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另一支队伍(上)(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藤条下面似乎吊着千斤坠的铁坨子,巴疯子脖子涨红,青筋都鼓起来了,这根藤条才慢慢向上松动,接着他一声大吼,肌肉暴涨,填土下陷,整根提起来了。东西一上来,大家都愣住了,陈陈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一根看起来轻巧的藤条,连巴疯子都要花这么大的劲了。

那根埋在沙地里的长藤,密密麻麻像钱串子一样,掉挂着一具一具蜷缩干枯的尸体,全都张着嘴,十分惊恐的样子,陈陈挨得近,他看到不止人的,还有其他猛兽还未腐烂干瘪的尸体。风一吹,还会像风铃一样诡异地动,十分瘆人。

陈陈头皮发麻,再加上一股扑面而来的尸臭味,忍不住胃部剧烈翻腾,倒一边吐了。难怪一路上少见猛兽和猎胡,都他妈被拖过来吃了?吃他们的就是这根长藤?

这幅恶心的惨样,让陈陈想起来了小时候看到蜘蛛捕猎蚕食后的情景,都是蜷缩着,尸体发黑。巴疯子瞧不起陈陈似的,说:“这小子,经不起折腾,几具尸体就吐了,过来了还不是要丢掉小命?嘿,那几具尸体哪能这么重,下面肯定还吊着什么。”

马川走上前几步,望着沙土下陷显出一个黝黑阴森,约莫两尺半的洞,对老学者说:“我想下去看看,下面应该有什么值得我们注意的东西。”又对巴疯子说,“你完全拉上来试试。”

巴疯子看着老学者,直到老学者点头,才继续往后向上拉,直到拉不动了,便取回刀,朝根部一刀砍断了。巴疯子把长藤甩在一边,挂在藤条上的干尸扑地一下拍起了沙,他拍拍手,看着几人,眼神似乎在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布扎木说:“现在可以绕过这个,直接往下走,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稳妥的办法,我们都还没搞清楚这藤条到底是从何处钻来,对于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是一个不太好的隐患。”

马川说:“这个洞的大小,刚好能容下我,我觉得这些黑长藤并不是一直潜伏在沙里,应该像蛇一样,有一个窝,下面的洞,可能是它们的一个节点,我下去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一点倪端。”

陈陈吐完才好受了一点,听到马川的话他有点不认同,下面什么样的情况都不明了,那些干尸脸上的表情,未必有那么简单?贸贸然下去,如果真有什么突发情况该怎么应对?他对老学者说:“马川下去,我跟着一起,我好保护他。”

巴疯子差点笑了,他对陈陈说:“你就老老实实呆在一边看着吧,你和马川兄弟下去,只能像个累赘一样耽误他,说说吧,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恨他,要置他于死地?”

陈陈反驳说:“别瞎说,我和他之间的配合默契不是你能弄懂的。”

思姑娘这时说:“我跟马川一起下去,洞也能容下我,我和他互相照应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老学者也说话了:“马川小家伙先下去,如果有情况随时摇响铃铛,确定无异样后,再接应思小姑娘,巴疯子注意他们的情况,用绳索信号连络,布扎木断后观察......”老学者看了一眼陈陈,没有表达,随后说,“准备。”

陈陈忙说:“那我呢,什么时候展示我真正的技术。”

老学者说:“现在就行,从驼背上取下那根绳索绑在马川小家伙的腰上,然后再递给巴疯子。”

绳索很结实,一捆绳索不重也不轻,对于陈陈而言,他现在就只能打杂工的事,和在客栈的时候,没多大的区别。绳索绑在了马川腰上,挎在了巴疯子宽厚结实的肩膀上,接着又在手臂上打了几个圈,似乎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马川举着火把,慢慢往下,洞里似乎流动着充足的空气,越往里面下去,火把就越旺几分,只不过照明度不够,显不出洞里面的轮廓。陈陈在上面给马川捏了把汗,他焦急往下探,可什么都看不清,马川也慢慢被黑暗吞没,看不清了。

洞似乎不深,过了一会儿,洞下面就传来了铃铛声,接着绳索动了动,思姑娘也开始慢慢往下,巴疯子一手抓一条。布扎木对思姑娘轻声道:“小心点。”思姑娘点点头,继续往下。

思姑娘被黑暗吞没后,在后面的一段时间内,没有一点声响,坟一般的寂静,就连绳索都没有往前走的倾向,老学者叫巴疯子打个信号,但是连回应的声音都没有。

陈陈有点急了,这下面不会真有什么吧?粽子?血尸?不会啊,他小说世界里面的人,连墓的概念都不清不楚,哪里有什么养尸地什么破坏风水,尸身变硬指甲长长的僵尸?只有那些奇奇怪怪诡异的东西。陈陈看着老学者,老学者摇头示意不要着急,等动静。

突然,洞底下传来几声奇怪的声响,好像是一个嘶哑的男人在咯吱咯吱地笑。

陈陈头皮突然麻了,因为他听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正是马川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