早他娘的掉下去了。

现在,陈陈仍失神地喃喃自语,一会儿说思姑娘不在了,一会儿说要为思姑娘报仇,看那傻模样,感觉都要哭出来,自然也没发现巴疯子正半蹲在肉壁洞口似笑非笑地打量他。

巴疯子是一个不会常理出牌的疯子,当然不会正儿八经地上来。他计算着陈陈声音传来的位置,估摸着洞口的大小,没有再从可供攀爬的石块“阶梯”蹬跃上去,而是到了他算好了的洞口下方,扯下了一层一层包裹大刀的宽大衣裳,绑在了自己结实的左手上,然后出刀,猛地扎进了厚实的器官内壁里。

巴疯子的刀是一把整体的大刀,刀刃看起来是钝的,仔细一看又像没有刀刃,完全是一整块大的精铁扔进了锻造炉,还没有熔炼完就被取出来了。那刀刃用来砸核桃还差不多,要说把核肉雕成花,那真是难为他了。

那一刀扎进肌肉内壁时没有扎破,反倒是像扎进了可以伸缩的橡皮泥,一下子透进去了,但如果巴疯子立马松手,那肉壁又会十分有弹性地复原。

不过,他没有松手,而是就势一拧刀把,扎进肉壁里的刀身卷了个带皱花的圈,刀的前段透进了内壁里不深的位置。他拧得更深了。这个时候,巴疯子突然松了手,肉壁极快了复原,使得他一体的大刀也极快地打了好几个转。他一把抓住,咧嘴笑着说,够结实,那就对不住了。

他猛地抽出刀身,扑哧一下,很快的,内壁上流了深紫色的粘稠液体。巴疯子用绑在左手上的宽大衣裳抚净刀身的脏物,然后一脚踩上被他猛然间抽烂的内壁烂口,接着向上又是一刀,照着之前的方式,连上了好几步。

等到见到右侧上的一些有棱有角的石块样子,便没了那样粗暴的动作,而是蹬上流着深紫色粘稠液体的烂口,直接上跃够着可以攀爬的石块,每抓住一个石块,故意似的,用力往下撑,等到石块松动了,再上去脚一蹬的踹下去,又接着攀下一个。

跟他没仇的石块就这样骨碌碌地往下滚。巴疯子好像在玩似的,他上去的方式看起来虽然繁琐,但动作很简洁速度很快,比陈陈小心翼翼往上攀快了几个度,眨眼间已经没影了,再眨眼间,已经看见了吊住的陈陈,等他不动声色攀上洞口,还发现了之前跳下去时,拧掉的黑影子的脑袋,和炸得只剩下皮的尸体。

巴疯子还在看着陈陈,他就想知道陈陈到底会走多久的神,在他误以为抓住的手是思姑娘尸体的时候,会做出怎样出格的举动。他咧开了嘴,是准备笑,然后大声地在他耳边喊一句傻小子,但他没有这样做,不是怕他会掉下去,而是他想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个鬼地方突然动了动,应该是巴疯子不知轻重的狠手把怪鱼弄疼了,整个内室包括他半蹲的洞口极大幅度地蠕动了一下,接着又剧烈地晃了晃,好像打了一个滚又被揪起来了一样。没有什么怪东西能揪起这个巨轮大的怪鱼,如果不是弄疼它的这件事,那么应该是沙海外面发生了他们不知道的什么事。

晃动的那一下打乱了巴疯子的节奏,他低声骂了句,站起身,看到陈陈完全抓住黑影子尸体的手吊在了上面,一只脚勉强地够着石块,一只脚悬在外面,他咬着牙、闭着眼,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够着石块、抓住那只手不让自己掉下去。慢慢的,也用力往上爬。说也奇怪,那手还没有断。

就那种随时可能掉下去的情况下,陈陈还在牙缝边挤出一些话,巴疯子颇为好奇地听了听,他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不在了也要帮助他上去,是思姑娘给他的力量。这傻小子简直是荒诞、一根筋,认定了什么就觉得一定是他所认为的那样。

巴疯子忍不住要笑了,他一把提起陈陈,在他耳边故意大叫:“傻小子在想什么呢?思姑娘去哪了?”

陈陈像受惊似的睁眼,他看着他,好像还在奇怪他面前怎么会出现一个巴疯子,而那个巴疯子还提着他一脸玩味地看他。陈陈反应过来:“思姑娘、思姑娘!”

巴疯子故意说:“思姑娘到底他娘的怎么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