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洞(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与其说刻画,倒不如说是有早期浮雕形式的凿刻。通道的石壁表面被分成横向的带子,也就是所谓的记录区域,其中勾勒场景、怪物、人的线条简单,甚至还有一点粗陋,不知道故意如此设计,还是巧合,在不明亮的光照下,上面描写刻画人物的线形变得诡异的雄浑,好像活了一样,会轻微地动一动。

在记录区域轮廓的外围,有一列列一行行的小方形鳞片,像蛇部腹鳞一样覆盖在外围的边缘,火光一旦靠近,就像被吸收了一样,披上了一层浓稠的阴影。

陈陈都要凑上石壁了,才勉强看清楚,等他看完上面凿刻记载的故事,他是彻底明白,鬼三尾原来这样不简单,他吸收黑暗的能力,也并不是像书中描述的那样,是所谓天生的。

鬼三尾似乎很喜欢在大荒里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干什么的,凿刻的手法表达不出来具体的意思。这种成为石刻浮雕的早期表现,留下的是大量记载这片所在地的原始人生活的历史岩刻,以写实为主,里面杂七杂八的怪物就是题材。

看来,早在很久之前,这里就有人生存,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说不定,这个山石形成的迷宫,就是他们用来守护自己独特文明的大门。他们转来转去出不去,肯定有原因,具体缘由是什么,等下还得好好缕一缕了。

石壁上面所凿刻的,是鬼三尾和司巴神人柏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它们在一半是沙漠,一半是冰河的地方,沙漠的人民穿着奇怪衣服在伏地跪拜,冰河的人民穿着比较少,拿着一簇簇长矛,在投掷天空中飞来飞去的怪物。

司巴神人柏在被鬼三尾咬死之前,并不是一颗人柏,而是一个叫堪陀儿神的狰狞怪物。看到这里的时候,就有爬山虎之类的蕨类植物挡住了,陈陈用火把烫开,发现在下方挪一点的位置,有几排篆刻的铭文,不知道上面说了什么。

老学者显然也看到了,陈陈看着他,等着他解答。老学者一边仔细看一边念:“什么什么,它发出的声音如同幼犬狂吠,但它是一个可怕的怪物,任何人见了都不会欣喜,鬼神不想与他面遇,它有十二只脚,全都空悬垂下,伸着六条可怕的长颈,每条颈上长着一个可怕的脑袋,有牙齿三层,密集而坚固,里面包含黑色的死亡。”

这个凿的太糙了,那个堪陀儿神怪物,也就是死之前的司巴神人柏,远远没有记载的文字描写的那么可怕,相反,还有一种莫名的喜感,要不是人脸蜥蜴身的鬼三尾好分辨,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这场大战没有持续很久,因为记录的东西并不长,堪陀儿神长颈上的脑袋被鬼三尾咬下只剩下一个,然后鬼三尾不知道有什么变态的本事,吸收了堪陀儿神包含黑色死亡的能力,开始蜕皮,直到再次复苏的时候,所到之处,是一片昏暗了。

鬼三尾能咬死一个鬼神都不想遇见的怪物,那黄起敏能把鬼三尾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岂不是变态中的变态?哇,随便一写,写出个变态,下次重操旧业的时候,得悠着点了。

堪陀儿神只剩下一个脑袋后,长颈开始枯萎,十二只脚化成长藤,它将脑袋扎进沙漠和冰河的裂缝中间,慢慢生根,枯萎的长颈风吹日晒,形成了一颗细长的人柏,最后被迁徙过来的人发现,用数不尽的人命堆积,才发现天山岩其中的规律,直到将这颗人柏捕捉,拜为了守护他们的图腾和神明。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