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畏兽图(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营盘外面生了火,老学者扎起门帘一角,营盘里面映着火光。陈陈坐在靠里的位置,他问老学者:“你要说什么故事,这个我得好好听,说不定是写小说的素材,以后说不准我得重操旧笔呢。”不等他们回话,他又拦住他们,“你们别问什么是写小说,就当没听见,我只是发个牢骚,我是来听故事的。”

老学者没有理他,脸上又出现了老不正经的神色,他自顾自说:“说故事在我,听故事在你们,怎么能混为一谈。”陈陈听不懂他的胡说八道,干脆不理他,站起身,认真打量起内墙的羊皮图画。

马川拾起一本书,翻开几页,指着一行鬼画符的字,上前问老学者:“我想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这上边的字好像是组成的图,但又觉得是讲的故事。”

老学者眼睛一亮,呵呵笑道:“你想知道,我就能回答。”他拿过马川手里的书,看了几眼,说:“上边说的你恐怕没兴趣,说的是寒荒之国,有二人女祭女薎,她们正处在两水之间,一人手里拿着兕角酒杯,一人捧着祀神的图案,朝山神作祭献。”

马川吃惊道:“哪里还有国?这书的记载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老学者默不作声,这个问题也是陈陈感兴趣的,他仍然在看图,但什么都没看进去,悄悄后退,靠近老学者,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老学者叹了一口气。这下该陈陈吃惊了,老头没想到还会叹气,他回过头,看到老学者脸上一闪而逝的疲倦,这应该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神色,但陈陈感觉这个老头很倔强,一直扮演个不服老的角色,恐怕马川的话触碰到了他一直疑惑但苦于没办法弄清楚的心事。

陈陈的口气不由缓和了,他坐在老学者的旁边,说:“真真假假有那么重要吗?我觉得这种东西放在书里面就应该有他的道理,不必苛求真相。”听了这话,老学者的面色变得难看,他跳起来,激动道:“重要,当然重要!这些东西被掩埋,必须得有人将它们挖掘出来重见天日,要不然所有人都活在无知和愚昧里......”

老学者的反应让陈陈和马川吓一跳,陈陈自知失言,老学者对待书中记载的东西已经看重得比自己都重要了。马川上前安抚老学者,道:“陈陈的无心之举,也是为了安慰您,老学者不必苛求于他,他什么都不知道。”陈陈忙点头。

老学者也知道自己过激,脸色变得缓和,叹了口气,苦笑道:“我这一生都在为此奔波,王朝里什么都有,但我却不满足,无数条命换来了一点一点的扩张的版图,大命是命,小命也是命,这是矛盾但又不得不为的事情。”老学者疲倦地吐出一口气,又说:“我本来想等你们睡着了再和你们讲讲故事,真假不重要,就是想让你们听听,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陈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跟着苦笑。马川问:“那内墙上挂着的,是您自己一点一点朝外探索出来的吗?”老学者回头看了一阵,似乎陷入了回忆往事里,他感叹道:“是啊,不止是我,还有很多人,可活着回来的没几个,漠北原本在王朝的版图里也是漆黑一片,要不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不知道这么多漆黑的地方还要维持多久。”

老学者像是自言自语:“我曾经在史馆看到古书中记载的一片大林,传闻它有百里宽百里长,是大神的权杖所化,当时年轻气盛,又是武罗司的队长,负责探索外域,以权谋私为了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带了一群精英队伍没向王朝禀告,私自出了城,城以外可怕的东西数不胜数,我们折损了一半人,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看到了那片林。那是我当时看到的最壮观的场景,这片林竟然生长在海中浮土上,方长或三百里,每次骇浪一打来,那树根便随着浪动而鼓动,震撼是话语里表达不出来的。”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外境的事物着迷,史馆里的书我大部分我都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但也是许多年后的事情了。我们在折返回王城的途中,出现了意外......那本是可以避免的......后来回到王城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几人,伤势都极重,当时我没了意识。王知晓后,震怒之下要将我们施以极刑,其实我早就做好了以死谢罪的准备了,对于他们,我很愧疚。但那些不识趣的臣一直在为我们求情,他们说我们什么功大于过,带来了要道的版图......他们尽放些狗屁!谁不知道他们心里的小九九。后来王又不杀我们了,要将我们押入牢狱,关我们一辈子,这不是折磨我们嘛,还不如给我们一个痛快,我在牢里等啊等,地都要被我坐出了一个坑,高墙都要被我看出一个洞,可一辈子还没过呢,二十年后就发生了惨烈的战争.......”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