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苏式望远镜(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之前告诉过陈陈,悬令牌的制作十分复杂,连木材都要难得的棫树,要从西边的山林里运来,就因为它的材质坚固不易损烂,等木材运到王朝驻扎漠北的机构处,再经层层严格的手续,直到确定持牌者的身份后,才会开始制作,等刻上名字,盖上印章,便会相继发放,等各个猎胡拿到手里时,才算正式生效。

因为悬令牌的特殊性,加上发放时不可冒替身份,持令牌的猎胡十分小心,总会当宝贝一样收着。他们一生中只能有一块,掉了就是掉了,没有补办没有挂失,没了悬令牌意味着你无法狩猎赚银,靠此为生的只能想别的办法养家糊口。难怪陈陈刚来时多看了几眼他们手里的牌子,他们的眼神就变得像要杀人一样。

往漠北而来的人形形色色,鱼龙混杂,加上这里情势复杂,杀人夺货无法光明正大,但也成了一场打了掩子的潜规则游戏,有人杀人埋尸夺令牌,然后谎报失踪换猎银。驻扎在漠北的机构人手不足,无法时刻调集往里寻人,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只要手里有猎牌,就能在市集里换皮兑银的风气。

总得来说,悬令牌无法冒顶身份领取,但可以拿牌兑皮换银。可是,就在那个倒塌的大缸里,有人冒用陈陈一干人的身份,进入了狩猎的地界,有向深处探寻的趋势,然后被杀死在诡异的尸洞里面。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陈不知道。在布扎木说出这种话的一段时间内,所有人鸦雀无声,陈陈自己咚咚作响的心跳,都像沉寂在黑海里的钟,发出闷闷的敲撞声,他心里沉甸甸的。

天色已晚,全无月光,大风吹过都像一个女人在哭天喊地的嚎叫。陈陈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滚落在一旁长着马川脸的人头,不知何时转过脸的人头正好用没有眼白的瞳孔对着陈陈。四目相对,陈陈还来不及反应,马川人头脖颈处,突然钻出了一只黑色细长的小手,慢慢像扎根一样伸进沙里,然后带着人头,钻去不见,没有痕迹了。

“人头跑了!”这是陈陈差点跳起来喊出的话。没人追,因为老学者没发话。陈陈急道:“他长得和马川一个样,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追啊!把他刨出来狠狠教训一顿,再质问他从何处而来,要往何处而去!”

胡说八道的陈陈还在胡说八道。

老学者说:“不用追,要不了多久还会撞见的。先给陈陈小家伙点个醒,别在看不见大包和炊烟的地方大喊大叫,很容易引来别的东西。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再走一段路够我们头疼的了。”

陈陈奇道:“为什么?”

老学者说:“之前的鬼面藤和会动的尸体全都来自司巴神人柏,这一个个坑,一个个坑里会动的尸体相当于它的眼睛和手足。它从人身上动物身上获取养分,也靠他们行走,但有一点我糟老头子想不明白,明明不属于这里的人柏,为什么会自己跑到这里来。”

一颗柏树还会跑?扯了点吧,要不然就是别人栽种在这里的,可它的根能伸这么长?而且那些鬼面藤还长在那根上,长得有点乱来的样子啊。但这种鬼东西确实有点危险,稍稍不注意就会被拖去吃了。还是人多力量大,集体的力量是组织上不容小觑的。

老学者把木人俑递给了巴疯子,要他收好。又说:“这东西是墓里面用来陪葬的,看样子司巴神人柏把一个个墓当成自己的窝了,顶替了我们名字的队伍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杀,然后被那人柏拖进大缸里当养料储存。”

“它连死尸都要吃,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做好准备吧,看来方圆好几百里都不会看到人和猛兽喽。可那颗人头就奇怪了,和马川小家伙长得一样,还被人柏拿过去当眼睛使,最后拼在了另一具尸体上。那具尸体是八成是墓主人的,可那家伙的呢?”

老学者想了一会儿,看向布扎木,问他:“那缸里面,有没有一具无头的尸身?”布扎木摇头说没有。老学者嘶地咂了一下嘴,显然也有点不明白:“人柏要头不要尸身,这可不是它的脾性。”顿了顿,看了四周的情势和天,手一挥,上了骆驼,“多想无益,连夜赶路,到时候自然会撞见。”

所有人都上了骆驼,跟随老学者,继续往深处前行。路上,陈陈问一侧的马川:“你怎么看?”马川反倒问他:“看什么?”

“有人冒充你,还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说实话,开始我还真吓一跳,等到你从土里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那种感觉很难说,就像有人一直敲着我的头,告诉我你没有事你没有事。”

“其实,你本来就没有事,后来我又想啊,是不是有人会易容,披了了人皮面具。但随即一想,那脸都被砍成那样了,要是真戴了,早就脱落了。所以,我想的是,那人就长得和你一个样,想问问你怎么看。”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