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出发(上)(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翌日的天还未亮,陈陈就被撞客栈的大门的声音吵醒,他一个鱼打挺地起身,听到客栈外有人在骂:“他娘的,糟老头喊我过来,马腿都跑折了,现在又要叫我吃一个闭门羹!不干,快把门开开!”

陈陈赶忙披上袄衣,取来了他的打狗老烟枪。他推开房门探头望了望,客栈的大门还在砰砰响,粗犷的骂声仍在敲他的耳膜。“再不开门,我可走了!走得远远的,以后有什么事,您自个儿去!”

马川和老板娘随老学者出去,不知道去哪了,可能是做他们俩的思想工作。每次有事情要发生的时候,这俩人老不在,总得靠陈陈自己解决。还好,听到动静的中年男子将房门开了一条缝。陈陈看到他笑着摇了摇头,说:“樗老找的疯子来了。”

漠北未亮的天,凉飕飕的,陈陈门一开,冷风一下灌进来,他清醒了很多,随后,看到了一张粗犷的脸,还有他背后的那把粗犷的刀。他咧开大嘴,对开门的陈陈笑了笑,他问:“是那糟老头让你给我开的门?那糟老头呢?”

这个粗糙汉子敢直接叫老学者是糟老头子,陈陈自己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俩人关系不一般。陈陈假装听不懂,瞪大眼睛,惊奇地看着他。粗糙汉子以为他真不懂,给他比划了一下动作,说:“一个脏得要死的老头,胡子是白的,长得很精神。他在不在这?”

每个人进来都要问老学者在不在,不会硬闯进来看一眼,往漠北来的人何时这么礼貌了?陈陈摇了摇头,老学者总是不经常待在一个地方,老四处跑,临近出发前还是这样。

也不能怪他,老板娘把马川当亲弟,不愿让他走远是出于担心,是人物丰满度的必须性,陈陈肯定要经历的。按照小说人物的技巧来讲,角色是扁平还是丰满,首先取决于发生冲突情节时的处理方式,再是说话的潜台词和内心的想法和心理矛盾。

老板娘不是他笔下的一个生硬人物,而是真实存在、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面前的老板娘。作为一个正常人,自然有情感要素。陈陈不愿意经历这些,但这都是发展的必要。

他要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但是他一个人独闯恶劣环境的大漠,不说那些凶狠的猛兽,多变的气候都能弄死他,再加上寻那些莫名其妙书中记载的故事,他可能都活不过几章。他必须要跟随博学多识经验丰富的老学者,纠集各种有特别本事的同伴,再一同前往。

粗糙的汉子看到陈陈摇完头就呆了,怔怔地望着庭院里的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漠北的天气果然不寻常,风刺骨的凉,他穿得少,虽然有力,但还是冻得身上有点痛。发呆的陈陈还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于是粗糙的汉子直接掀开陈陈,闯进客栈了。

吓得回过神的陈陈差点用那杆打狗老烟枪敲他的脑袋。粗糙汉子大大方方找了个最好的位置坐了,脚踩在一边,取下背的大刀,拍在了石桌上。他瞧着陈陈,说:“嘿,小二,来坛子好酒?漠北的好酒都来几坛。”反应过来的陈陈忙说有,总共两百七十三银。

粗糙汉子扯下腰间系的钱袋,扔在了石桌上,钱袋鼓鼓囊囊,应该不止两百七十三银。陈陈取了银,又搬来了三坛漠北好酒。粗糙汉子二话不说,扯下封口,仰头就灌。陈陈看到他喉头咕噜咕噜上下滚,自己不自觉咽了口唾沫,漠北最烈的酒就这样三下五除二地没了。

粗糙汉子一抹嘴,赞道:“过瘾。”空坛里的浓郁酒香还差点将陈陈熏醉,他忙去了一边,暗中观察他。陈陈发现他那把刀有点不一样,像由整块精铁锻造,看起来极重,向上的刀身刻画了一头没有脑袋的怪物,刀柄只有厚韧结实的布包裹,没有刀鞘,刀刃看起来都是钝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