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黄起敏之死(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立马跳起来,大声叫道:“又碰到鬼了!”他从来没有受过伤,肚子上的疤又是从哪里来的?梦是真的?黄起敏说认得他,他是怎么认得他的?

对了对了,从他进入小说的一开始,黄起敏的表现就在于认识他,他没有问他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也没有问他为什么穿着这么奇怪,除了一个不在意,还有是他根本就知道,陈陈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为什么穿着这么奇怪。

他心底出了无数个疑问,二十年前是不是黄起敏解放了外城,推翻了王城的统治?他为什么不是完结外城,而是推翻统治,解放外城?听老学者说有同胞王军起义,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黄起敏最后怎么样了?

他说认识陈陈,为什么在原本的剧情里,黄起敏对他说认识他?时间错乱,还是这一切都是假的?他进入小说世界里是他做的梦?真实又长的梦?

陈陈打了自己一巴掌,打得自己又痛又麻。马川愣愣地看着他。陈陈根本不给马川说话,他又叫道:“黄起敏认得我!”

黄起敏认得他,他将他扔进墓里是有目的的?目的是那颗大树?还是那具男尸身体里的盒子?对!盒子!他没有告诉老学者盒子的事,除了忽略了,还有根本觉得这个破盒子没用。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还打不开。可黄起敏怎么知道陈陈一定能拿出盒子呢?还是这个破盒子根本没什么价值,只是为了换银,让他好吃好喝,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还有在他晕倒的时候,最后分明听到了黄起敏的声音,说了什么他没印象了,但是他为什么要把他丢在客栈,还要给陈陈换一套衣服?可能是太寒酸,连黄起敏都看不下去了。已经过了二十年了,黄起敏还在等他?那为什么不能出面好好说一说?就算不聊其他的,说说诗和远方也是可以的。

陈陈脑子里蹦出了无数个疑惑和无数个想法,但是没有一条线将他的疑惑串起来,这是最头疼的,没有方向去猜,连鬼三尾的事情都没有搞清楚。真烦真烦!陈陈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呆子。

马川奇怪道:“你们不是认识吗?你这话很奇怪,他本来就认识你。”

陈陈忙说:“不对不对,原则来讲,他不应该认识我,从他表现来看,是认识我的,但我做了一个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反正很真实,真实到我和你现在面对面说话一样。在那里,黄起敏说认识我。见他妈的鬼了!认识我,还看人捅我几刀。”

马川不清楚陈陈在说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该安慰他还是叫他别多想,他道:“无论怎么样,还是先填饱填饱肚子。”

陈陈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他忙道:“我要去追老学者,我要告诉他我从墓里带来了一个破盒子!”

这下该马川吃惊了,他道:“那盒子是你从墓里带出来的?你应该早点告诉老学者,他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那盒子是干什么的。”

陈陈道:“等我追上老学者再说也不迟!”他又忙对马川说:“快带我回客栈,我要找老板娘借银借盘缠,去一躺王城。”

今天的风很小,没有毒烈的太阳。等陈陈看到奇形怪状的大岩石的时候才放下心。已经离客栈近了。他一看到庭院,就急冲冲地跑进客栈,大叫老板娘借钱。

老板娘不在,倒是有很多喝酒吃肉的客人,陈陈不经意撇到一个满脸胡渣、大喊大叫,由一脸醉意的光头老汉,他浑浊的眼睛一下瞧见了大叫老板娘的陈陈,陈陈的惊鸿一瞥,刚好就撞见了他的眼神。

这个人是第一次来,还长得一副面目可憎的模样,陈陈心惊,忙移走目光。遇到这样的人,陈陈通常都是悄悄溜走的。但那人不给他机会,叫住了他,声音洪钟又嘶哑:“你小子,瞅什么?像我儿子,要我恨得牙痒痒,快过来和老子喝酒!”

这不就是一个神经病?陈陈当然不会理他,想径直跑上楼。但没跑几步,后领被他提住了。“跑?跑什么?老子不吃人!”

陈陈懊恼,他回过头,勉强笑道:“你好,我叫陈陈,你不要管什么陈,反正就是陈。”他看着那人已经喝醉,无论他胡说八道什么,打着那人也不会仔细听的算盘,应付他也好。

这个不好糊弄,那人咧开嘴一笑:“不管你叫什么陈,不去买一坛酒来,我就叫你躺在地上,到处打滚。”

陈陈笑道:“我也爱喝酒,快松开,等我一会儿,就来了。”

那光头老汉往后再一提陈陈的领子,陈陈着不了力,直接摔在了地上。妈的,疼得陈陈一声暗骂,过一会儿再来教训你!先办正事。

陈陈想一个骨碌起身,又被那人扯住领子打了一个转,那人嘶哑笑道:“买酒不买酒?”

陈陈大叫:“买!你个鸡儿。”那光头汉子正准备一脚踹过去的时候,就被赶过来的马川拦住了。

马川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着,道:“兄台第一次来?打尖儿?还是喝酒?吃肉?”

那光头汉子松开了手,眼朝天看,仿佛有天大的架子,瞧不起他似的,道:“老子打尖不打尖,喝酒不喝酒,吃肉不吃肉,跟你有个什么关系?你是哪路货色?”

马川笑道:“我是这儿的掌柜,您吃不吃肉喝不喝酒当然和我有关系,要不然我怎么收账?当您一次来,见怪不怪,送您一坛酒再送您一盆好肉,就当这儿的小二不懂事,给您赔的理儿。您要是不接受,再来胡搅蛮缠,泼皮耍赖,那对不住,客栈的规矩总要您掂量掂量,出了门往右边柺,走上几步路,就有一个市集,里面的东西都够您喝上两壶。”

那光头老汉也知好歹,拍了拍马川的肩膀,最后一拱手,沙哑笑道:“好一个俊俏的掌柜,失敬了!只要有酒有肉,都好说,都好说。”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