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营盘(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头已经将大网提到了手边,他轻轻地捧住罗罗鸟,再一点一点慢慢地替它将缠绕在身上的网取下来。老头嘴里打哨,似乎叫鸟安心。罗罗鸟开始还扑通翅膀,听了几句老头的哨声,便歪头不动了。老头轻轻挠了挠它的头,又替它梳理顺了羽毛,罗罗鸟舒适得乱颤,像位偷笑得花枝乱颤的小女孩。老头叹可惜的气:“这么好看的鸟,怎么都想着捉住它,大命是命,小命也是命,不应当这样。”

他解开了系在罗罗鸟嘴喙上的细绳,一挥手,便放它飞走了。陈陈在下边急得大叫:“你放走了鸟,怎么请我们喝酒!我不要酒,你给我买一件袄衣就够了!”

老头嘿嘿笑道,对陈陈说:“我替你捉了鸟,应该是你请我喝酒才对。袄衣我没有,破袄衣倒是有很多,要不要?”陈陈气急败坏:“要个屁!”老头哈哈笑。

马川给老头做了个礼节的动作,对他说:“是我鲁莽了,我们这就走。”说着便叫陈陈走了。陈陈一个抱拳,对上边的老学者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回我捉鳖的时候你也千万要来。”老头却叫住他们:“我先赔你们一顿酒,再请你们吃一顿野味,这只鸟就当送我了,如何?我能肯定,一定是漠北最好的酒,一定是漠北最好的野味,不会亏待你们!”

陈陈看着马川,马川看着陈陈。马川对陈陈笑了笑,说:“我都行。”陈陈对老学者大喊:“你要保证不会亏待我们,我们才喝你的酒吃你的野味!”老头大笑,连道:“能保证,能保证!”

老头轻车熟路地踩着突出的石块,像攀岩那样,几下几下就从大岩块上边下来了。还真当是老当益壮。马川和陈陈跟着老学者左拐右柺,一会儿攀山,一会儿钻洞。所幸的是,太阳已经变得温和,陈陈在路上还能迎来吹面的风。

陈陈对马川说:“你这哨吹得挺好的,我如果早点认识你,再和我去参赛,应该能拿不少奖金,到时候吃喝不愁,也能感受感受我那里的风土人情。”马川看着陈陈,说:“会有那么一天。”

陈陈问:“是不是会吹那个哨子,捉鸟之类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起来。”马川想了一会儿,说:“不谈论会不会简单,要学会得花很大一番功夫,这是件并不讨好的事情,”他又笑了笑,“我也只是能简单的吹两句,学几声鸟叫,如果要我吹出鸟的情绪,又或者和鸟对话,这恐怕是老学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陈陈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想到了黄起敏开始引大鸟进山口的声音。他是不是也靠这个像埙一样的小石头,才做到的?陈陈想了想,又摇摇头,这不重要了。

老学者带他们爬了最后一座又陡又高的大山。累得陈陈够呛,他扶着马川的肩喘粗气,心说自己应该要多锻炼锻炼了。终于,到了山顶。这座山很高,地势又好,能俯瞰漠北一大半的场景。

在东北的方向,陈陈能模糊地看到客栈的顶,再多看他就不敢了,每次到了这种高处的地方,他心就发慌,可能有恐高症。山顶上扎了一个营盘,陈陈感觉像某部落酋长的大帐篷,在厚重的门帘口,还堆放了一些破烂的酒坛。

老学者拨弄开酒坛,掀开门帘,叫他们进来。陈陈一进去,就愣住了。