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往事(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们要离开王城?他们靠什么离开?马川从未想到王城外面到底有多危险,他只听老板娘的,老板娘说离开就离开,老板娘说去哪就去哪,不管去哪,他只用跟着就好了。

离开的日子来了,马川没有期盼过,他相信老板娘说的任何话,所以不需要盼着日子,总会来的。那一天,同时出现的,除了老板娘,还有一支神秘的队伍,他们的打扮与王朝的人不同,他们穿着很奇怪,全都用厚实的兽皮围脖裹住头,只剩下一双眼睛,他们穿着马川从未见过的衣裳,连胯下的马都是第一次见。

他们像刀一样闪着寒光的眼睛让他害怕,整个队伍有十几个人,他们在路上从不多言,偶尔说话都是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声音很低沉,从来不间断停顿,奇怪的是,老板娘能听懂,还能和他们交谈。

队伍的领头人并不年轻,马川能看出来,他佝偻着背,时常咳嗽,声音苍老,但并不是老人的苍老,是一种生了病的苍老。

王城外面很危险,走了很长一段路后,马川才清清楚楚地知道,时常有让他胆寒的嚎叫声萦绕在耳,整个队伍行走地很慢,他们十分小心谨慎,但井然有序,他们杀得朝他们奔袭过来的猛兽乱跑乱窜,从未受过伤,甚至连那种闪着寒光的眼睛都没有变过。

他们到底走了多久,马川完全不清楚了,他只知道这条路走得很艰难,漫长没有尽头,虽然危险,但奇景已经将他吸引住了,他有时候想趁他们驻扎营盘休息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看看路过的那颗高耸巨大的树是怎么长成的,为什么一半枝叶枯萎一半枝叶茂盛。为什么路上有这么奇奇怪怪他从未见过的动物骨骸,还有巨大的头骨和小狗一样身子的残骸。

老板娘看得出马川的想法,她警告他而且安慰他,所以他只能按捺住自己悸动,半睁半闭眼睛地过去了。

终于,队伍走到了一面广阔的黄沙之地,那里长着奇怪奇怪的岩石,还有炎日的天光,吹得马川睁不开的风沙。领头人指着远处两座高山之间,用生涩的官话说:“在那,在那里。”

这里就是漠北。

令马川没有想到的是,在遥远的漠北里还有人接应他们,是当地人,他们的穿着更奇怪,也有特别抵御猛兽和马匪的方法。老板娘当时告诉马川说:“他们是四方势力之一,从外城的脉络里延伸而出的人,不要与他们过多接触。”

他们开始修建客栈,在两座高山之间,这同样是一件浩大的工程,他们的材料要花费巨大的力气从西边的深林里运过来,头几年无疑是最艰难的几年,比在外城里面还要艰难。马川和当地人学习,学习他们生存的方法,学习他们杀人的技术,学习他们在恶劣的天气里如何生存,他像一个野人了。

几年后,客栈终于修成了。风尘客栈是老板娘起的名字,她说他们在风尘里来,风尘里去,以后的日子,更要漫长,无数的人会涌来漠北,人一多,那就是真的风尘了,纷扰漂泊的江湖暗无天光,没有尽头的等待就要开始了。

马川还是不懂。

领头人仿佛没有了时日,他叫马川去他的榻前,亲手给他系了一个宫结扣,还绑上了一个精巧古朴的铃铛。他说:“这个铃铛的是那一日在漠北突袭我们猛兽头领的骨子制成的,世上只有这么一个,因为这一类的猛兽已经被我们杀绝了,为了就是让你知道......”

他说了这么长一番话似乎很疲倦了,他咳嗽了很久,最后摇了摇手,又道:“就是让你知道……这个铃铛只有一个,就戴在你的手上,宫结扣也就我能解开,我要死了,接下来要教给你。记住了,你什么时候解开就说明你已经死了,千万不要去想细究。”

领头人看了马川很久,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因为,所有的一切已经注定好了,这是我们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