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司巴神人柏(上)(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比之前还要窄、细长延伸,弯曲的像个倒“ U”的通道,前后看不到尽头,头顶上一道明亮亮的光。

巴疯子要砸,老学者又拦住了。他十分不解,不解到还是用刀劈砸进了山体里面,这里的整体岩块像干涸的黄土,劈起来没有之前那个费劲。不过巴疯子也只是砸进去而已,没有动手,这一次,他等着老学者发话。

老学者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待着,好像在听什么动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陈陈心一紧,心说不会又有什么怪东西吧?他没有听到怪东西的动静,隔了一会儿,才发现是山石摩擦山石闷闷的咔咔声。

山石在慢慢移动,声音不大,蹑手蹑脚才能勉强听清楚。

老学者小声说:“都听到了?”

都听到了。

陈陈低声问:“思姑娘不是说了山石在移动吗,听这个干啥?”

老学者说:“听规律。”

细长的通道里再次没了说话的声音,只有山石那走走停停的摩擦声。陈陈好像听出了什么,他感觉这个移动声,像一个穿着拖鞋的跛子,那只跛脚拖在地上,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会儿再走。

老学者又说:“等它停的时候再砸。”

停了。巴疯子回抽刀,刀身一转,抓住刀背,用刀把一顶已经被砸劈得龟裂的口子,很快又开了一个脑袋大小的洞,再顶,又往下塌了一点。这条细长的通道不好施展手脚,要不然巴疯子肯定不会用这么有耐心的方式。

巴疯子的最后一踹,整个都塌了,口子里面黑漆漆一片,头顶的天光照进去都显不出轮廓。这样的黑暗让陈陈觉得熟悉,几人看了一眼,巴疯子最先进去,随后又出来了,他说:“真他娘的黑。”

老学者又扎起了火把,不够人手一个,之前打虫的时候就掉了好几只,所以陈陈没有,他愤愤道:“区别对待,区别对待!”

老学者叫马川护着陈陈,走在最中间,陈陈这才好受点。布扎木取回刀,说:“这虫都要长在我刀上了,拿它如何?”

老学者道:“砍了它的头就行了,嘴巴里还有另一只虫,别忘了剁了它的脑袋。”

布扎木的刀很快,那虫还来不及惨叫,头就一分为二,陈陈还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它头没了的时候,身上墨汁一样的液体也不流了。

布扎木挑开它的口器,发现它还是有牙齿的,尖尖的,密密麻麻,藏在软腭上面,另一只像蚯蚓一样的虫就寄生在它的后颚咽喉往下的位置,正在那扭来扭去,只见刀光一闪,蚯蚓一样的虫也没了动静。

老学者说:“那条细长细长的虫可以说是古蜇最重要的部分,差不多是心脏,发光的地方就是长虫的卵,它钻进人的骨头里面开始寄生,古蜇虫也开始吃死尸,一吃完差不多就死了。死了以后呢那长虫发光的卵也慢慢长大,长大一出来又是一只古蜇,这样一直繁衍,你说头不头疼?”

陈陈又想起来他被咬了,忙说:“这东西不会钻到我骨头里去了吧?我靠,我发现倒霉事情全我一人包办了。”

布扎木说:“陈陈小兄弟别慌张,它只是咬了你一口而已,还没钻的时候它的脑袋就已经被我砍掉了。”

陈陈说:“你可别骗我,害死我你是要坐牢的。”

通道里仍是一片漆黑,就算他们扎了火把,举得再高,也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巴掌大的地方,跳动的火光似乎裹上了一层浓稠的黑雾。

陈陈说:“这里也有鬼三尾的鳞片,我们是不是要小心了。”没人说话,老学者凑上前,贴在石壁上看了一阵子,说:“不是也有,这就是之前的我们来过的地方,上面还刻着鬼三尾和人柏的大战,陈陈小家伙,过来看看。”

陈陈也凑上前,发现还真是,记录区域的带子周围还是一排排一列列像蛇部腹鳞的鬼三尾鳞片,只不过雕刻长藤节点位置嵌的炭人球不见了,褶皱龟裂的地方被爬山虎之类的蕨类植物挡住,看起来十分潮湿。他说:“我们还是要小心,炭人球不见了,肯定是虫子分开觅食去了,谁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思姑娘快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出口。”

思姑娘想也没想说:“没有。”

老学者用火把烫开挡住的植物,原本嵌了炭人球的位置,慢慢显出一个屁股大的洞,陈陈一看,发现洞外面是一片开阔的褐色地表,不远处的地方就是沟壑的上坡路。他喜道:“谁知道这里就是他妈的出口,谁知道转来转去,出口在这里。早知道当时就把那个鬼东西扒下来看看了。”

马川问:“能出去吗?”

陈陈上下打量巴疯子,说:“如果是他,估计够呛,我怀疑他脑袋都过不去。如果是我们,应该能过去一个脑袋。”他望着思姑娘笑,“你说,这个洞是谁发现的?”

思姑娘说:“樗爷爷。”

陈陈摇头:“不是,是我发现的。刚才其实是我偷偷叫老学者烫开那些杂七杂八的鬼东西,让他悄悄祝我一臂之力,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吗?我的意思很简单,这个洞是我发现的。”

思姑娘说:“然后呢?”

“问你”

“问我?”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