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共生的虫(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学者一拍脑袋,连说:“老糊涂老糊涂......”他叫马川把包甩过来,自己则在里面找些什么。陈陈凑进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还真是包罗万象,什么罗盘、绳索、火折子,像苇杆一样细长,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他还看见好几支弓弩和可以组装枪铳一样的武器。

陈陈忽略老学者要找的东西,那个挤在弓弩和枪铳的条隙间,还在轻微挣扎的古蜇虫。老学者把这东西挑出来的时候,陈陈还没做好准备,自然退了几步,他对这个咬他的东西已经有了阴影,现在背后还在麻。

陈陈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这样要命的虫,它正仰倒在地,后肢还在抽搐。这虫不像虫,像软趴趴的脊椎动物,他开始就觉得像一只褪了毛的小猴子,它的皮很薄,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的内脏器官,在胸部正中心的位置,还微弱地闪着蓝光,天一亮就不怎么明显了。

陈陈一直以为这蓝光就是虫呢,没想到是它的心脏。没有肢没有尾,光溜溜的身躯上就只有六条像触手一样的脚,仔细一看,上面还扎了细微的倒钩,腹部往下一点的位置,有一条不严重的刀伤,看样子是扎出来的。

伤口的周围流出了像墨水一样的液体,似乎凝固在一起,正在愈合伤口一样。这下就该陈陈吃惊了,他忙道:“来看来看,这个鬼玩意儿会自愈!”

老学者感叹道:“没有老谷给的阴牌啊,这么多装备还没处换,他还是念旧情的啊,念旧情......”

分明是答非所问,陈陈跳起来道:“我说的是这虫会自愈,自愈!”

老学者头也不抬,一边组装枪铳,等发出一声咔嚓的机栝声时,才说:“行了行了,别这么大惊小怪。这虫死不了,受了重伤一动不动等着痊愈,除非首先把它脑袋砍了,但这虫一窝蜂一窝蜂的,哪有什么机会一只一只砍脑袋,所以这东西很难搞,最好不要碰见,碰见了准得跑。”

马川用小刀把它挑了个面,让它趴在地上走两步,还是一动不动。

老学者又说:“我叫马川小家伙弄来一只虫啊,就是想给你们看看,我们每一步都不是闹着玩的,不要鲁莽不要乱来,”说到这里还特意看来一眼巴疯子,“英勇的跳虫勇士,还不过来走两步?”

巴疯子坐在一边没反应。老学者笑了笑,对马川说:“用刀把它后壳撬了,看看它原本的样子,这虫怕光,光一照准得动,还会动来动去。”

这可稀奇了,怕光还天亮觅食,难怪寄居在尸骨里还要弄成焦黑焦黑的颜色。

马川踩着虫的后端,直接用刀从背和后壳的接隙处挑开,焦黑尸骨形成的后壳似乎长在它后背一样,像血痂那样撕开的时候,那虫发出吱吱吃吃痛的叫声。

后壳一掉落,那虫被光一照,其实也不大,太阳还没到一杆儿长呢,就是天没亮多久时候的光照。要被烤熟了一样,痉挛抽搐地还要往阴处爬。布扎木取下小刀,一甩,直接把它钉在了地上。

陈陈这才看清楚它的脑袋也是光溜溜的,拳头大小,当然,是他的拳头大小,不是巴疯子的拳头大小,眼睛凹进眼窝,亮晶晶的,只不过这时显得混沌。最重要的,是它没有鼻,伏地魔似的脸,口器就只有一个紧凑的洞,跟菊花差不多。

它的嘴会微微扩张,跟呼吸一样,同时还会探出条蚯蚓模样的另一只虫,想必咬陈陈的就是这个玩意儿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