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等待(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一提北国,老学者就问他是怎么知道的。陈陈从兜里掏出那张像旧照片的纸,放在石桌上,说:“你写的那本书我都看得差不多了,注释‘消失的北国’的那张纸,就夹在书里边。我只是有点奇怪,你为啥要把这张纸单独放在书里面,我怎么看都看不明白,就等着你回来告诉我了。”

老学者正啃着羊腿,一手的油腻,要擦在陈陈身上的时候陈陈躲过了。没法子的老学者只好擦在自己身上,他疑惑地上前看了几眼,忽然说:“这不是我写的,也不是我画的。这本书我很早就送给了小丫头,你去问问她是不是她的。”陈陈转头看着马川,马川说:“这也不是我的,老板娘给我看,我一直忘了看,放在房里都落灰了,更别说夹这张纸了。”

陈陈说:“老板娘怎么知道北国这样的东西呢,还是消失的。最重要的是,这根黑色的树干和我从鬼三尾墓里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老学者又重新啃起了羊腿,他悠悠道:“我看出来了,正打算和你说的。你说老板娘不知道这样的事,那我可不同意了,她来来往往接待这么多过路客,你能保证她什么都不知道吗?虽然我也认为她不一定知道北国的事儿。依我看,不是她的,不是你的,不是我的,也不是马川小家伙的,可能是你背后推手的。”

陈陈差点跳起来:“是谁?!那个人是敌是友都分不清楚,你还说得这样轻飘飘,他知道你写的那本书,知道你送给了老板娘,也知道她放的位置在哪,然后乘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塞这张纸进去,就因为他知道我进去过鬼三尾的墓,也从里面看到了一根巨大的黑色树干,他知道我什么都不懂,然后告诉我‘消失的北国’,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不可能,太巧了,所有事情都出其不意,概率太小。”

马川也道:“任何事都有缘由,不可能这样直接,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还能喝酒吃肉谈天,还能明白,陈陈背后莫名的推动力目前还没有恶意。”

陈陈一拍桌子,骂道:“管他妈的,来一个打一个,来十个打九个,还有一个你俩揍着玩儿。”没人理他,马川又对老学者说:“那北国到底是什么,它和陈陈在墓里见到的树干有什么联系。”陈陈忙应道对对对。他老是忘记正事。

老学者告诉他俩。在二神大战、贰神死后,他们氏族里面的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也就是巫医们,用不死树的枝桠和奇奇怪怪的东西制成了不死药,他们夹着贰神的尸体,操不死药希望他能活过来。

陈陈不知道为什么,老学者每次说这种吊人胃口的干货时,总喜欢感叹什么。老学者一说完‘希望他能活过来’,就感叹前人的智慧,什么遥不可及,现在已经失传很多古方,什么什么的。陈陈一听到老学者张开说这个,就忙打断,问他然后呢?

老学者这才眯起眼继续说下去。老学者首先问:“你们猜怎么着?”俩人只能摇头。老学者压低声音道:“他活过来了,但是成了一个怪物。”

“北国就是他们守护贰神尸建立的一个大城,而黑色的树干则是不死树的一支,叫做曼兑圣木,是巫师们上上下下,与神沟通的阶梯。在我看来,北国不曾消失,是因为它从未出现过,陈陈小家伙背后看不见的推手可能叫他与不死树联系起来,确定好明确的方向。毕竟,他们给我们送来了一张已经确定位置的地图,而我们是否能到达,能否领教到通天的不死树,就得看我们各自的本事了。”

陈陈有疑惑,他道:“什么是‘北国不曾消失,是因为它从未出现过’?老学者说的话越说越难懂了。”老学者又露出了那种难以捉摸的表情,他道:“北国从未出现是因为......”陈陈立马打断他:“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像个奸商一样,这样的人通常活不了几集的。”

老学者连说:“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北国从未出现是因为它就是一座墓。”“墓?”陈陈不懂了,“旧纸上的北国明明托举在半空里,哪里像个墓。”老学者眯着眼道:“谁告诉你墓一定是埋在地里的?”也是,看到老学者还有二话的表情,陈陈点了点头,这个世界还是不能按照他所认知的去判断,说不定在地上,也说不定在天上,谁知道呢,到时候去见识见识就好了。

老学者继续道:“北国被圣木托举在大山上,但又不是在大山上,因为他一直埋在地下。在旧纸上所见,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因为埋在地里的北国还有另一方的天地。”陈陈有点没明白,等他细细理了理老学者莫名其妙的话,忽然恍然大悟。

埋葬贰神的地方是一座大城,它们是为了守护贰神的尸体所建造的,然而它们像墓一样埋在深不见底的地下,可在不见底的地下,还有一方天地,那里有大山有看起来像天空一样的奇怪地方。这话要不是在老学者的嘴里说出来,陈陈可能会觉得说这个话的一定是个神经病。

老学者似乎很满意陈陈的反应,他笑道:“没错了,那群老不死的说这个的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的表情。”陈陈说:“不得了不得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个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老学者道:“当然是一个奇怪的世界,很多很多地方,都远远超乎我们的认知,所以我一直在探寻,在寻找,在证实。”马川道:“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呢?”老学者道:“那就寻找下一个,直到我满意为止。”

陈陈激动地一拍桌子,道:“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探索这个世界,探索背后的文明!”老学者似乎很头疼陈陈这个毛病,他说:“你为什么老是拍桌子,一惊一乍什么毛病。”陈陈哈哈大笑:“一激动就这样,”又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老学者只说了一个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