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苏式望远镜(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脸色好了不少,此时有点轻快,他道:“这样的事确实很诡异,不过也算不得什么,我虽然不喜欢阴谋和手段,但不得不面对。没想明白,但我隐约觉得,这只队伍背后的牵扯一定很复杂,说不定和王朝里的人有关系。”

陈陈也这样觉得,这支队伍能顶替他们,肯定要和驻扎在漠北的机构打上交道,然后在盘查身份这一环节上做手脚,既然免去了这一环节,不是有势就是有权,那这种买卖都是心知肚明的了。

陈陈又问:“布扎木说那几具尸体也许长得都和我们一样,你怎么看?”马川想都没想:“也许一样也许不一样,都只是猜测而已。”

这回答让陈陈乐了,他说:“顶替身份可是实打实的,老学者都这样认为了,为了这个发现,你还差点被那鬼东西脱了靴,被那什么什么人柏吸进嘴里,感觉怎么样?九死一生的。”马川笑了笑,说:“还挺好玩的。”

好玩?陈陈一愣,去他妈的好玩!

他们冒着黑夜的危险,悄无声息的走了很久,可前方仍是漆黑一片,看不见尽头,这个小说世界的漠北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得多。广袤无垠,在又高又大的沙丘上面,这行人就像几点行军的蚂蚁,引不起重视。

正如老学者所讲,方圆好几百里没有人和猛兽,面对这样不寻常的死寂,陈陈也摸不清是好是坏。在路上,他一直心烦一个问题,根本摸不透这漠北世界的地理地貌规律,这让他十分不岔。他看到了围绕沙丘的湖泊,还有像耙耧一样的山脉沿线上长有好几颗古松样的树。这可能吗,感觉胡乱长得玩似的。

原本以为那些扑朔迷离的事件和奇奇怪怪的动物,还有他小说世界背后的文明,才明确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没想到地理环境也是这样。

如果没有老学者的带领,他真是手足无措。陈陈苦苦思索,他想到了他认知的原本漠北,打算从里面找一些规律出来。

原本的漠北的地界,也是十分辽阔,但没有文化发展的源头,属于蛮荒夷族之地,不过那里人风彪悍好战,是历朝历代最为头疼的地方,北匈奴就是其中一支。

他们征战无数,来来回回,终得统一。从漠北出土的遗迹以及突厥碑文中,能够证实汉唐曾在那里设置过统治机构。汉时外长城,唐时建设燕然都护府。元时又称岭北行省,元朝行书省之一,是重要的政治军事中心,统辖大体鞑靼瓦剌地区。

看来,喉舌要道,都是王朝巩固统治的重中之重,他小说世界的漠北也驻扎了机构,说不定有远见和头脑的人想得都差不多。

16世纪末17世纪初,沙俄南下派出探险队屠灭漠北大量汗国,至康熙时,清廷调集全国红衣大炮,炮轰沙俄探险者石垒,之后双方多次谈判划界。

正如雍正皇帝所说:中国之一统,始于秦;塞外之一统,始于元;而极盛于我朝,自古中外一家,幅员极广,未有如我朝者也。

无论是他小说里的漠北,还是原本的漠北,疆土幅员辽阔之大,都大得有道理。不过,在地理地貌之类的问题上,陈陈到现在还真没摸清楚,要细究下来,怎么算都算不完。

想来想去,只有客栈在沙漠和戈壁的接壤处的边缘位置,虽然有了沙漠和戈壁,但高原、湖泊、河流、山脉并不常见,他在漠北深处走了这么久,才见过半回湖泊和山脉。那些胡乱生长,恣意妄为的玩意儿,只能算见过半回。

队伍越走越远,沙漠已经向后捎去,四周的景象开始由荒石山代替。队伍忽然慢下速度,渐渐停下来了。陈陈回过神,往前一看,发现前方巨大的沟壑下,有纵横重叠的黑影,像是石山形成的迷宫。

老学者让队伍停留,把陈陈叫过去了。他正奇怪,老学者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筒状的物件。

陈陈看得清楚,是一副苏式的望远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