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鬼面藤(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具干尸周身灰暗,皮肉干枯贴骨,像被雷劈中了一样,枯焦枯焦的,身上的衣服都烂到无法辨认。他蜷着身体,张着嘴,挂在长藤上,惊恐的表情还凝在脸上。

刚刚和老学者抢悬令牌的就是这位?陈陈觉得毛骨悚然,还没出猎兽的地界,就这样古怪了?难怪老板娘不让马川出去,他要是老板娘,说不定还会把马川锁在客栈里,一步都不让他走出去。

老学者往下看一眼,喘了口气说:“糟老头子年纪大了,还干不过一具死尸。”休息了一会儿,又说:“别看漠北表面上风平浪静,可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杀人夺货的事以前有,现在也有,不过法严厉了,这样的事都埋在阴处,不会在明面上提。难办,不好处理啊,要是漠北失踪了人又捡到了悬令牌,通常按死人处理,不会再大费周章地进入这里寻人。”

陈陈听了暗暗乍舌,他觉得太黑暗了,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能把悬令牌弄丢的,多半出了意外,生存几率太低,何必费时费力还不讨好。杀人夺货的事,陈陈只在动荡的旧社会听说过,和平安稳年代的人都能吃饱饭,哪里还会有人为了生计做这样的勾当,看来这个小说世界,不是他所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他现在隐隐约约,甚至有点替黄起敏不值,他能解放外城,但解放不了人心。这都是不可控的因素,同样也是最复杂的,他一想到这些,就有点抵触不敢面对的压力。

老学者看着他们,说:“这具尸体的死法恐怕没那么简单,你们好好看一看,我年纪大了,去歇一会儿。”巴疯子笑骂道:“你这个脏老头,忘了自己是领队了?你可是主心骨,怎么还做起了残兵败将,要临阵脱逃的勾当了?我看你不是年纪大了,是胆儿变没了。”

老学者说:“臭屁臭屁,我叫你们来就是想让我有时间歇息会儿,不然要你们跟着我这个糟老头子干嘛,糟老头虽然是糟老头,但能不能出这个地界儿,糟老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巴疯子打趣似的问:“那出了这个地界,接下来,您干嘛呢?”老学者立刻说:“打道回府。”巴疯子大笑。陈陈也跟着乐了,这样的氛围才让他心里安稳一点。

巴疯子不知道能不能看懂那具古怪的干尸,倒是布扎木饶有兴致,马川对这样的事一般都很有求知欲,但只会在一旁认真地看,不会打扰他们,有时候发表一下自己的疑问,思姑娘则蹲在布扎木的一旁,替他擦汗。

巴疯子忽然站起身,抻了个懒腰,说:“你叫我杀这种东西还行,脏老头你叫我看,那我他娘我半天看不出什么狗屁名堂,老布拿手的事儿老布干,我去另外一边看看。”说着翻过了另一侧的沙丘,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死人的问题在漠北这样管不着的地方应该不是特别稀奇的事,如果是杀人夺货的话应该会取走悬令牌的吧?看这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死了有一段距离了,不对,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尸体没有腐烂。而且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恐,在死去之前碰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事?

陈陈不擅长推理,他只能推出他表面看到的疑惑。老学者说的不简单,是因为干尸脸上凝固的表情?陈陈没有老学者那样丰富的经验,又能把一件不那么简单的事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再加上他自身根本不爱面对这些,让人头皮发麻有不好感觉的玩意儿,所以他凑近老学者休息的地方,打算问他几个问题。

陈陈一来就从腰间取下那杆打狗老烟枪,和老学者套近乎。他说:“饿了困了抽一口。”老学者不爱这些稀奇古怪,而且还能从嘴巴里吐出白雾的东西,他十分嫌弃地摆摆手,说:“年轻人的玩弄的东西,糟老头子可搞不懂,有闲心研究这个,倒不如给我去打碗酒。”

陈陈问:“去哪打?”老学者说:“客栈。”陈陈往回望了望,客栈早没影了,要他现在一个人回客栈打酒,不是要他亲命吗?他指了指老学者腰间的扁酒壶,说:“之前看到你偷偷背着老板娘打满了酒,没有给银,别以为我不知道,之前还骗巴疯子说里面是最后救命的水,等下我就和他说,要他抢了你的宝贝老酒。”

老学者立马取下扁酒壶,仰头喝了一大口,最后赞道:“好酒好酒。”陈陈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老学者的不正经,他只能打了个哈哈,单刀直入地提问:“你不是之前说有两个人来吗,怎么只有巴疯子一个。”老学者看了陈陈一眼,说:“谁说他没来?”

来了?陈陈绕了一圈,没发现多了哪个人。是那个思姑娘?可她跟着布扎木一起来的,老学者分明是在他们两人过来之后才说的。难怪是其中的一只骆驼?说可能,那个人也许是一个易装能力特别强的人,能随意装扮成任何样子,无法分辨,到了紧急关头,突然蹿出,解救他们于水火。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