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再次(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终于知道巴疯子为什么要叫巴疯子了,不仅是行动不听指挥,而是面对关乎存亡的危机瞬间,做出一系列惊人的举动,他好像不在乎自己的命,好像都在玩闹一样。

他将塞满装备的牛皮包袋甩给离他最近的马川,又咧开嘴冲他笑了笑,笑容里带着玩弄的痞味,自己则取下那把粗矿的刀,用刀缺的一角随意抵在石壁上。

一个转身,划出一道炸起石渣有刀痕的坑,他朝前面走去,保持动作不变,粗矿的刀刃划着石壁发出摩擦声音,那种连续不断的咔吱声,每一节都像对那些恶心虫子的挑衅。

他朝汹涌而来的古蜇虫群过去了,陈陈感觉他的转身像诀别。巴疯子道:“要想出去,只能砸了这个破迷宫。”

古蜇虫群的叫声越来越近,陈陈已经严重感觉这个声音十分嘈耳,像无数只老鼠为了求偶在他耳边叫(和谐)春,他同时感到心烦意乱,有一种极度恶心的反胃感。

最后,他才想起来,古蜇虫是真真正正朝他们过来了,他又一次本能地大叫:“跑!”

他一个转身,撞在了布扎木的怀里,布扎木没有动,他冲他喊:“跑啊!快跑!那些东西吃人。”又急急转过头冲巴疯子喊,“你干啥去!过来,跑啊你这个疯子!”

巴疯子停下了,不过他没有回去,而是一个转刀,反手抓住一体的刀柄,狠狠对着已经划出深深刀痕的石壁一个暴击,没有轰隆,是沉闷的铛声,像一鼓大锤打在了钟上,狭而长的通道里明显震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倒。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涌在最前头的古蜇虫像被什么掀翻了一样,一声声吱吱的惨叫,又被后面的虫浪吞没。虫浪翻滚的速度减缓了一点,但十分不明显。

虫群蓦地安静了半秒,紧接着又猛地向前扑来,照这个速度,如果老学者他们还没有反应,六秒钟不到,他们肯定会被这群恶心的东西吃得尸骨不存。

陈陈开始担心最前面的巴疯子,就算他再厉害再牛比,面对这样没人性的虫子,能有什么胜算?他又不是钢铁侠!这里不能跑又不能退,他急道:“就算跑不了,最起码不能无动于衷吧,你们不动,我过去帮他了。”

他有时候怕,有时候又不怕,陈陈在这一点上很奇怪,后来他才弄明白,当他认为只有他一个在的时候就不怕,当有人能够帮助他的时候,他就怕,人就是这样,巧的是,陈陈也是人,心底始终有善意的人。

老学者抓住他,道:“胡闹什么!你过去给那些东西开荤?给巴疯子添乱?老老实实待在后面,还没有到最好的时机就不要乱来。”他转过一侧,急忙对布扎木说,“看着思小姑娘,同时注意陈陈小家伙,别让他乱跑了。”

布扎木没有答话,但他把陈陈和思姑娘护在了身后。老学者挤过去,从马川手上拿起牛皮包袋,从里面取出一件可以拼装的枪铳,他夹在腋下一边组装,一边示意马川往后退,等他完成的时候,离巴疯子还有两步半的距离。

虫群已经扑来,陈陈都能看清楚,在它们寄生的尸骨下那幽得发亮的眼睛,像躲在暗处的蝙蝠。而那群疯狂虫子的进攻,对此时的巴疯子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

老学者喊道:“巴疯子!开始了!”

巴疯子一声大吼,一字一句笑道:“好极了!”他这次用的力比平常都要重,那一体的刀把彻底被砸进了石壁深处,他的双手紧握,如同拉磨那般艰难地移动。很快,石壁出现了倒塌的裂痕,巴疯子一股劲,他用厚实的肩膀顶住刀把,猛地一撬,石体下半部分下陷,上半部分倒塌,大块大块砸落的石头挡在了通道中间。

可这还不够,巴疯子再次砸进石体,他要彻底拦腰斩断这个怎么转都转不出去的烂通道。整个通道开始震动,石块掉落,陈陈头顶上的炭人球都要下落的趋势。古蜇虫群并没有被阻挡多久,成群的虫又从石与石的缝隙里钻出来,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思姑娘叫道:“樗爷爷!打!”叫出的同时,老学者的枪铳已经打出,几声连环的炮声炸起,前方吱吱的惨叫不绝耳,被气浪掀起的虫群像死鱼一样掉落。

可那虫的数量太多,死了一小波还有一大波,这样的通道里明显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震动得越来越剧烈,随时会倒塌一样。

老学者边打边退,就算弹药在脚边,也要忍受余波,把虫子炸开。他已经退到巴疯子的旁边了,老学者急道:“快!要命的东西数量太要命!”

陈陈在一旁干着急,他大叫:“炸开通道!炸开通道!”又几声炸响之后,老学者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都他妈不要命了!炸开这里承受的梁一断,被虫咬死之前也得被埋喽!”

喊叫间,有的虫已经跳上了老学者的脚,开始朝他身上爬,老学者一个打滚后退,直接敲死了几只。可现在,巴疯子已经被他遗留在前面了,无数只虫跳上了他的背,巴疯子不管不顾,任凭它们撕咬,自己仍然要死命地拦腰切开那石壁通道,可就差一点点,巴疯子要被虫群吞没了。

就在此时,马川突然跳出,他的外衣已经被他扯开,像裹被子的一样裹住巴疯子的身子,然后一拧,成群的虫子被带出,直接砸在了一边,剩余的虫子,又被他拿小刀利索地挑掉了那像手一样的腿,确定他身上无虫后,立即上前帮助巴疯子推刀。

霎时轰隆一声响,那破烂的石体终于开裂,残桓横断在通道里,无数的虫子被压在倒塌的断石下,在他们的右侧出现一个容人进去的大口子,可偏偏不巧的是,陈陈他们头顶上的炭人球开始碎裂,像炸起的蜘蛛窝一样,密密麻麻地往下掉。

陈陈发觉到了异样,因为有好几只掉在他的头上,那种有小脚的恶心触感在扎他头皮,一下就让他炸毛了,一句句卧槽卧槽喊出来,一边条件反射地用吃奶的力把它们打下来。

有一只正好抓住了他的手,陈陈甩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它的全貌,像脱了毛的小猴子背了一个焦黑的后壳,它的眼睛躲在暗处发亮,和蝙蝠差不多,它身上又有六只脚,和触须无异,反正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布扎木替他料理那些虫,可这些鬼东西前后夹击,十分难搞。老学者朝勉强缓冲虫群速度的断石后打出最后两发弹药的时候,对后面的人喊:“跑进巴疯子砸开的缺口里面!快!”

巴疯子已经全身是伤,他抽出刀后冷哼一声,直接跳进了虫堆里,这一点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马川拦都没有拦住。老学者气急败坏,“巴疯子,你个疯子!疯子啊!”

又急冲冲地冲后面的人喊:“还愣着干嘛!疯子再给你们争取时间!快进去!”

他们往前所行的通道,是高大山石之间形成的缝隙,因为纵横重叠,所形成的山体之间的道路曲折迂回,之前在老学者带领下,随着通道笔直往前走,当然,是他们认为地笔直走,根本没有管其他绕七绕八、错综复杂的路。可就在经历一段黑得诡异的通道时,他们又莫名奇怪地绕回了原来的位置。

况且,陈陈他们又碰见了能吸收光亮的鬼三尾的鳞片,他认为不是巧合,这样的通道应该不止一处,而且问题肯定就出在这段具有故意设计意味的黑暗里。希望思姑娘的发现,能带来更多的头绪。

陈陈最后一个到,思姑娘所说的洞可是一个大洞,其实说洞也有点不恰当,说成在山体间开凿的隧道还差不多。陈陈一看到这个隧道就恍然大悟了,想必老学者他们也弄清楚,为什么一直笔直走,却到了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