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百鸟栖息(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学者有点意外,但随即反应出来,这群怪鱼吃自己同类,而且受伤身上流出的血对它们有莫名的吸引力。周边的小鱼怪全都被怪鱼尸体吸引过去了,很快就咬成了一团。他没有开那一铳,既然那群怪鱼的目标不是他们,就不要鲁莽的添乱找麻烦了。同时阻拦了巴疯子。

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撑篙的长杆儿断了,不仅需要随即应变,还需要找一个好办法离开沙海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他们不可能回头,只能往前走,就算为此丧身,老学者都不会皱一皱眉头,他要找的是不死树,但如果真出现了意外,只能心存不甘了。

老学者心底忽然冒出了作祟的沮丧情绪,在望不到头的沙海,在每走一步都有可能有怪东西的沙海。他在进入沙海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没想到情况比他所承受的范围还要复杂的多,里面不仅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生物圈,还会自相残杀,并且没有哺育反哺的正常动物的情感,不管是什么,都是一个一个冷血的怪东西。

哺育它们是本能,吃它们也是本能,不管是作为生儿育女的关系,还是同胞姊妹兄弟的关系。老学者跑过这么多地方,恐怕只有在沙海里才发生这样的情况。他沮丧现在的情势,担忧他们不能离开沙海,在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老了。

年轻时候受伤落下的病根不能让他铤而走险,现在连这样的折腾都受不了了,之前还没进漠北深处的时候,一个干尸抓住的悬令牌都让他腰酸背痛,现在一动不动连几分钟都不能坚持,这些年一到风雨天,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像打了膏药似的,硬邦邦的疼。这是他的报应啊,每到没酒喝的时候他总这样感慨。

就目前身体的状况来看,他最担心的就是快要找到不死树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突然不行了。所以他对巴疯子不听指挥的鲁莽行为十分恼火,他担心他的一根筋将队伍带到岌岌可危的地步,犯了他年轻时候犯下的错。

对于巴疯子这个人,老学者已经拿在他没办法,也实在是无可奈何了,他叫他过来,早就做好了准备,当然,是骂他的准备。

老学者忽然听到巴疯子低声喊了他几声,他侧过头。巴疯子问他,现在怎么走?老学者摇头,叫他把手里的那半截长杆儿丢过来。巴疯子丢过来了。

老学者看着手里快散开的粗枝条,也是一筹莫展,没有了鬼面藤捆着的石块,半步都走不了,人柏做成的伐也只能让他们安稳地浮在沙海上,如果没有那些怪东西的话。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他的忧心忡忡,他是这个队伍的领头人、主心骨,他要是乱了,军心就会散。马川小家伙为了给陈陈遮阳,自己身上都已经被灼伤了,他心里怪心疼的。

他复杂地看着陈陈,这个小家伙迷一样的身份不知道是好是祸,当时让他跟着队伍,就为了赌一把,结果发现他不仅牵扯着二十年前的大战,还和不死树有着密切的关系,最主要的是他肚子里的花。他竟然吃过这种花,陈陈小家伙到底隐瞒了多少?他之前说他创造这个世界,这分明就是疯话,可现在拿不准了,他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说的真话还是玩笑话。

老学者心里叹了一口气,问题是陈陈小家伙失忆了,人还像得了癔病一样,行为举止疯疯癫癫的。他所隐瞒的任何地方,对他来说,都至关重要。思忖间,他发现陈陈动了动,痛得呻吟了一下。他忙捂住陈陈的嘴,现在不能有吸引任何怪鱼的声音。陈陈又不动了。

他忽然回过神,觉得自己有点老糊涂了,不管怎么样,都得把现在的难题给解决。他把半截长杆儿插在一边的沙海里,试着撑了撑,果然不出所料,根本动不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