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马匪头子(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打算全盘托出?他要告诉他们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他不打算,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不仅仅是他认为的别人把他当作神经病,从黄起敏捕捉大鸟拿的望远镜来看,事情远远来得就没有那么轻松,而且在他们寻找不死树的途中,老学者拿出了可能是黄起敏手上同样的一件望远镜,他说是有人送给他们的。那个人知道他们能用着,事实上,还真用着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事情变得复杂了,复杂的事情还是少说话,这是他的老底,现在他反应过来了,无论是面对谁,小心一点总有好处。

陈陈说他来过这里之后,老学者的反应最大,巴疯子眉头一挑,和思姑娘一样觉得他累垮了,开始说胡话。布扎木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陈陈,马川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在某些方面,其实是关于陈陈迷一样的身份方面,他从不过问多问什么。如果陈陈想说了,他自然愿意在一旁听他说。

老学者像触了电一样回头,问陈陈:“你说什么?你说你来过这里?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什么时候?”

陈陈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老学者连发炮一样的问题。

老学者几乎冲过来抓住陈陈的肩旁,他激动道:“你怎么来的?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你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因为你来自另外一面未探索的区域?还是仅仅是玩笑,是不是?”

陈陈没想过老学者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他有点发愣。布扎木这时道:“樗老,别这么着急,陈陈小兄弟还需要休息,等他缓缓,他累坏了,记错了也有很大的可能。”

巴疯子也道:“真不知道你这个脏老头为什么对这个傻小子的胡说八道这么感兴趣,我估摸着你俩的话只有你俩能听懂了。”

老学者反应过来自己情绪过激,苦笑地叹了口气,他坐在一边,说:“陈陈小家伙,你说的事情对我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一个字都不要落下。”

老学者这样的反应,陈陈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他勉强撑起身子,想要有石块支撑自己身体,等他靠在石块上,调整到目前让他最舒适的姿势的时候,也想好怎么说了。

他道:“一年多前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了,我看到了黄起敏,同样也碰到了鬼三尾。黄起敏引来捕捉到了一只全身灰黄的大鸟,它身上的颜色比沙漠更深,有长长的喙嘴,翅膀是残缺的,脚蹼也很大,在沙海里行走自如。”

没有人说话,陈陈见所有人都等着他说下去,继续道:“黄起敏的目的是想用这只大鸟,引出那只鬼三尾。我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契机,只是知道鬼三尾如果吃了大鸟,会长出残翅,能飞起来。按照我所理解的,蜥蜴能飞,那就是龙了。我也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龙是什么,反正在我看来,是非常邪恶的东西。虽然鬼三尾并不是龙,它的头是人的头。”

“不过,黄起敏并没有让鬼三尾吃了大鸟,相反,还把它打晕了,最后当着我的面放走了大鸟。其实我一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放走那只鸟,再后来来了一群马匪,黄起敏就把我丢进了鬼三尾出来的那个洞里,那个洞下面是一个墓,我怀疑里面有很大的空间,也就是在那里,我看到了墓和鬼三尾构成一体后,才能看到不死树的构图,还有上面描述鬼三尾的壁画,说它自己生了自己,也去了很多说不出名字的地方,还经历了一场十分惨烈的大战。”

陈陈看了他们一眼。巴疯子低着头,手里丢着小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布扎木靠在一边,马川看着他没有说话,思姑娘在走神,老学者皱着眉,思索着什么。

“我从墓里面出来之后得到了一个破盒子,我记得我把它丢了的,后面一直往前走,然后碰到了沙尘暴,我以为我又要死了,实在坚持不了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到了客栈,那个竟然破盒子也跟来了。我其实怀疑是黄起敏在后面跟着我,谁知道他死了。老学者你也知道的,我都和你说过了,破盒子里面是畏兽图,钥匙一直在我身上,那么久我居然没有发现。”

陈陈保留了对他来说比较关键的几点,他没有说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说从墓里出来以后就到二十年后了,也没有说他是来自另外的一个世界,与他们完全不想干的世界,更没有说这个世界是由他创造的疯话。想想自己之前对老学者胡说八道,真想给自己一耳光。

老学者等到陈陈说完以后,才说:“你之前说的墓,就是这里的墓?小家伙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陈陈摇头,他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他构建的场景,只是为了让黄起敏更好的抓鸟而已。

老学者说:“这里是漠北的最后一道屏障,过去了这一道沙海,就是从未探索过的区域,在我这个老头子的地图上还是一片空白,谁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谁也无法保证那里有什么,也许沙海没有尽头,也许我们去了终究会渴死饿死晒死在路上。”

陈陈奇道:“畏兽图所示的地图上面没有标识位置吗?”

老学者道:“老头子的地图是老头子的地图,畏兽图的地图是畏兽图的地图,不能搞混了。况且说不准、无法琢磨到的事情,谁也无法保证,畏兽图上面所示的地图大部分只有路线,没有讲会经历什么。”

布扎木这时道:“陈陈小兄弟,你说的那个洞,也就是你说的,你那位朋友把你甩进的那个洞,是在这里?那在何处,能否具体说说。”

陈陈说:“大概在中间的位置,比较靠近山口,但离山口还有一点距离。”

布扎木冲陈陈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肩旁,出去了,他要找到陈陈所说的洞到底在哪,确定他是累坏了说的胡话,还是属实。其实他心底是愿意相信陈陈的,但他必须要去确定一下。他在武罗司这么多年,自从当上队长以后,接受王朝颁发的秘密任务,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面对过众多难缠的东西,也下过海,年轻的时候还参与了勘探领域的任务,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鬼三尾这样的怪物,能够吸收光亮,也不敢相信,会有一个叫黄起敏的年轻人,把那样的怪物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陈陈看着布扎木走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刚开始见到的黄起敏,他也是在那个位置,替大鸟取下了沉重的铁夹。

巴疯子突然叫了一声傻小子。陈陈忙回头,发现巴疯子没有看他,看着地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说的那个人,叫黄起敏?”

陈陈说:“是。”

巴疯子靠在了一边,看着石洞的顶,说:“他的名字很奇怪。”

陈陈点头。名字是他起的,黄起敏这样的名字确实有点奇怪。

巴疯子问:“他为什么要叫这样的名字?”

陈陈摇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