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重复的动作(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看了老学者他们几眼,老学者脸上不好看,巴疯子已经明显按捺不住了,思姑娘跟在布扎木后面,则马川皱着眉打量身后的山石。

他靠近石山,观察了一会儿说:“还是和以前一样,这里有我们砸撬的痕迹,和之前的吻合,换句话说,我们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陈陈说:“我们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偏离原来的轨道了,是不是必须要分毫不差的笔直走才能通过这个鬼迷宫,去另外一边?”

刚说完,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鬼打墙?那个嵌在石壁上的人影就是鬼?陈陈有点慌了,可是不应该出现这种东西啊,来这么久他还没碰到这种诡异飘渺的东西正儿八经出现在他面前,要是真是那样,该怎么对付?犀牛角?桃木剑?道具都没有,还不一定有作用呢。

胡思乱想的陈陈的思绪被思姑娘的话打断了:“我们需要再走一次,这一次,我有把握弄清楚其中的把戏。”

把戏?陈陈看了一眼思姑娘,这么说有点不礼貌,不过也无关紧要了,他们已经走了三次,都说事不过三,如果再进一次还是老样子,继续被戏耍,那他肯定要怂恿巴疯子把这个破迷宫给砸了。

老学者说:“先不要慌,过一会儿,我去上头看看。”说着,自己一个人爬上了沟壑的山头上。

布扎木把马绊子给捡起来,摸着系扣,看着挣脱的裂口,道:“这是扣东胡烈马的绊子,坚韧得很,那些骆驼不能蹦跳,哪里能挣脱?巴疯子你过来扯一扯,看看要多大的力才能出现这样的裂口。”

他连叫几声巴疯子都没有回应,回过头看见巴疯子不见了。接着,在石山外沿的口子边,传来一声巨响,像放闷雷一样,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山石的一半轰然倒塌,砸落的小石子有的还溅在了陈陈脸上。

在迷乱的石灰里,跳出了一个人影,他胸口起伏喘着气,看体形,显然是巴疯子。他咧开大嘴,心情看起来比之前愉悦不少,一边过来一边笑骂:“真他娘的结实,老子砍了好几刀,才弄塌一小半。”

听到动静跑到山头半腰间的老学者,脸上是彻底难看了,他跑到上面查勘,是想从地表的沿隙看看那鬼面藤的走向,确定一下他们面前一纵纵的大山石到底是不是天山岩,稍不注意,没成想巴疯子那个疯子真的二话不说进去迷宫里面,砸出了一个塌坑。

老学者一溜烟地下来,上前呵斥:“胡闹胡闹!你把队伍当儿戏,你把我这个老家伙放在什么位置?要是真有人因为你的鲁莽出了意外,你背得起这几条人命吗?你背得起这个责吗?”

老学者越说越激动,从来没听过老学者骂人的陈陈,都能感觉到他现在气得不仅要骂巴疯子,还要狠狠揍他一顿。

巴疯子不以为耻,他道:“叫我来你早就应该做好准备了,这点事儿,我还以为你这个脏老头早就习惯了,路还很长,离那客栈也不远,干脆现在打道回府得了。”

老学者都这样了,巴疯子还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安慰一下他,陈陈真怕巴疯子那个疯子把老学者弄得火冒三丈,急忙看了一眼布扎木,他没表示,好像习以为常,确定他们俩这样不是什么大事。

又看了一眼马川,马川正准备过去打打圆场。就在这时,气急败坏的老学者的骂声突然戛然停止,他好像看到了巴疯子身后有什么吃惊的东西,忙过去了。

陈陈和马川对视一眼,显然不解其意。布扎木过去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他俩,“樗老看来又有发现了,不然不会这样轻易放过巴疯子的。”

砸裂的天山岩盆大的凹口里,显出像黄泥土一样的混合物,陈陈和马川过去的时候,老学者刚好把压在上面的残垣给搬弄开。

老学者抓了一把黄泥土又闻又捻,最后脸上越来越难看,比巴疯子不听指挥随便砸了山石还难看。陈陈小心翼翼地问:“老学者,你看,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老学者没答话,一拍大腿,狠狠骂道:“他娘的他娘的,上面的鬼面藤是死的,下面的天山岩是假的,我们被人摆了一道!”

陈陈吃了一惊。

“我这个老糊涂啊,早该想到的,天山岩这么稀少,几十年才出两拳那么大,这里一纵纵一横横得多久多少年?当时被这个奇景震撼到了,还抱有侥幸,要是真有呢?”老学者苦笑,“有,有个屁!外面裹了一层真的,里面全是狗屁不值的烂泥,骗我这个老糊涂,唉呀,真的是假的......”

陈陈都不知道要讲什么了,他只能问:“这个不是天山岩,那是什么?也许这个东西和天山岩长得类似?是另一种奇怪的石头?”

巴疯子都看不过去了,他对陈陈说:“为什么这种事情就你转不过弯?你知道那什么什么尾有个屁用?也不好好想想,为什么要装成天山岩的样子?”

陈陈一拍脑袋,“是让我们误会这就是天山岩!”又问,“为什么?”

巴疯子摇摇头,“你这傻小子被保护得太好了,还没有逼到你不得不去想,错一步满盘输的地步。你以为输的是什么,性命?那不算得什么......”

陈陈连忙打断,“都别提!一个字都别点醒我!我自己能好好想!”他躲在一边好好思考去了。

他叫自己不要慌不要乱,从头开始捋清楚。他进入小说世界从墓里面出来到客栈为止,都有一系列的推动力,所有的情节似乎都是奔他而来,推动他找寻一颗名叫不死树的灾难树,但是他不知道找到这颗树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暂且放在一边不谈。

他们在途中碰到了冒充他们身份而向漠北深处前行,最后死在了尸洞里的队伍,如果把这个情况当作势力一,那么在沟壑上头老学者给陈陈看的苏式望远镜,其送来的可以说帮助他们的背后人物是势力二,接下来是现在困住所有人的迷宫当作是势力三,可他没感觉到强烈的恶意,绕来绕去也没出什么危险......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