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百鸟栖息( 五)(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以为自己正在张毅家里吃饭,用二手市场淘来的电器炒和煮,剩下的柴米油盐放得全没规则,连从来不会做菜的他都看不过去了。陈陈说,我还是要去吃方面便,最起码命不会丢。

张毅的屋子并没有厨房,局促得很,那灶台就是用二手的长方旧木桌凑在窗前的,已经被油垢染黑了,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旧桌上零零散散的小塑料盒子里面是零零散散的油和盐。

陈陈说了话,张毅没吭声,还在忙来忙去,本来活动的地方就小,他还慌慌张张,所以撞得桌上的东西七零八落的。

饭做好了,陈陈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楚是什么菜。从四川邻居那儿要来的红油浇在糊了的茄肉上,旁边还点缀了几块原本是绿的现在却黑了的辣椒。胡拼乱凑也没有菜品的菜有好几碟,陈陈实在是不忍心看了。

陈陈说,你给我盛饭吧。张毅给他盛了饭,并不客气地伸在他面前。陈陈接过一看,里面都是些半生不熟的白米,他忍不住说,你每天都是这样折磨自己的?那你还胖成这样,是怎么做到的——算了,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点好东西。

张毅一声不吭,端起碗就吃,大大咧咧地夹菜,大口大口地吃饭,就好像他旁边没人。陈陈说,你慢点,我可不会和你抢。结果张毅越吃越快,越吃越快。

陈陈看着墙周边的画,感叹说,你说你画成这样,怎么不去参加展览呢?你别老说什么乱,哪行哪业不乱?总有正规的,你拿出去卖都成吧,那么多比赛,你随便参加一场,轻轻松松都能拿第一,你还在死犟。

张毅冷不丁地一拍桌子,碗都跳起来了,他嘴里塞满了菜和饭,用一种恶毒的眼神看着陈陈,他说话了,嘴里的饭还掉出来一点来。

陈陈没听清楚张毅说什么,但他心惊了。张毅从来没有过这种眼神,今天是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张毅仍用那种眼神瞪着他,那种说不出的恶意,好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扒他皮抽他筋一样。

张毅的喉咙像鼓起了一个大包,嘴里的那一大口饭被他硬生生地吞下去了。陈陈有点呆了,他是怎么做到了?接着,张毅说:“吃!”他的嗓子里像被烙铁烫伤,发出的声音是又痛又嘶哑的。

这根本不是张毅的声音,可在他面前的,明明是张毅的模样,只不过圆圆的脸被恶毒的眼神带得扭曲。陈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叫他吃,吃饭?他不是不吃,是打算缓一缓再吃。

可这时候,窗外原本晴朗的天,忽然暗了下来,一时间起了风,越来越大,逐渐地成了狂风,刮得窗台哗啦作响,陈陈的眼睛也被吹得生疼,有点睁不开了。

张毅站起身,又说,吃!陈陈吃,当然吃,他不明白张毅为什么成了这样,他捻起筷子,夹了一个小辣椒,嚼都没嚼就吞了,那种感觉并不好受,卡在喉咙的异感,直到完全下咽后,才消失。

他抬起头,想问问张毅是不是可以了,可突然一下子愣住了,原本张毅的圆脸,此时此刻变成了一个脸色惨白的男人脸,他没有头发,脸像在福尔马林里泡了几天几夜,没有血色的白,脸上起了那种和包子一样,条条的褶子。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