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消失的北国(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板娘第三天才回来,陈陈看到她一脸的疲惫,不忍心去打扰她,他希望老板娘能安安稳稳地去休息,什么都不要想。老板娘匆匆吃了几口奶面就回房了,陈陈叹了口气。

这些天过得安稳,那个老家伙没有再来,不知道去哪个地方韬光养晦,继续行骗去了。陈陈和往常一样,放牛放羊打扫卫生,现在得加上望眼欲穿,盼老学者回来。陈陈突然想到,自从来了漠北,还没有好好去市集里逛逛,听马川说那里很热闹,好几次要教他去,都被陈陈拒绝了。陈陈苦着脸说,如果是之前我肯定能好好玩,但现在头乱得很,走几步路都不知道去了哪,还是不乱跑了,省得你们找我。

其实睡觉的时候才是最让他受折磨的。轴转反侧、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他克制自己不去想,一闭上眼,那些稀奇古怪、迷离诡谲的事又会不自觉地从脑子里蹦出来。

黄起敏为什么不是完结这个世界而是改变这个世界呢?在他落入小说的开始、不见黄起敏以后,他又经历了什么?为什么黄起敏的表现是认识他?他将陈陈扔进墓穴是有目的?应该是,按当时的情况来说,黄起敏对付那些马匪还是毫无问题的,哪怕是三郎受了伤。

所以,黄起敏将陈陈扔进墓穴,是为了让他得到一个盒子?那盒子里面有一张残旧的帛书,在他出来之后,有人把他带到了客栈,给他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而里面是那个人藏的钥匙?这样想就能想顺,但陈陈还是有几个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能不能拿到盒子,这件事本来就是不可预测的,要是没有拿到,自己领了便当,难道还能重新来过,从第一关开始?

陈陈自己都觉得可笑,显然荒诞不经。可转念一想,当时墓里的情景,那个像常青藤的藤条有点针对那具行走的男尸,那会不会是,无论陈陈有没有自己拿到,那个破盒子都会让陈陈得手。他的逻辑是没毛病的,但到底是不是这样,就有待商酌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陈立马找马川借了几本书,他想如果再翻来覆去睡不着,那就看书来消遣时间。那本书比字典还厚还沉,封面上还一层厚厚的灰,看来放的时间有够久了。马川说这本书是老学者送给老板娘的,老板娘看完以后就给了我,那段时间够忙,时间一长就忘了,要不是你找我借书来看,恐怕我都不会记起来。

陈陈翻开书,看了几遍内容,觉得不错。没有古书上的晦涩难懂,而且里面的字他都能认得,看样子是老学者自己写的。前几页都是写的老学者对他认知“宇宙”的见解,他用好奇的眼光去观察探讨周围的世界,用原始初民神话思维的方式,构写的这本书。

老学者的眼光要前远,思想远比这里的人要高阔,虽然看起来有点老不正经,但通常这样的人不都是大智若愚的?陈陈开始有点崇拜他了。老学者书的前半部分,讲得是各个部族巫师和他们的祭祀礼,老学者认为无论是他从墓中得到的《畏兽图》,还是他从其他书中所见所闻的轶事,都是由断层历史中的巫师口耳相传,到记录成书。所以,老学者认为,在大荒里,除了王朝以外,还有很多已经消失的文明和国家,只不过还未探知,然后表达他的遗憾。

看到后面的时候,陈陈觉得被吸引了。里面所讲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带有神话色彩的传说,还有巫师祀神演唱的创世史诗和英雄史诗。什么天地如何开辟,人是如何诞生,鬼怪神是如何来的。

陈陈突然哎哟一声,他看到了关于记载那个拉弓射箭,震慑北方鬼怪的人的故事。通俗来讲,是说,在天开辟之时,大荒乱七八糟,没有山川没有河流,八方的鬼怪危害,而其中又有什么天神的儿子,什么鬼神的表舅,反正势力很大,背景很复杂,到处作恶,天地间又没有秩序,又是十日出,焦禾稼,杀草木,民无所食,担惊受怕,苦不堪言。

后来,有一位英明的部落领袖,不忍民之处于水火,便独自登上了一座什么什么虚(上面没写清楚),那座什么什么虚在西海之戌(xu)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好几万里的地方,反正很远很远,最后历经万千的磨难,终于到了那座山。可那座山有开明兽守护,而百神又居处八隅岩穴之间,平凡人又如何能上?

后来还是上去了,不仅是武艺高强,而且开明兽还认他有仁有义又英武,最后赐他一个凿盾,一把弓。得到武器的领袖如神下凡,勇猛骁战,回到百姓受苦之处,先是射下十个太阳,又诛那个鬼神的表舅在什么野,杀那天神的儿子在什么水,反正是厉害的很。怪东西一死完,万民皆喜,侍奉他为王,天地间的秩序归他所管了。

他拉弓射箭的姿势,便是一种无言的震慑,让鬼神都害怕,可想而知厉害到什么样,后面建在大泽的四方大墓上,被老学者发现,得到了里面的《畏兽图》,还真是无巧不成书。难怪老学者会觉得世界并不是缩于一角,其中一段记述长文的寓意神话故事,都能表现得如此波澜壮阔,有史诗般的气概,如果他是老学者,也会想着去证实到底是否属实。

陈陈小时候就想要一把神奇的武器,能开天辟地,阻海断山,但那是神话,他也只能想想。后来写小说的时候,他从来也不写比较大方面的东西,比如什么上天入地,吐水灭火,在他看来,太俗套了,不好玩。他现在所经历的小说世界,只有一些诡异的事,还没碰到什么天上的兽,水里的神明,要是真碰到,他会觉得十分狗血,跑都懒得跑了。

关于这个射太阳,陈陈觉得和大羿射日有点大同小异,他也是拿了一把弓,为了拯救百姓,射下了九个太阳,不过没有那么多登山看兽的神奇事儿。而史料中记载,大羿主要是为了平定内乱,统一东方各部落方国,组成一个强大的国家......

陈陈正走神,然后被马川喊去放牛羊了。陈陈拿着书,站在牛背上,宽敞残破的马道尽头没有动静,陈陈失落地坐回牛背,他一手拿骨棒敲牛宽厚结实的阔背,一边认真地看书。太阳一落山,牛羊都回了圈,陈陈也该回客栈了。

吃了奶面嚼了肉,洗了一番澡,拿了马川给他买的短皮袍,回了房间。陈陈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眼就是打来打去的鬼怪,杀不死的神明,还有黄起敏在其中。陈陈打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净瞎想。坐着发呆、百般无聊的他又拿起了那本书。

瞅了几眼,眼皮就打架了。他合起书,放回桌的时候,里面竟然掉出了一张老旧的纸,陈陈狐疑地捡起,睁大眼睛一看,上面写了一个“北国”又画了一个圈,注释显眼的大字:“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