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司巴神人柏(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其实已经没有知觉了,那一刻,破风的刀吟声被拉得很长,那种从空气里挤出来的细吟,让他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耳边调皮地吹银元,铮铮的声响,也许是灵魂被击出天灵盖的声音。

他的思绪一下拉到了远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快死去的时刻,会感觉到时间静止了。陈陈的眼前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清,但他很清醒,不仅觉得自己要死了,还觉得现在所在的位置出奇得大,像在空阔漆黑的山谷里。

他有拖延时间的能力?陈陈笑了笑,可此时,他竟然听出了思姑娘的嬉笑声,可他从未见过思姑娘的笑容,正荡在山谷里,闯进他的耳朵,紧接着又是老学者的呵斥声,一想到他骂巴疯子的模样,陈陈就觉得好笑,但他也没能想到,再一次的死去,是死在巴疯子的手里。

陈陈有点心酸,他又要死了?人总要死的,可有点舍不得,明明有冷着脸对她好的老板娘,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可愿意听他说话的马川,有女扮男装怎么都扮不像的思姑娘,还有博览群书又老不正经的老学者。

其实陈陈错了,在马川那一点上,他觉得自己总结得不对,马川并不是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相反,他对什么事情都有兴趣,只不过在漠北待得太久,已经麻木了。

在陈陈看来十分新鲜的事,对于他来讲早就不足为奇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随老学者去营盘听故事,更不会现在和他待在这个怎么转都转不出去山石迷宫里。

不过,他已经要死了,如果给他一次机会,再一次死去会回到之前的世界,他会怎么选择。陈陈也不好说,如果之前是毫不犹豫,那么现在就是无法抉择。

突然,山谷里面的思姑娘的笑声和老学者呵斥声都被一种惊恐的声调代替,他们变得十分慌乱着急,仿佛有鬼怪在追逐,最后只剩下他们竭斯底里地大喊:“快跑!”

陈陈浑身出了冷汗,心被捏紧了,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了?快跑?跑什么?可他什么都动不了,也什么都做不了。下一刻,陈陈的领子一痛,灵魂好像被疼痛拉扯回来了,猛地清醒,原本能砸烂他脑袋的大刀,现在能眼睁睁地看到它从自己眼前横劈过,上面的奇异的花纹都被带得扭曲,强劲的刀风刮得他脸生疼——他是被人揪过去了。

他摔倒在了另一边。没有了鬼三尾鳞片的洞口,在巴疯子卯足劲、带着杀意的刀势下,如同大坝决堤,至洞口到另一边的石壁整块炸碎,轰然倒塌。

天是亮的,混乱中的陈陈看见了,前面的洞口已经没了,现在的口子像一扇开敞的大门,完全足够他们跑出去,不管灰、沙、石末儿、有没有弥漫在他眼前,只要起身跑出两步,就能出去了。可他全身好像被麻痹了,怎么都起不了身,他咬着牙,手臂摇摇晃晃支撑着身体,倒塌的石块不知道有没有砸在他身上,他感觉不到,因为他没有知觉了。

接着,他被人提起来,他吃惊地回头一看,是巴疯子,他脸上没有笑容,但显得很轻松。陈陈同时也看到了边打边退,险些摔倒又被马川扶着的老学者;布扎木挨他近一些,思姑娘正在朝他赶过来。

下一秒,陈陈被抗在了肩上,他清楚地看到所有人都退出去了,而那些古蜇虫并没有追来,一个一个有焦黑尸骨后壳的虫护着被老学者打掉后壳,露出接近透明身躯被太阳光直直照射的虫,其他的虫群叽叽喳喳,一个接一个爬上一个,用尸骨后壳对着太阳的位置,堵住被砸塌的口子,筑成了一道黑色的尸骨墙。

所有人都没有事,陈陈才敢松口气,他一下就软了。等到了安全的位置,巴疯子才把陈陈放下来,这是沟壑半腰的位置,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陈陈这才感觉到自己脸上有点暖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往下淌,伸手一摸,粘稠粘稠的,还有点疼。

是血,他脸上受伤了,是被巴疯子的刀风刮出来的。巴疯子笑道:“你没有死。”陈陈觉得自己应该跳起来打他一拳,但是他没有,他觉得自己很累,最后只是无力地摆摆手,道:“别说话。”

巴疯子又道:“老布救了你,你应该谢谢他。”

陈陈道:“我应该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巴疯子道:“别着急,现在才刚刚开始,之前的经历只是打打闹闹,受不了可以回去,我送你。不得说一下的是,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只是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傻小子你鲁莽了,那样的方式不异于找死。”

陈陈本来想抱拳对他说很好,但发现自己的手一用力,肌肉就胀痛到不行,他抱不住拳,只是说出了:“很好。”他看着前面不远处高大山石周围的一片狼藉,心说自己是劫后余生?太阳不大,但他能感受到温暖。

读过书的陈陈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