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钥匙(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大声道:“王八念经你们也听!”老家伙一瞪眼:“什么王八念经三八念经,你要给老子一个理,没有这个理儿,甭想走!”陈陈已经打算好不再和老家伙磨叽了。

他一抱拳,对老汉说道:“还是你厉害,告辞。”老汉拦住他,道:“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听不清话麽。你要么把银还来,要么送酒来,你要如何选,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

周围人的起哄,有的喊还甚酒?比比酒量,谁赢听谁的!有的喊多拿两坛!要是不够,再续上!

陈陈道:“别跟着瞎扯,这老家伙就是个算命的......不,比算命的狠,搞传销的!”陈陈知道他们听不懂,哈哈大笑:“知道你们听不懂,你们过商的、走道的、打猎剥皮到市集换银的,最怕和这种人打交道。这种人能把黑的说成灰的,灰的说成白的,你们如果不上当,他就开始泼皮耍赖。”

老家伙哼了一声,说道:“怕你又是拿自己在想别人了,你骗我的银,又骗我的酒,到了现在还要往我身上破脏水!”

陈陈算是明白了,对付他这样的老家伙不能慌张,之前就是担心马川和老板娘的安危才会中了他的下怀,最可气的,是马川站在他面前,他还是没有底气。但是,不能怪陈陈,他之前经历的鬼鬼怪怪的事,不能不让他多一条心眼。于是,他对老家伙说:“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能答得上来,我不仅要赏你酒喝,还要给你银,让你回家养老,不用坑蒙拐骗,在江湖上行走了。”

陈陈在老板娘的客栈做了这么久的工,没怎么出去过,也很少买东西,但有时候大吃大喝也花了不少的银,总得来说,他的积蓄说多不多,但维持生计是没问题的,老板娘看他幸苦,有时还多给他算几锭小碎银。

老家伙倔强地一哼声,不说话,算是回答了。陈陈道:“我首先要知道的问题很简单,你告诉我,你是如何落得这样的下场,如何过得这么落魄。”这话像是戳到老家伙的痛楚,他欲言又止,面色难看,闷不做声了。陈陈心说,这老家伙还有这样的表情,不依不饶,继续道:“你瞧瞧他们,都是自力更生,自己赚钱自己好酒好肉,再瞧瞧你,只能趁马川不在老板娘不在的时候才敢偷偷过来,但我也摸清楚你的底,没有用喽!”

老家伙这下坐不住了,他怒气冲冲,一拍桌子,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需要行骗?老子当年在漠北横着走......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知道什么?”老家伙刚拍桌子,陈陈赶忙退两步。等他说完,陈陈鼓掌,道:“好极了好极了,当年的螃蟹现在成了一个光头,还横着走,你知不知道,我们那边管光头叫什么?叫麻痹脑壳!”

老家伙咬着牙道:“伶牙俐齿另伶牙俐齿!”陈陈道:“什么伶牙俐齿,是你骗术太水!只能和天桥上算命的比,说你传销都高估你了!”

老家伙的脸一阵青一阵绿,最后憋成了紫色,猛地一下抽出腰间的长鞭,恶狠狠道:“老子先撕了你!”

见势不妙的陈陈在老家伙脸色不好的时候已经悄悄退几步到了柱子边,当他恶狠狠抽出长鞭,陈陈就躲到了柱子后面。但他的声音仍从柱子后面传来:“气急败坏要动手,非礼也!”

老家伙追着陈陈打,他留了手,无论如何也不敢砸坏客栈的东西,所以两个人都在围着黑色大柱绕圈。

其他的食客都摇摇头不再看这场闹剧,客栈又重新嘈杂起来。老家伙是真的要动手,陈陈也真的要逃命,在他们看来,却是一场玩笑似的闹剧。没过多久,陈陈就被抓住了。陈陈哈哈大笑:“厉害厉害,竟然给我抓住了,赶紧松手,换我追你。”

老家伙不说话不答腔,扣住他的手,用长鞭索住,然后阴森森地道:“漠北很大,有很多不知名的地方,老子要你哭不得喊不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