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硬战(中)(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学者没有理他。那疯老头几乎要抱住“马川”的尸身打滚了,“马川”张口要从嘴巴里吐出什么,但到中途又闭上了,忽然也抱住他,两只手伸长,冒出了枝条,又把他捆了个结实。

陈陈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把绳子给解开了!”没有人说话,到现在这个关头,解不解开绳子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马川两只手抱住他,在胳肢窝的地方又长出细长的枝条,当作前肢,爬行回转,朝山口又慢慢爬去了。

眼见就要功亏一篑,陈陈比谁都着急,见老学者没反应,他忙提醒道:“他要跑了!”这时,布扎木突然从洞口出来,他一边擦干净身上的天山岩粉末,一边对老学者:“我去把那东西引过来。”老学者显得很诧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巴疯子笑道:“头一次见老布这么主动做这种事,这可是怪事了。”

布扎木反拿着那把钝了的小刀,矮着身,从一边的石块,猫到另一边的石块,动作又快又老练,在到中间位置的时候,一个翻身纵跃,故意发出了踩碎石块的声响。“马川”像没听到,布扎木一笑,拾起碎石子,打了在疯老头的身上。一直抱着“马川”的疯老头,痛得蹭地一下抬起头,看着自己慢慢朝山口的人柏逼近,舒心的表情一下变得惊恐,他大喊大叫,开始胡蹬乱踹了。

“马川”歪着头看着他,喉咙滚动,发出嗬嗬的声音,突然张开嘴,伸出了像触手一样的虫,要往疯老头嘴里钻。也不知道疯老头是真疯还是假疯,他立马闭上了嘴,惊恐地挣脱,可那虫已经爬上了疯老头的脸,有钻他鼻孔的趋势。

又是一颗石子飞过来,直接打歪了“马川的”脑袋,那像触手一样的虫,受惊似的钻回了“马川”嘴里。见打中了“马川”的脑袋,布扎木立即躺在地上,学者疯老头的动作,开始大喊大叫,胡蹬乱踹。

陈陈笑道:“这布大侠学的也太像了,要不是亲眼看到他这样,光听喊声的话,我肯定会以为这俩人是一个德行。”又对思姑娘说,“布大侠到底是你的谁啊?感觉你们的关系很复杂。”

思姑娘没空理他,一直紧张地看着布扎木。

没有天山岩遮盖的气味和疯老头一模一样的喊声和动作似乎都在吸引“马川”的尸身,他看着面前的疯老头,又看着在中间位置胡蹬乱踹的人,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他面无表情地朝布扎木过去了。疯老头一直在叫:“好儿子乖儿子,快放老爹下来,老爹下来给你吃好肉好酒。”也一直胡蹬乱踹地挣脱,“马川”的手部缠绕伸出的枝干牢固得跟个铁笼子一样,硬生生钳住他,根本挣脱不了。

疯老头忽然呜呜地流了泪,他道:“老爹不再丢下你,老爹还要给你好酒好肉吃。”“马川”的尸身已经离山口有一段距离了,离布扎木也越来越近。

老学者松了口气,这时道:“行了,过了理想的位置,一有不对劲就可以动手了,不过,有布扎木这家伙一人就足够了。”

巴疯子靠在一边,枕着头:“那正好,我也想多休息休息,给老布记上一账,下次有机会请他喝酒。”

布扎木没有再喊没有再踹,他嘴角露有笑意,他正看着要贴上他脸的“马川”脑袋。近在咫尺,布扎木连心跳都没有加快,他甚至都看清了“马川”惨白脸上发皱的褶痕,还有翻起白肉的伤口。

“马川”脸上的伤口很钝,虽然无法辨别,可布扎木还是认得出来,不是他伤的,他出刀很快,也从来不留下伤口,这是朴刀劈出来的,只有朴刀的刃才能劈出弧形的伤口,才能将一半的脸皮活生生地剥掉。

“马川”脑袋这次没有张开口,而是伸出生长的枝条捆住布扎木的腿,要将他拖走。就在要触及到他腿的时候,布扎木突然出手,他用手肘和另一只手扣住“马川”的脑袋,向后一翻,一拧,没有骨头扭转的声音,“马川的头”活生生拧过了一百八十度,那没有生气的眼睛似乎没有了焦点。

布扎木一手扼住“马川”脑袋的下巴,一手反拿钝刀,刀光一闪,他已经提住了“马川”的脑袋。那双没有生气的眼睛彻底是没了生气,下一秒,只听“叮”的一声,那把钝刀直接将“马川”的脑袋钉在了地上。

捆住疯老头的枝干松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脑袋失神了,他突然抬起眼,恶狠狠地盯着布扎木,咬牙切齿道:“你杀了我儿子杀了我儿子!我要杀死你杀死你!”他扑上他。

结果可想而知,布扎木拖着疯老头过来了,地上的疯老头又哭又笑。

陈陈突然一抖,他明显听到山口位置的人柏震颤,要从沙海里钻出来似的。

而这个时候,天刚好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