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硬战(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一亮,浑浊的雾气就有弥散开来的趋势,但短时间内仍看不清山口和四周的情势。听到动静的陈陈,忙问老学者:“这人柏就这么过来了?”

老学者说:“还没有,那只是一个警告,我们还没下狠手,马川小家伙的脑袋只是被砍下来了而已,他脑袋里面的果实还没死。”

布扎木将疯老头安置在一边,说:“马匪头子是否还留在这里?现在丢他进沙海,可能对他来讲是个好结果,如果没人动手,我可以试试。”他伸手抓住了疯老头的领子。

疯老头还在又哭又笑,一会儿笑得跪在地上捂住肚子,笑完又一动不动,默然不语。

巴疯子打趣道:“你会把他丢进沙海里?我以为会丢这个癫子进去的就我一个。别试他会不会害怕了,他要么是真疯,要么是装的,就这两种可能,如果非要装的,那太他娘的会玩了,反正我是真信了,只是不知道你到底信不信。”

布扎木笑着摇头:“你信,我当然就信,就怕时候他真骗了我们,咱俩要一起把他丢进沙海里了。”

陈陈一摆手,说:“好了好了,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开玩笑打趣,一点危急存亡感都没有。我不是说布大侠,我说的是巴疯子,自觉一点,对谁都好。”

陈陈竟然好意思说别人,这可是个怪事了。

马川问:“老学者,那接下来我们要如何下手?还在这个等着人柏过来吗?”

老学者看着被钉在地上的“马川”人头想着什么,忽然道:“不等它过来,我们要主动出击,等它变得暴躁以后,下手要更快,虽然很搞定,不过正合巴疯子的胃口。”

巴疯子一个起身:“胃口?得了吧,脏老头你不知道我?越搞难我越喜欢,但这不是我的胃口,要说我的好胃口,喝酒当第一,这种事情顶多算第三。”

思姑娘忙问:“那你的第二呢?”

“第二当然是他娘的抢好东西了。”巴疯子自己又在那里笑。

陈陈又说:“老学者每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要打岔,能不能听完?这样的习惯很不好,出了社会你会站不住脚的,说不定还会被上司打压,因为你老插别人的话,还不让别人说正事。”

老学者一摆手,不耐烦道:“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老头子的耳朵都要他娘的起茧了!”陈陈反而笑了,因为他听出来,老学者学的是巴疯子的语调。

山口的浓雾还是不见起色,散得很慢,肉眼可见。陈陈端着望远镜,他已经能勉强看清人柏断口处明显的伤痕了,只不过枝桠上吊挂的果实已经少了一颗,还有三四颗的样子。

陈陈问:“怎么样才能让这个人柏变得暴躁?要激怒它吗?那我现在就可以拿箭射他妈的,让它尝一尝我的威力。”

没有人答话,陈陈忽然看到镜头有什么巨大的物体东西挡住了,他再一看,巴疯子正挡住望远镜冲他笑,老学者他们已经朝山中间的位置过去了。没有人叫他!陈陈也忙跟过去。

“马川”的脑袋正钉在地上,望着天的眼睛上似乎覆了一层蜥蜴的眼膜,显得十分浑浊,但没了焦点,想必是真死了。那把钝刀擦过他的颧骨,斜着从脸颊扎透,似乎用刀面堵住了他的咽喉。

老学者看着这颗脑袋直犯难,估计在想要怎么好好解决这么个东西。布扎木忽然道:“这张脸之前的主人是被人用朴刀劈中了脸,一把并不太锋利的刀,那时候受了伤,并没有死。只可惜没看到尸身,不然可以好好判定一下,到底他是怎么死的。”

马川皱眉道:“朴刀?用朴刀的人多吗?我在客栈里面也少见那种刀。”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