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硬战(下)(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布扎木摇头:“不太多,用材比较罕有,而且杀伤力并不太高,上手又难,一般人不会拿这种刀,通常拿这刀的不是富贵人家就是亡命之徒。”

巴疯子明显表现不屑,他道:“莫寻那贼小子不是玩的这把刀?这种刀通常都是拿来装模作样的,要说玩得转,我所见的那群人里面也就莫寻那小子了吧?看这刀痕这么明显,瞎子都能看出来是一个不会玩朴刀的人拿朴刀劈的。”

布扎木道:“不一定,也许是让别人误会他不会用朴刀而故意这样劈的。”

巴疯子不耐地咋舌:“多此一举。行了,这种事情说来也没意思,现在最有意思的是让人柏老老实实过来,这一场战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你说要翻山过去,也就脏老头做得出来。”

老学者抽出了那把刀,“马川”的脑袋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陈陈离那颗头近,赶忙到一边去。他说:“我之前还是看那人柏没有动静,只是颤动了一下,撒尿吗还要打冷颤?其实我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虽然也就过了一晚上,但早点过去总比拖延时间好吧?老学者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对个屁。”老学者骂了一句,然后蹲下身,直接用那把钝刀从腮边划开了“马川”脑袋的嘴,又纵挑开他的头颅,那颗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瓢开,成了两半。

陈陈看着直恶心,但奇怪的是,头颅的内腔并没有脑髓之类的物质,空空如也,而且内腔里面有点像干枯的树洞,在一角蜷缩着一个像虫的小球,跟个果核一样,还会伸出触手,想逃跑。

老学者捏起它,那像虫的小球还伸出无数的触手要缠绕住他的手。老学者又换了一只手捉,那触手受惊地收回,等了一会儿,又伸出无数的触手缠绕住。

陈陈说:“这东西恶心扒拉的,老学者你还玩得这么起劲,什么毛病啊你。”

老学者没理他,把那个像虫的小球仍在地上,这小虫一到地,触手就变得像分岔的树枝了,要从沙地里钻走。可山口中间的位置,是用沙掩埋的高台,里面并没有让它循迹可走的地方。

老学者又用刀将它扎在地上,对巴疯子说:“砸死它。”

巴疯子十分不解:“这种玩意儿非得要我来?”

老学者说:“你弄死的找你,我弄死的找我,你不来我来?”

陈陈心里发乐,但没有表现出来。这样一说,巴疯子就笑了,感觉他很乐意做这样的事,不,是很乐意有这种麻烦的怪东西来找他,所以不再说二话,直接一脚把那个像虫的小球踩死了。

像生鸡蛋摔碎的声音,咔嚓一下没了。下一刻,陈陈感觉整个山口在震动,沙海下面明显得传来一声古怪的尖叫,感觉要把所有人都吞进沙海里一样。

但是没有用,陈陈他们还是一点事没有。动静最大的是山口附近的沙海,他再端起望远镜,透过快要弥散的浓雾,看到那里打起了漩涡,但很快没了动静。陈陈说:“我现在觉得这个人柏越来越有毛病了,杀了它的儿子它只会气得暴跳如雷,又不敢过来。”

老学者这时说:“行了,各自做好准备,陈陈小家伙找个地势高一点的地方,拿着那什么望镜观察,人柏什么时候张口什么时候射箭,不用管是吞食还是吐食了。”

思姑娘问:“那我呢?”

老学者摸摸她的头,笑着说:“思小姑娘好好看着你的老爹布扎木是怎么解决这个难搞人柏的就行了。”

陈陈也在一旁道:“要是早说不管什么吐食和吞食,我哪里还会有这么多问题。”

老学者看着正慢慢掉落全部果实的人柏,郑重道:“准备好了,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