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重复的动作(四)(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跟着队伍再次进入的时候,他不小心瞥到蹭了他手臂的豁口,那是巴疯子拿刀砍出来的,呈倒扣的碗状,向下炸裂蔓延开,里面混着黄土泥掺夹一截奇怪的东西,他停住一看,发现是一根断了的腿骨,上面排着密密麻麻的小孔,十分不规则,感觉是被无数个尖牙利齿的怪东西,咬了个通透。

其他人似乎没有注意到陈陈已经停下来,他喊住他们,说是这里有发现。老学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吃惊,相反还比较平静,他说:“这是人的尸骨,是被活生生吃掉的,就算没看见这个,我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这里肯定大规模死过人。”

老学者没有说为什么。陈陈的承受能力比他自己想象的强,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一个特别的坏消息,看到那黑乎乎的炭一样的人球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里有怪东西的打算。

马川说:“这一截腿骨裹在黄泥里,而他们又把原本的山石凿空,填上这些黄泥,然后抹上一层天山粉末儿和成的泥,冒充大型的天山岩,是为了什么?如果单单是为了故意设计,阻挡前行的道路,何必费尽心思凿空里面呢?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他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自己又道:“不过,这能证明在此之前,就有危险发生,在实施这个计划的途中,应该发生了什么意外,导致有些人惨死,这里的地表又不适合埋葬,所以慌乱地把尸身丢进了里面。我想,他们肯定把这场祸事应付过来了,不然我们不会看见这么多假的天山岩。”

老学者没有反对马川的说法,只是警告巴疯子别鲁莽,然后告诫其他人接下来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之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肯定不是运气,而是没有触发到什么,所以他们重新规划了队伍,由巴疯子在队伍的最后面,陈陈在马川的前面,思姑娘带队,老学者在后面保护。所以现在队伍由前到后的排列是:思姑娘、老学者、布扎木、陈陈、马川、巴疯子。

随后,队伍又再一次进入到了这个诡异的迷宫里。

陈陈越往里走,他越发现思姑娘所说的里面的结构会移动不是没有道理的,巴疯子砸塌一个口子后,山石之间形成的通道也变了,他们进去后,明显感觉到了。

石壁比之前要粗糙很多,还有风蚀的痕迹,比陈陈高一个头的地方,断断续续有一个向外推起的沙坑,就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打出的巢,数量并不多,大约走个五六步左右,才能看见一个。

陈陈想试探地碰一碰,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风化的巢穴,刚抬起手,还没够到,就被身后的马川抓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陈陈懂,一直都懂,只不过有时候实在控不住自己的手。

陈陈冲他笑了笑,然后说:“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吱一声,我肯定立刻跳在你前面,正儿八经地保护你。”

马川不忘提醒他:“你本来就在我前面。”

再继续向里走,连没有月光的光都不见了,两边的山石变得倾斜,慢慢地,岩石顶部的纵边搭在了一起,像一个冒尖的帐篷,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个时候,在前方的思姑娘停下了,整个队伍也停下了。没有风声的通道沉默了近三秒钟,思姑娘突然开口道:“不对劲了。”就算她不说,陈陈都感觉到了,可当他顺着思姑娘的手指,往上看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不仅仅是气氛上,还是正儿八经出现在他面前的了。

搭纵在一起冒尖的岩块逐渐平缓,在思姑娘不远处位置的时候,已经像铺了一层油腻腻的青石板砖一样,挂在头顶一直往下延伸去,而在青石板和石壁的沿接隙边,有一坨坨黑乎乎的人影,正是之前嵌进山石体里一截的炭人球,杂乱地在前在后,与鸟筑的巢无异,它们各呈奇异的姿势,或拥抱,或用手脚对住他们,十分诡异。

没有人动,没有人说话,现在的气氛,确实有点奇怪。

陈陈开口问:“要不要进去?”思姑娘没有立刻决定,她首先看了看老学者,队伍里他是领头人,关键的时候,还得他果断决定。

老学者问布扎木,他们进来多久了。布扎木说快一刻。老学者沉默一会儿,好像左右衡量利弊,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走,他说怕就怕在出意外,半个时辰来回应该不成问题,时间不充裕,但进退有度。

其他人没什么表示,由思姑娘带头,跟着老学者继续走,好像在他们看来,这样程度上的危险算不得什么。陈陈倒觉得老学者衡量的弊在于他,如果没有他,老学者肯定很痛快地直接进去了。

现在有点黑,但黑得不诡异,没有鬼三尾的鳞片在,那种走一步都害怕摔进一个坑里的感觉没有了。周围变得又小又窄,陈陈觉得像走在甬道里,头顶有青石板一样的砖顶,左右两边的石壁又和冷清的墓壁无异。

他始终硬着头皮,生怕上面黑乎乎的炭人球掉下什么落在他的脑袋上,但他前面有布扎木,后面有马川,后面的后面有巴疯子,这几个身手不一般的大侠夹在他、罩住他,倒也不怕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突然跳出来。

通道在转弯,陈陈注意到他们头顶上的炭人球明显增多,他依稀分辨出所有炭人球,不管是张腿或者拥抱,一个一个连一起,像定格的动画那样,重复同一个动作,感觉从一处挣扎逃跑到另一处。

老学者突然道:“等等。”队伍再次停下来了,老学者回过头,他脸色不好看,陈陈心底忽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老学者道:“我们好像,又回来了。”

陈陈看了一眼老学者,思姑娘说什么他估计没听到,皱着眉,还在云里雾里。马川退了一步,说:“这里黑的有点奇怪,”他再次举起火把,跳动的火光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火势不减,但就是照不明亮。

他在想怎么形容,“感觉......有什么在吸收光亮,很奇怪。”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