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老骗子(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川笑道:“无期也好,有期也罢,下次再来这儿,劳烦多带点银。”光头老汉连连摆手,嘶哑笑道:“好说好说。”

老汉出了客栈,留下满桌的狼藉。陈陈终于反应过来:“这些东西,还是得我来收拾!”

这些天,陈陈还是病怏怏的样子,他不想去王城,也控制自己去想那些扑所迷离的事,但一直盼着老学者回来。

每次放牛的时候,他老站在牛背上,向王城的方向眺望,除了看到一些风沙,还有市集里冒上头的炊烟,连人马的影子都没有。这些给他带不来惊喜,久而久之,渐渐失去了欢喜的意味。

好几周过去了,陈陈过得平常,每天上菜送菜,打扫擦桌,放牛放羊。

平静的生活还得有人打破,要不然故事要如何继续。

中午和傍晚,是客栈的最忙的时候,同样也是陈陈最忙的时候,他恨不得分出几个身,自己则在舒服的大床上呼呼大睡。但是,他所想的事情,通常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他焦头烂额,忙不过来。那天,他刚好又碰见那光头老汉,他着的装都缝满了补丁,身上却没有引起陈陈不适的味道。

他一撞见陈陈,立马道:“来几壶最好的酒!”

陈陈上下瞧了他一眼,道:“穿的这么富贵,再来几壶美酒,生活是不是美滋滋?”老汉听不懂,喝道:“胡说八道什么!来几壶好酒!”陈陈都懒得理他,不耐道:“让我看见银,否则别说酒了,八都没有。”

老汉面部涨红,青筋条条绽出,强争道:“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陈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以为他又在发癫,便不去理他。

老汉扯住他的领,陈陈早有准备,老汉的手刚碰上他的衣领,他打了一个转,但老汉知晓他的用意似的,也拎他跟着打了一个转,所以陈陈多转了几圈。

这配合的默契,有点像唱京剧的。

老汉瞪眼看陈陈,道:“你瞧不起老子衣裳破?”陈陈懒懒道:“无论你怎样提我,还是让我打滚,我都不会给你拿酒了,你最好换换花样,骗术再高明一点,一定要比我家那边算命的高。”老汉脸憋得发青,一声大吼,震得陈陈耳朵生疼:“你瞧不起衣裳破的!但我花钱买酒,你怎得不给我拿酒来!”

不知道老汉是不是故意为之,在客栈里吃肉喝酒的过路客都注意到这两人了。陈陈道:“你给银,我当然拿酒了,可银呢?没有啊。”老汉伸出手:“拿来!”

“拿什么?”“银!”“什么银?”“你拿的老子的银!”陈陈急了:“你几时给我银了?”老汉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他道:“小子年纪轻轻,做得如何勾当?”他高举手,在四下走了个场,大声道:“大伙儿评评理,这小子看得斯斯文文,但骨子里的坏主意多得很!他叫我悄悄给他八银,再给我来一壶好酒,他痛哭流涕告诉我日子不好过,只能偷酒私卖,补补家当。老头子一心软,要不是瞧见他和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一般大,我怎么能答应他这勾当!”

“可我刚把银给他,叫他省些花,没想到这小子立马翻脸不认人了。我问他酒在哪,他问我什么酒,我问他银在哪,他问我什么银,这八银都是用我这条老命挣得,老头子烂命一条,又无家室,老命博来的钱只能换酒来度日,他骗我的银,就是要夺的我命!烦劳大家评理!”

这话说得陈陈一愣一愣的,这老家伙会不会是冲马川不在客栈的时候,故意来找他的茬儿的?又想骗吃骗喝?老家伙虽然是泼皮无赖,但他的话真有了效果。

客栈里有人替他出头:“骗年纪大的银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的从道上过商?怕你出不了一天,身上就要脱一层皮,两天不到,哭喊说再也不做这个勾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