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百鸟栖息(十一)(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门道,在这门道之间又有生存的规矩,规矩又涌着暗流,人想要在这衍生的、畸形的世道下生存,就得拿出自己的本事,又要有提防他人使绊子的机灵劲儿。

他的这个小说世界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点复杂,没想到被黄起敏解放以后,竟然成了这样。也不对,或者原本就是这样,二十多年的时间让王城的版图扩大,实力虽然雄厚了,但是关于这方面,并没有很好的约束性,归根结底就是时间太短,举措不够。

陈陈觉得自己想得太复杂太黑暗了。要说江湖,往大了说,就是指的四方各地,常人说什么“闯荡江湖”,或是形容落魄的“流落江湖”,都是往大了说的。往小得说,那就更具体了。老一辈的什么,贩夫走卒,靠卖药卖艺为生走南闯北的人,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几个例子。小的方面更有血有肉,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复杂是复杂,但有传奇色彩,能拿来吹牛。

这不是刀的两面,一边利一边刃吗?凡事不能想得太好,也不能想得太坏。就拿老学者说的在外城的时期的背尸人,说得主观一点,陈陈觉得那是黑暗时期的畸形产物,第三城门的人实在是拿不出办法了,就许给猎胡一些好处。它们都穷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好处给别人呢?

这个是不好说的,拿晚清西太后垂帘听政时期的那一段时间来说。她垂帘的那一年只有二十七岁,凭着一己的机警与毒辣,趁着咸丰皇帝,也就是他老公死后,联络慈安太后和恭亲王来了政变,杀了顾命八大臣。后来又用恭敬的计谋讨慈安太后的欢心,使得她当着慈禧的面,烧掉了密诏。

那密诏是咸丰生前给慈安太后的,其实是一道遗旨,上面说,如果懿贵妃(慈禧)闹得不像话,皇后可以召集大臣,宣布这个密诏,将懿贵妃(慈禧)处死。

慈禧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为了讨好慈安太后,做足了样子。不仅恭敬,恭敬之中,使人还觉得有嫡庶正侧的分寸。所以,慈安太后十分满意。有一次,慈安太后生了大病,病好了,看到西太后胳膊上裹着伤,问她怎么回事。西太后就说,太后病了,我求神拜佛,发了愿,在臂上割了肉,伴在药里,为太后治了病。

关于这种割肉伴药的行为,陈陈很清楚,是中国的传统迷信,他们相信如果一个人病重,他的子女如果割股和药,给病人吃,这种行为就会感动上苍,病就会好。另外的,还有就是血馒头,行刑前的刽子手怕颈血乱溅,每在一刀落下就用脚朝死刑犯身上一踹,使血向前溅,然后让人用剥了皮的馒头就颈腔沾血,沾成了所谓“人血馒头”,照迷信的说法,这种馒头可以治肺痨、可以大补。

慈安太后听完十分感动,然后就把密诏的事情和慈禧说明,并且当着她的面烧掉了。关于此类的情节,还经常拿来拍电视剧的后宫剧情。

这密诏一烧,烧掉了西太后所有的顾及和礼貌,从此以后,一切局面都变了。慈安太后被毒死,恭亲王也病逝,慈禧垂帘听政了四十八年,也就是这样一个淫毒的女人,她的小心眼和权力欲,使得整个清朝的祖制都给破坏了。皇帝的遗命给抹杀,一股新头脑的改革力量,就在绞环和刀血之中,全部摧毁了。

那个新头脑的改革力量,就是在初中历史课本知识上,几言几语带过的,戊戌变法。这个变法遭到慈禧太后为首的守旧派的强烈反对和抵制,后因袁世凯的告密,发动了戊戌政变,重用梁启超和康有为的光绪帝被囚至***瀛台,维新派除了梁启超、康有为逃到日本和法国,其他人全部被杀,包括有大学识,为了革命原本可以逃而不逃、有血性又豪爽广交好汉的,谭嗣同。

谭嗣同在死前笑了,这种超然的洒脱不是平常人能达到的,陈陈佩服他,不仅是因为他有大学识,而是他的为人。临行前,他慷慨激昂地大喊,喊声震动了法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慈禧死后的三年,封建制度被推翻,成立了中华民国。陈陈之所以提慈禧,是因为在她统治的时期,浙江从三千万人口,剩得只有一千万了。号称人间天堂的浙江杭州,从八十万人剩得只有几万人。其他各省的荒村、饥民、野火、白骨、人相食,也经常可见。

所以,这类的现象与外城里的第三城门无异,陈陈估摸不了那时候的外城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人,如果能回来,他一定要去王城里看看才行。话说回来,第三城门里的人穷成这样,是怎么给猎胡好处的呢?

当然了,第三城门里肯定有门路的人,在动摇的时代,肯定会出现几个枭雄,无名的英雄是黄起敏的话,那枭雄算不算起义的同胞义军?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起义的,起义之前的准备,他们每个人的门路,差不多都能写一本小说了。

不管怎么说,嘱托的人许给背尸人好处,这个好处是通过特别的门路得到的,不一定是银,但肯定和此类有关,这相当一本民族史,要怎么细究,得拿详细的资料才行。

陈陈听老学者所说,他隐约认识到,他的小说世界里不仅有稀奇古怪罕有人见的怪东西,还有阴谋权计、江湖规矩和门道。和江湖一样,往大了说,传说与探寻是对于老学者他们来说,是一种自身的使命,这种使命是自身产生的,他看到了一些记载的书,看到了寻常人没有机会看到的东西,又博览群书,认知上面肯定比寻常人高很多层面,知道他们不知道的。

往小了说,就是其他人在夹缝的制度下生存的法子,不仅仅只有一个背尸埋葬的猎胡,还有走商的旅胡吆喝。整个外城,就是他们生存的江湖了。

听巴疯子说,老学者以前是武罗司的老队长,看来带过他。如果说,老学者以前勘查外城,鉴别怪东西,是处于任务,那么至他闯了祸,被抓进牢狱开始,就不应该再效力了。但,他现在还随如日中天的伙计去找一颗不死树,那么是为了什么呢?当然了,这就是自身产生的使命感,是老学者的渴望。都说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老学者要死也是死在这个探寻的路上。

陈陈他自己不同,他是被逼着随他们去,这个被逼不是其他人的强迫,而是一种来自谜团的阴谋。陈陈摇摇头,阴谋不能盖棺定论,最起码的,并没有人去害他性命。按照小说的技巧来说,这一种被逼,就是前面提过多次的推动力,他可以不走,也完全可以不去寻找什么不死树、找什么栓在不死树下的神的人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