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老板娘的秘密(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的铃铛只有一个,马川的铃铛声不可复刻,马川是真的死了?一个活生生的马川在他面前,一个死因成迷的马川尸体也在他面前?陈陈不说话是对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没人有打断马川,他一直在说往事,还那有神秘的队伍。马川忽然又摇了摇铃铛,此时的铃铛声并不能让陈陈放松,反倒使他身子紧绷,仿佛有勾魂的鬼魅游荡。

马川手腕上系的是小铃,圆形的,上面有缕空的奇异的花纹,没有开口,没有铜舌,没有桥形纽,样式看起来像象牙球,只不过颜色古朴,形状小巧更精致而已。通过缕空的奇异花纹,里面还有两颗珠母体上镶的同心圆,看起来像蜻蜓复眼的小球,十分古怪。

尸体上的铃铛和马川手腕上系的铃铛是一模一样的。陈陈接过来的时候,连花纹上的鬓勾他都仔细地对比了几下,他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发出的声音和马川所摇的完全不同,像在酒瓶里晃动的珠子,并不太好听。

看铃铛的样式就知道制作过程十分繁复,对工艺的要求极高,更别说制作铃铛的材料都已经被那支神秘的队伍杀绝了,要想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根本不可能,况且这个铃铛如果摇晃的力度不同、方式不同,发出的声音也都不同,这使得复制的难度又加大了很多。

马川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客栈修建好了不久,王朝也陆陆续续派遣了军队过来,他们都是王朝里面的精英,个个身手了得,他们还修马道,赶走猛兽,围剿马匪,建立王朝机构,使得漠北外沿地的秩序变得十分有序。这才多少年,王朝竟然从王城外到各各要地修建了一个一个驿站,这完全是一项不可能完全的任务,后来我才明白,这一切都好像约定好了。每个人都可以从王城到漠北,后来也有了市集,形成了特定的活动区域......但是你们要知道,每一个人仍然复杂,无论是在外城还是在王城,这一点从头到尾都没变过。”

“老板娘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客栈要在鱼龙混杂的环境下生存,十分不容易,光靠我和老板娘是远远不够的,客栈的后面还得靠王城撑腰,我们也需要一些特别的手段,所以从不可能达成共识的分银下手,我们解决他们的问题,可以收拢他们的人心,我们不怕多出多少银,最怕的是他们不肯要,银能解决大部分问题,它也是罪恶之首,这一点永远不可能改变。”

在这样的世界里,你永远要提防所有人,可能是生存法则了,虽然不是人人如此,可总得小心,毕竟驶得万年船。现在马川教他的生动的一课,使得陈陈的心越吊越紧,这么长的路不仅要面对其他人根本没见过的怪东西,还要提防笑嘻嘻面对你心里却想要你性命的恶人。

现在不用面对要性命的恶人,他们正在找不死树,可能遇不到活人了。以后呢?算了,还是少想,都不一定能回来。

巴疯子没有打趣谁,这个时候声都没有吭,也没有再听,眺望着沙海的尽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思姑娘忽然问:“他为什么要给你这个铃铛啊?我在王城没有听说过有关于这样的一支神秘队伍,他知道你会死,是有占卜能力的巫师吗?”

马川摇了摇头:“不清楚,他们从未提过他们来自哪里,他们不说,老板娘也不说,我没有问过。他们好像生了什么病,不知道是什么病,客栈完成以后他们就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了。老板娘说他们的一生只为了一件任务,他们等待的人给他们的任务,而这件任务就是保护我们到漠北。”

布扎木说:“那倒奇怪,可马川兄弟的意思是说,这具尸体就是死后的你?因为这个铃铛和宫程扣没有第二个人再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无法制作出来,所以没有人冒充马川兄弟?”随后摇了摇头苦笑,“说出去的确没有人会相信,要是有一模一样的猛物尸体,我倒不会大惊小怪,但这是人,不可能一模一样的人……马川兄弟有同胞弟兄吗?”

陈陈道:“布大侠,他如果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可手腕的铃铛不可能一样啊,况且这个铃铛的制作工艺很精致复杂,少一个步骤都不可能做得一模一样。”

思姑娘对陈陈一瞪眼,道:“谁告诉你我老爹是这个意思?你就算了吧,别反驳他,他负责这种事情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