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人影(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队伍停下,老学者叫陈陈过去,他还不明白用意。当老学者把那副苏式望远镜拿出来的时候,明白了。老学者知道他懂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什么也没说。

陈陈奇怪地看了一眼老学者,老学者把望远镜递给他。他拿过来一看,发现这是苏式高倍军事望远镜,他记得清楚,小老板的爷爷就是一个军事迷,他告诉陈陈,自己原本也有一个,在很多年前,从额伦草原苏日旧战场捡来的。

他说二战末期,那里是苏蒙大军出兵东北的一条军事大通道。至今还残留着几条干沙河一般的深深的坦克车道,以及几辆苏日坦克、武甲车的残骸铁坨子。当地老牧民差不多都有一两件苏式或日式的刺刀、水壶、铁锹和钢盔。那望远镜,就是小老板的爷爷随牧民放牧捡到的。陈陈当时听到的时候,还十分羡慕老一辈的同志,能有这样的经历。

不过,这个苏式望远镜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筒身已磨出不少小米般的防滑黄铜颗粒,双筒镜还能够拆卸,当单筒使用。陈陈把它拆下来说:“这是望远镜,哪得来的?”

老学者反倒问他:“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糟老头子要单独叫你过来?”陈陈不明所以,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人,布扎木和巴疯子在四周查看,思姑娘在勘察质地还是干什么,马川在一边俯身观察一侧如同深渊的沟壑。他摇头说不知道。

老学者有点忧心道:“我哪里能知道这样的东西,所有人里面只有你知道这样的东西,这些是冲你来的。阿莫给我带来的时候,说是我们能用到。我糟老头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肯定能猜到,这东西不一般。我问他,从哪得来的,”老学者看着陈陈,“你猜他怎么说?”

陈陈忙问:“怎么说?”

“阿莫那小家伙说是一个奇怪的人给他的,那个人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只为了把这个东西转交给我。我糟老头子什么没见过,就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我头疼,他不可能是为了我,不是为了我,那就是为了你了,他知道你懂这些,也知道我们要往哪里去,我甚至觉得,你之前在市集里换到的长杆玩意儿,是来自同一个人手里的。”

老学者这么一说,陈陈就觉得从他的小说世界里得到这些不属于这里的物件,确实有很大的问题了。可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不死树还没找到,还碰到一些摸不清背后牵扯的复杂势力顶替他们的队伍,到现在,老学者突然叫他过去,告诉他有人冲他来,好心地给了一副苏式望远镜?

任何事情都有目的和逻辑动机。他们为了什么?陈陈不知道,现在雾里看花,啥都看不清楚。他问老学者:“阿莫是谁,他几时来的?我见过没有?”

老学者说:“阿莫小家伙就是队伍的第三人,我叫他送《畏兽图》回去,主要还是为了让他摸清楚送他这个物件的人的身份,如果能摸清楚,我们就有调查的方向,那时,你就不用太被动了。”

被动,他确实太被动了。事到如今,他倒是弄清楚了之前的被动是一种推动力,促使他去寻找不死树。但又在找寻找不死树的途中遇到了一些扑所迷离的事。老学者说那些人知道他们要往哪里去,他们怎么知道的?有内鬼?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心里突的一跳,陈陈惊悚地看着那几个人,可他们的表情平常,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可他还是不放心,问老学者:“你刚刚说他们知道我们要往哪里去,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我们的队伍里面有人泄露出什么风声了?”

老学者摇摇头说:“他们没机会,有人在背后看着我们更值得怀疑。”陈陈眼角像被什么东西扎了,疼地一抽,这明明是心惊肉跳的感觉,如果他做的什么事情都有人暗中盯梢,随时通报,想着自己睡觉的时候都有人在暗处盯着他,真是浑身发毛。

陈陈说:“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要得到什么?得到不死树?那东西可是灾难,到底有什么好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